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从仓库里出来后,楚恒将之前取出的那袋大米倒进米缸的袋子里,又谨慎的将原包装丢回了仓库。
  旋即就乐颠颠的开始准备早餐。
  先把炉子的火生起来,然后把淘好的米装进砂锅放到炉子上慢慢熬煮,他又把家里仅剩的三个鸡蛋从橱柜里翻出来,准备一会煎荷包蛋吃。
  做完这些,他就开始翻箱倒柜,把家里的钱票都收拢到了一起。
  由于原主才参加工作没多久,再加上刚买了自行车,攒的钱并不多,零零整整的都加一块,也才一百多块钱。
  票倒是有不少,除了没有粮票之外,像火柴票、盐票、布票、烟票之类的东西都有,甚至还有一张手表票!
  这都是逢年过节时,粮店的关系单位送来的。
  这年头,粮店可是个非常好的单位,作为粮店的员工,不仅脸上有光,还能得到不少实惠。
  楚恒细细的把家底清点了一遍后,留下几块钱揣进兜里当零花,把其他钱票装进一只枣木匣子里,一股脑的丢进了仓库空间。
  钱还好说,那些票可是与他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万一要是丢了,他可是会寸步难行,还是放在仓库里保险点。
  这话真的一点不掺假。
  这时候买任何东西都要票,买粮食要粮票,买肉要肉票,买布要布票,柴米油盐酱醋茶什么的也都需要票。
  要是没了这些票,他都没法活。
  安置好自己的家底,楚恒拿来自家装油的酒瓶子,在仓库里装了满满一瓶后,就抱着干瘪肚子蹲在炉子旁,一边用勺子轻轻搅拌砂锅里的稀粥,一边计划着要如何利用仓库里的那些东西。
  守着仓库混吃等死是不行的。
  肯定是要把那些米面粮油换成需要的东西。
  不过怎么换是个问题。
  投机倒把可是重罪,情节严重的话,都得吃花生米!
  “没东西吃的时候发愁,东西多了还发愁。”楚恒轻轻叹了口气,嘬了几下牙花子,将已经煮熟的稀粥端起来放在桌上,然后又把炒菜的大勺坐上,开始煎鸡蛋。
  “嗞啦!”
  鸡蛋刚一下锅,一股焦香味便从锅里飘了出来,然后又透过门缝跟窗户缝飘进大杂院里。
  隔壁李婶家的三小子被馋醒了,还在被窝里的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顿时口水横流,拉着刚起床的老娘就喊:“妈,我要吃炒鸡蛋!”
  “我看你像炒鸡蛋!”年逾四十的李婶狠狠的瞪了三儿子一眼,照着他屁股就是一巴掌,偷偷地咽了下口水,骂骂咧咧的煮红薯粥去了。
  “谁家大早上炒鸡蛋啊?日子还过不过了?”
  日子肯定是要过的,而且还要过好。
  楚恒家里已经吃上饭,半锅稠粥,一块黑黢黢的咸萝卜,三个金黄喷香的煎荷包蛋,没一会就被他吃个精光。
  这分早饭,在旁人眼里已经很丰盛了,可在向来无肉不欢的楚恒眼里,属实有些寒酸。
  没有肉包子的早点还叫早点吗?
  此刻,他已经坐下了去鸽子市走一遭的决定。
  人活着就是为了吃,要是连肉都吃不上,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中午咋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