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陈宁朝花蛇等人看了一眼,冷冷的说:“进入战备状态,胆有企图反抗逃跑者,格杀勿论!”
  
  “是!”
  
  众将士齐声回应,声音震耳欲聋。
  
  这一刻,花蛇等人都想哭了,他也终于知道,陈宁说的带来了几个亿,原来是几个亿的装备!
  
  而后,陈宁大步走了过去,弯腰抱起女儿。
  
  冷漠的望着花蛇:“谁指使你绑架我女儿的?”
  
  花蛇颤声的说:“道上一个叫老黑的家伙吩咐我们做的,雇主身份我们无从得知……”
  
  陈宁漠然道:“很好!”
  
  说完,抱着女儿转身离开。
  
  这时,一身戎装的典褚走过来,压低声音问:“少帅,这些家伙怎么处理?”
  
  陈宁冷冷的说:“社会渣滓,人道毁灭。”
  
  典褚啪的敬礼:“是!”
  
  等陈宁一家三口离开后,典褚望向满脸绝望的花蛇等人,冷冷的问:“有什么遗言?”
  
  花蛇几个一听这话,意识到了什么,都纷纷跪下来,哭着求饶:“我们错了,我们知道错了,请饶过我们性命吧……”
  
  典褚面无表情:“看模样是没有遗言了!”
  
  花蛇闻言,知道今日必死。
  
  他抬起头,不甘心的望着典褚:“临死之前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告诉我,这个陈宁到底是谁?”
  
  典褚傲然道:“那就让你们死得瞑目,他是华夏最年轻的少帅,北境三十万战士的统帅,战无不胜的战神!”
  
  典褚这番话,听在花蛇等人耳中,如同天雷滚滚。
  
  典褚漠然一挥手:“来人,送他们几个上路!”
  
  ……
  
  陈宁跟宋娉婷、宋清清回到家,宋仲彬跟马晓丽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宋娉婷把女儿交给爸妈,让他俩帮女儿洗澡,她则拉着陈宁进房间。
  
  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宋娉婷这才扳着俏脸,询问陈宁:“到底怎么回事?”
  
  陈宁眨眨眼睛:“什么?”
  
  宋娉婷剜了陈宁一眼,没好气的说:“少跟我装傻扮愣,刚才救女儿,都出动了一个团的战士了吧,你不跟我解释解释?”
  
  陈宁微笑的说:“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呀!”
  
  宋娉婷娇哼:“不然你以为呢,快说。”
  
  陈宁笑眯眯的说:“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华夏少帅,北境三十万战士的统帅。我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调动一个团来救女儿了!”
  
  陈宁说的是真话,不过宋娉婷却直接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
  
  宋娉婷不满的说:“陈宁,你就不能改改你满嘴跑火车的毛病?不许吹牛,给我说真话!”
  
  陈宁哭笑不得,他说的是真话呀,可惜她不信。
  
  他只能改口说道:“好吧,其实我当了几年兵,这次正好我以前的首长在中海带兵进行反恐演习。我就打电话给他说明情况,请求他给予帮助,没想到他真帮忙了。”
  
  “此次我们女儿被绑架,他正好把歹徒们拿来当实战演习,所以出动了一个团,来救我们女儿。”
  
  宋娉婷俏脸写满震惊,她连连的说:“天啊,我们真是太幸运了。”
  
  “而且你的老上级也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他答应帮忙,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救女儿呢!”
  
  “陈宁,有机会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你当年的领导!”
  
  陈宁眨眨眼睛:“好!”
  
  陈宁说着,还真走出阳台,拿出手机给典褚打了个电话。
  
  但不是跟典褚道谢,而是吩咐典褚:“查一查,这次绑架我女儿的幕后指使者是谁?”
  
  “是!”
  
  晚饭,宋仲彬跟马晓丽询问起外孙女被绑架的经过,宋娉婷绘声绘色的把经过说了一遍。
  
  宋仲彬跟马晓丽听得一阵后怕,同时也感激的说,这次多亏碰到陈宁的老领导正好在中海演习。
  
  接下来几天,宋娉婷的宁大公司,已经正式构建完成,准备开始对海棠城中村进行拆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