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在办公室里抽了一会烟后,楚恒才终于平复了心中愤怒情绪,旋即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去保卫科找岑豪,打算让他找点人手,先把冯国富那帮人一窝端了!
  
  他已经失去了耐心,不想再跟那孙子玩儿了!
  
  哪知楚恒却扑了个空。
  
  他到保卫科转了一圈,连岑豪的影子都没瞧见,后来找人一问才知道,那小子早上刚一上班就被派出所的人给借走了,说是要去抓个重犯。
  
  「还用顺手了!明天我高低上派出所要点工资回来!这一天天的,在派出所呆的时间比粮管所都多!」
  
  楚恒极为不慢的都囔了一嘴,只能暂时将事情搁浅,转头回了办公室,拿着剩下的那些驴肉,准备去各个班子领导那串个门。
  
  第一站,自然是所长马洪那里。
  
  虽然他这个所长存在感很低,甚至可有可无,不过咱还是敬着点为好,万一哪天人家平步青云了呢?
  
  怎么说人也是个有名字的嘛。
  
  不像那个死鱼眼,都多少章没出现了?
  
  「冬冬冬!」
  
  「进来。」
  
  楚恒敲门进屋,马洪此时正坐在屋里的沙发上看着报纸,翘着二郎腿,一手夹着烟,茶几上还摆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就很闲鱼……
  
  「来了!」
  
  马洪瞥了他一眼,悠悠然放下报纸,笑眯眯打趣道:「你小子怎么还有心思串门呢?人区里江领导可是放话了,要把你一撸到底!
  
  「姥姥!真特么懒蛤蟆打哈欠,口气还不小呢!」
  
  楚恒不屑的撇撇嘴,拎着东西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又从网兜里掏出一块半斤重的驴肉递过去:「来,大城的酱驴肉,特香。」
  
  「有心了。」马洪笑着接过来闻了闻,扬扬眉头,赞道:「嗯!不错,挺香!」
  
  说着,他轻轻放下驴肉,起身来到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拿出两个文件袋出来,又摸出回到楚恒身边坐下,将东西丢给他:「看看吧,都是你的。」
  
  「什么啊?」
  
  楚恒好奇接过来,先打开其中一个,是区里发下来的批评通报,内容拖拉,就不赘述,大致意思就是说楚恒不顾事实情况,盲目整改,贪功冒进,为国家造成极大损失云云。
  
  再然后就是处罚决定。
  
  记大过,并开大会检讨。
  
  嗯,没了。
  
  粮管所人事任免是由粮食局直管,区里想要动他,要么跟粮食局沟通,要么直接找市里,而粮食局有楚建设坐镇,市里也有沉天他老子。
  
  所以,那位江领导也就只能做到这样了,翻不起多大浪花。
  
  「我检讨他姥姥!」楚恒翻翻眼皮把文件丢到茶几上,心里毫无波澜。
  
  「你这个事很蹊跷。」
  
  马洪喝口茶水,咂巴咂巴嘴,随口说道:「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我就带人过去了,现场勘查的时候,我发现绳子有切割的痕迹,而且运输队副队长罗华林也跟我说,车子的轱辘也被人做了手脚……」
  
  楚恒没等他说完,就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撇嘴道:「行了,甭说了,这事不用想都知道是冯国富干的,我自己能处理,您甭操心。」
  
  「我脑子傻了才为这点屁事为你操心。」马洪丢过去一个白眼,显然他也没把这个事放在眼里,他丢过去一根烟,指了指另一个文件袋,酸熘熘的道:「看看这个吧,你小子现在的待遇可比我都高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