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粮店离大杂院不算太远,骑自行车的话,三五分钟就到。
  楚恒到单位时,粮店主任连安已经先一步到了。
  远远地就见到一名头发花白的小老头蹲在铺子门口抽着烟,一身洗的严重掉色的灰扑扑中山装,膝盖跟肘弯那里都打着补丁,谁能想到这是一名掌管近万人温饱问题的领导?
  这也是时代特色。
  因为布料稀缺,每家分到的布票都很少,很多人几年也换不上一身新衣服,所以就有了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三年的顺口溜。
  亲朋好友结婚的时候,你要是送一套被面,那都算是大礼。
  楚恒蹬着车来到连主任身侧停下,一边锁车一边招呼道:“主任您来的够早的啊。”
  “我也是刚到,烟都才抽完。”
  连主任笑着站起身,弹了弹烟灰,苍老清癯的面容上爬满了褶皱:“倒是你小子,天天都是踩着点上班,今天怎么来这么早?”
  “今儿起早了。”
  楚恒习惯性的从兜里掏出大前门,自己叼上一根,又递过去一根:“您再蓄一根。”
  “好家伙,都抽上大前门了。”连主任是个老烟鬼,但因为家里孩子多负担大,平时抽的都是八分钱的生产,见是大前门这种好烟,连忙伸手接过来,放在鼻子前用力闻了闻才塞进嘴里,用手上的烟屁点上,又接着抽上了。
  抽了几口烟,老头咂巴咂巴嘴,瞟了眼身边优哉游哉的楚恒,突然说道:“昨天我去局里开会,上面往咱们店派了个新人,听说是罗副局长的儿子,你小子有点心理准备吧。”
  楚恒闻言一愣,紧接着便皱起眉头。
  连主任今年已经五十九了,转年就要退休,现在往店里塞人,还是局领导的儿子,其目的不言而明。
  这是要摘桃子啊!
  楚恒身体的原主之所以会以干部编制的身份来这里做册籍员,就是奔着连主任即将腾出来的这个位置来的。
  现在可倒好,他勤勤恳恳在店里工作了大半年,眼看着就要迎接胜利的果实了,上面突然空降个衙内过来抢位置,这不恶心人呢吗!
  楚恒陷入了沉默。
  他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去争一下这个位置。
  虽说,有一仓库的粮食傍身,他当不当主任,都能在这个时代混的风生水起。
  可权势这东西,哪个男人会不喜欢?
  但凡有点志气的男人,就不会甘心屈居人下的,当然了,某些时刻除外……
  所以思来想去,楚恒还是决定要争上一争。
  其实粮店主任的身份,对他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不仅社会地位会提高,接触到的人脉也会宽广不少,未来他不管是要做生意还是怎么的,这些可都能用的到。
  谁让咱这是人情社会呢?
  “嘶!”
  楚恒狠狠抽了一口烟,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将手里剩下的半盒烟塞到连主任手上,真诚的感激道:“谢谢您了主任,我先进去了。”
  连主任也不客气,顺手塞进兜里,同时还提点道:“得空去问问你二叔,让他给你出出主意,你别看他只是个粮管所副所长,关系硬着呢!”
  “得嘞,回头请您喝酒。”楚恒点点头,迈步走进屋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