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听完罗阳的叙述,罗正荣的脸色就沉了下去。
  “胡闹!”
  他气得直拍桌子,怒瞪着儿子喝斥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去新单位要老老实实上班,其他事不要管吗?你没事撩拨他干什么?”
  见他老子发火,罗阳吓的一哆嗦,小声解释道:“我就是跟他闹着玩……”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
  罗正荣冷着脸道:“给我滚回去上班,别再给我出这些幺蛾子,听懂没有?”
  “那……那我这顿打就白挨了?”罗阳指着脸上的巴掌印,不甘心的看着他老子。
  “滚!”
  罗正荣不再理他,拿起钢笔继续审批着下面送上来的申请。
  熟知自家老子脾气的罗阳没在纠缠,捂着脸颊恨恨离开。
  等他离开,罗正荣头疼的放心钢笔,闭目靠在椅子上,思索着该如何给这废物儿子铺好这条路。
  想着想着,他就不由得埋怨起家里的母老虎。
  这儿子都让她惯成什么样了!
  但凡有点出息,也不至于他这老子这么操心!
  ……
  而没了罗阳的捣乱,粮店也再次恢复的往日的井然有序。
  倪映红终于可以安心的工作了,不用再为应付那只烦人的苍蝇而苦恼。
  孙梅等人也长长松了口气,那个狗屁不懂的二世祖实在烦死个人,不干活不说,还喜欢瞎指挥。
  不过楚恒可就遭罪了。
  刚要算好的帐被那孙子一把弄乱,他只能接着重算,白挨一回累,你说气人不。
  等他弄好了账本,也到了下班时间,根本就没办法去盘货。
  “狗日的就是欠揍。”楚恒愤愤的收拾好东西,背起挎包出门下班。
  骑车到家后,他就开始忙活起来。
  今早他没有点炉子,就更别提封火了,此时屋里冷的跟冰窖似的。
  楚恒先是把炉火生起来,等屋里暖和一点后,他才去弄吃食。
  没一会的功夫,他家就飘出了大米饭的香味。
  他家对面住的是三大爷阎书斋,此刻一大家子人正津津有味的啃着窝头。
  “恒子哥家又做大米饭了。”小闺女阎解娣用力吸了吸鼻子,吞着口水问三大爷:“爸,咱家啥时候也能吃一顿细粮啊?”
  三大爷咬了口窝头,白了闺女一眼,摇头晃脑的道:“你个傻丫头,这一顿细粮能换两顿粗粮呢,省下钱干什么不好?一点算计都没有,你管他粗粮,还是细粮,能吃饱就成呗。”
  他儿媳妇于丽闻言头疼的撇撇嘴,对这个抠门到极致的公公已经无话可说。
  大过年吃点花生都得按个分,就没见过这样的人家!
  此刻楚恒正欢快的忙活着。
  早上他在鸽子市买了不少东西,家里食材丰富了很多。
  晚上他准备弄两个菜,一个木耳蘑菇炒腊肉,一个大葱炒鸡蛋。
  简简单单吧。
  没用多久,他就把食材准备的差不多了。
  木耳跟蘑菇已经发泡好,剩的最后那点腊肉也被他切成薄片,大海碗里装着四个打散的鸡蛋,就剩地窖里的大葱还没拿出来。
  见米饭还没蒸好,楚恒不急不忙的点上跟烟抽了几口,才披上棉袄来到屋外。
  他刚一出家门口,就见到了秦寡妇领着一个姑娘往出走,模样倒是不错,长得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清澈透亮,就是身上透着股土气,要减上那么几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