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趁着小倪穿衣服洗漱的时间,楚恒拎起屋里的痰盂去了外面公厕。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倪映红已经穿戴整齐,坐在炕桌边上等着他一块开饭了。
  
  楚恒抬手看看时间,才过去五分钟。
  
  而就这短短的五分钟时间,他媳妇就完成了穿衣服,洗脸,刷牙,擦香香等一系列事项。
  
  在吃这一方面,小倪姑娘是真积极啊。
  
  “看把你急的。”
  
  楚恒一脸莞尔的冲媳妇笑了笑,抹身去东屋去洗洗手,便赶忙回到堂屋吃早饭。
  
  “这个豌豆黄好吃!”
  
  “姥爷您尝尝这个豆汁儿,特好喝!”
  
  “表姐来点炒肝?”
  
  倪映红今儿算是过瘾了,这边才放下炒肝,那边就端上了面茶,回过头又啃上一口焦圈,什么都想来点,什么都能来点,像个贪嘴的大孩子似的。
  
  鲁先生曾经曰过。
  
  一个女人如果嫁对了人,就会像找了个爹一样,你永远都是孩子,反之,就是找个儿子,这辈子都得当老妈子。
  
  小倪就是前者,楚恒对她可谓是百般宠爱。
  
  要星星就不带给你捞月亮,想吃人肉他都敢出去给你宰两个回来!
  
  ……
  
  早饭吃完。
  
  满身怨气的大表姐连桌子都没帮忙拾掇,抹抹嘴就去收拾东西,准备回倪家再补补觉,顺便换身内衣。
  
  正在厨房刷碗的楚恒见到大表姐拎着东西从屋里出来,忙从厨房小跑而出,挽留道:“表姐,您干嘛啊这是,再多住几天啊,急个什么劲呢!”
  
  “不住!”
  
  大表姐白了这货一眼,潇洒的甩甩头发,推着楚恒换下来不用的自行车出了院子。
  
  “这娘们不会是来例假了吧?”、
  
  楚恒一脸奇怪的看了眼消失在门口的段凤春,嘟囔着往回走:“一大早火气就这么大,吃了枪药了啊!”
  
  回到厨房,继续洗碗。
  
  先用肥皂水去油渍,再用清水过两遍,五六分钟的功夫,他就把一盆碗碟洗刷干净,比之从前要快了十秒。
  
  手法愈发纯熟。
  
  “不是我吹,满四九城有一个算一个,谁家老爷们刷碗能比得过我?啊!”
  
  楚恒傲然的看着盆子里干干净净的碗碟,抹身将其放入碗橱,便回屋叫上正在吃山楂丸小食的媳妇,一起去上班。
  
  还是跟以前一样,他先把倪映红送去粮店,然后才驱车赶往粮管所。
  
  他到地方时,披着件军大衣的杜三正站在寒风里哆哆嗦嗦四下张望。
  
  四九城里的年轻一辈,能这么指使他的,也就是楚恒,换了旁人敢让他这么等,早特娘大耳刮子抽丫的了。
  
  杜三还不是自己来的,他的左右臂膀韩旭跟姜磕巴也一起过来了,同时还有吴春燕,不过让楚恒有点犯膈应的是,这娘们此时正缩在姜磕巴怀里。
  
  那俩人挤在一件军大衣里,旁若无人的又搂又抱着,那叫一个腻歪。
  
  而杜三这货甚至还在一旁笑嘻嘻的打趣。
  
  不知道情况的,可能会以为这孙子有点绿帽情结。
  
  实则,顽主圈子就是这么乱!
  
  头半夜跟你处,后半夜可能就成了你兄弟女朋友,大家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例如后世的某天后,吃个饭的功夫就能跟人跑喽,那家伙把人家乐队搅和的哟。
  
  啧啧!
  
  “突突突!”
  
  伏尔加驶到门前停下,楚恒轻轻摇下车窗,瞥了眼姜磕巴跟吴春燕,就不再关注这俩不要脸的,转过头对杜三伸出手:“东西给我。”
  
  “唉!”
  
  杜三忙跑上去,恭恭敬敬的把一只鼓鼓囊囊的文件袋子递上前,同时问道:“楚爷,李义强那孙子您想怎么弄?”
  
  “派人找他约一架,定好时间地点了告诉我。”楚恒嗤笑着撇撇嘴,一脚油门踩下去,汽车缓缓进入粮管所大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