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陆小安有些惊讶地望着玉东徕,要说其他地方他还不一定知道,但怀安可是广岳国国都,他岂能不知?
  不过无论这玉东徕来头多大,陆小安也不会答应的。他又不傻,懂得怀璧其罪的道理,而且这玉东徕什么秉性他都不知,岂能随便暴露自己底细。
  但有一点陆小安不得不顾虑,那就是梅姨。以这女人的修为,如果用强的话陆小安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见陆小安面有难色,梅姨又道:“少爷,功法乃一宗之本,岂能传给别人?我们还是走吧!”
  玉东徕思索道:“可我记得渡仙门没有炼体的功法啊!”
  梅姨有些无奈,这就是老爷为什么要让她陪玉东徕出来走走的原因。在家里时,玉东徕一门心思都扑在修炼上,其他的事全然不顾。不听、不看、不想,所以他心思单纯,完全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这次出来,梅姨除了要保护玉东徕之外,还要让他明白一些人情世故,不然偌大一个玉家他以后如何执掌得了?
  不过想法是好的,效果却不太理想,从怀玉城到渡仙门地界有六千多里地,玉东徕一路走来似乎也没学到什么。
  “怎么样,你教我吧,我可以用我的剑法跟你换。”
  陆小安默默地看了玉东徕一眼,他那剑法最多玄阶九品顶了天了,居然想换自己的《天魔锻体》!当然,玉东徕肯定也想不到陆小安居然有地阶功法,不然……
  嗯,也不一定。
  见陆小安不说话,玉东徕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脑袋,道:“哦对了,你不用剑的,我想想我家有什么刀法来着。”
  梅姨实在看不下去了,道:“少爷,功法岂是能随意与人交换的,你就别为难这位公子了,你不是还想去云泽森林里看看吗,我们走吧!”
  说完,不给玉东徕反驳的机会,梅姨直接一把将他提起,脚尖一点,就施展身法急速而去。
  陆小安松了口气,虽然两人看起来挺友善的,但他还真怕那玉东徕恼怒之下要强抢。害人之心没有,但防人之心陆小安是从来不缺的。
  十日后,陆小安回到了宗门。先去把任务消了,然后再去拜见师父。
  虽然师徒俩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一天,莫如归也没传授陆小安些什么,但是他给陆小安的几张符却很关键,可以说是救了陆小安一命。
  还有那张水牢符,虽然是萧禄儿为他求来的,可莫如归哪能不清楚萧禄儿是为谁求的?所以这份情陆小安还是念着的。
  没有这水牢符,陆小安是万万得不到天魔锻体的。
  见到莫如归后,陆小安恭恭敬敬地跪下,道:“徒儿拜见师父,这次多亏了师父赐下的几张符箓,不然徒儿就回不来了。”
  莫如归点了点头,道:“能活着回来是你自己的缘法,去见见你师妹吧,这段时间她可是茶饭不思。”
  陆小安有点不明所以,但也没多问,告退一声就离开了。
  来到萧禄儿的住处,这妮子正巧坐在门槛上发呆,见到陆小安回来,顿时喜极而泣。
  “师兄!”
  萧禄儿狂奔而来,一下子就扑到了陆小安的怀里,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搞得陆小安很是有些不知所措。
  哭了一会儿,萧禄儿也察觉两人这样有些过于亲近了,于是往后退了两步,抹了把眼泪道:“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陆小安一头雾水,问:“我怎么就回不来了?”
  萧禄儿也是怔了怔,然后道:“难道师兄你不知道吗?”
  陆小安问:“知道什么?”
  萧禄儿道:“我们渡仙门这次损失惨重,近一百位师兄师姐就回来不到二十人,师父说这是近千年来我们最惨的一次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