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随着上班时间的临近,越来越多的职工来到粮管所,有的人是骑自行车过来的,而有的人直接就是腿儿着来的。
  
  腿儿着的这些人,有的是因为家里离得近,但更多的是因为没有自行车。
  
  后来的职工们,见到见到直熘熘的站在办公楼下与人侃大山的楚恒时,有的直接就凑了上来,乐呵呵的加入进来,与平时并无二样。
  
  而有的人,却如避蛇蝎一般,直接绕着走,离着他远远地!
  
  区里要收拾楚恒这件事,早就传的粮管所里满城风雨,再加上态度愈发嚣张的冯国富整天嚷嚷着自己身后有人,楚副所长要倒霉了,到时候挨个清算巴拉巴拉的。
  
  一些脑子不大灵光的,或者心里有点阴暗的,还真就信以为真了!
  
  毕竟,这时候倒霉的领导可不少!
  
  所以楚恒现在在他们眼里,就是个扫把星,谁粘上谁倒霉,还是躲着点为妙。
  
  当然了,这世上有蠢货,自然也是有聪明人的。
  
  此刻聚在楚恒身边跟他侃大山那些,不是心明眼亮,就是消息灵通的,他们很清楚,就凭冯国富搞出的那些事,根本搬不动人家楚副所长!
  
  “行了,快到点了,都赶紧上班去吧,回头有空再聊。”
  
  快要到八点的时候,楚恒抬手看看手表,便于众人作别,拎着东西往办公楼走去。
  
  刚一进楼道,身后就隐隐的有窸窸窣窣议论声传入耳朵。
  
  “还笑,我看他能得瑟到什么时候。”
  
  “这回啊,我估计他二叔是保不住他了。”
  
  “还用估计?我听冯国富说,是上头有人要动他,楚建设要是敢掺和,连他一块都收拾了!”
  
  ……
  
  “这训狗啊,就必须一手棒子,一手骨头!”
  
  楚恒怪笑着紧了紧夹在腋下的文件袋,甩开大长腿大步流星的爬上楼梯。
  
  一路来到自己办公室门前,他踅摸了好一会,才从身上翻出钥匙,打开了那只自己配的铜芯大锁。
  
  “吱呀!”
  
  推开房门,好家伙,地面、桌椅上落满了灰尘,入眼尽是灰扑扑一片。
  
  这时候的四九城风沙大,房间里只要两天不擦拭,就能瞧见明显的灰尘堆积,他这一走一周多,再加上京茹姑娘一直在医院里照顾老太太,根本没人来给他拾掇,自然也就脏了些。
  
  “真想我家那个能干的京茹姑娘啊!”
  
  楚恒苦着脸走进屋,径直来到沙发边上,掀开同样沾了不少灰的坐垫,露出相对而言并干净的座子,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上头,就撸起袖子准备去打水擦桌子扫地。
  
  哪知他刚端着洗脸盆准备出去打水,通讯员肖乐就拿着今天的报纸走了进来。
  
  “哎幼,您怎么能干这种活呢,叫我一声不就成了,快给我吧。”小伙一见他这样子,赶忙上前把盆子接过来,给放回脸盆架,又抹身往出跑。
  
  小老弟向来有眼力见!
  
  不一会。
  
  肖乐就带着水桶、抹布,墩布等清洁工具返回,开始给他打扫卫生,动作非常麻利。
  
  落了个清闲的楚恒乐呵呵的站在一旁看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全所消息灵通程度仅次于门房大爷的通讯员小伙聊着天,等都收拾好后,这货已经把自己不在的这些天里,落下的大小瓜给补了一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