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宋仲彬低着头默默抽烟不说话,马晓丽悲戚的抱怨大伯一家欺人太甚。
  
  就连宋娉婷,眼眸里也有泪水在打转。
  
  陈宁抱着女儿,安慰道:“不要难过,搞不好明天黄得志就亲自来登门道歉了呢?”
  
  陈宁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立即捅了马峰窝。
  
  马晓丽瞬间把所有怨气都撒在他头上,骂道:“你还有脸说话,如果不是你在公司打了黄老板跟葛美丽,大伯他们能来欺负我们?”
  
  宋娉婷没有怪责陈宁,毕竟陈宁当时是为了救她,才得罪了黄得志跟葛美丽。
  
  她叹气道:“黄老板登门给我道歉?你想多了,如果他愿意不追究我们打他的责任,恢复跟天姿公司的合作,我就已经烧高香了。”
  
  陈宁淡淡的说:“放心吧,我说他明天要亲自来我们家登门道歉,他就会来。”
  
  宋娉婷一家根本不相信陈宁的话,以黄得志那嚣张跋扈的性格,不可能反过来道歉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黄得志良心发现,那也不可能登门道歉。
  
  因为黄得志被陈宁踢断了左脚,正躺在医院里呢。
  
  黄老板不可能拄着拐杖前来登门道歉吧?
  
  宋仲彬见陈宁满嘴跑火车的毛病又犯了,他脸色变得更沉,不悦的说:“不要异想天开了,想想怎么跟黄老板赔罪道歉吧。”
  
  “明天我亲自陪小婷你去医院跟黄老板道歉,陈宁你也一起。”
  
  宋仲彬说完,就跟老婆回房了。
  
  宋娉婷也去浴室放水,开始给女儿洗澡。
  
  陈宁则走到阳台外,拿出手机给典褚打了个电话:“典褚,你告诉董天宝……”
  
  晚上,陈宁跟宋娉婷还有女儿一个房间,虽然陈宁是打地铺,但宋娉婷还是很忐忑不安。
  
  她临睡前还跟陈宁说:“我听说男人睡觉会有很多不雅的习惯,如果你能够保持基本的礼仪,我会感激不尽。”
  
  陈宁哭笑不得的说:“好!”
  
  女儿清清好奇的望着打地铺的爸爸:“妈妈,爸爸怎么不跟妈妈你一起睡呀?”
  
  宋娉婷俏脸绯红,有点恼羞成怒的责备道:“谁告诉你爸爸妈妈就要睡在一起的?”
  
  清清振振有词的说:“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宋娉婷冷哼:“你看的都是些什么电视,罚你两天不许看电视。”
  
  清清闻言一下子嘴巴就扁了起来,委屈巴巴。
  
  翌日,清晨。
  
  宋娉婷一家起床,却发现陈宁竟然已经做好早餐了。
  
  宋仲彬跟马晓丽还有宋娉婷面面相觑,唯女儿清清欢呼:“哇,好香!”
  
  早餐有咸菜白粥,还有牛奶荷包蛋跟水果,挺丰富。
  
  宋仲彬最先回过神来,看了陈宁一眼,拉开椅子坐下,对大家说道:“那吃早餐吧,等下送清清去幼儿园,然后我们去买点水果,到医院给黄老板赔罪道歉,请求他的原谅。”
  
  宋仲彬的话音刚落,忽然外面就传来笃笃的敲门声,还有一个非常客气的声音出来:“请问有人在吗?”
  
  马晓丽皱眉:“大清早谁呀?”
  
  宋娉婷说:“可能是推销净水器之类的推销员吧,我去开门看看。”
  
  宋娉婷说着,就走过去开门。
  
  当她打开门,见到门外的人瞬间,她眼睛瞬间睁大,失声惊呼:“是你……你、你来干什么?”
  
  “小婷,是谁呀,大惊小怪的。”
  
  宋仲彬跟马晓丽听到宋娉婷惊叫,放下碗筷出来了。
  
  他们两个来到门口,就错愕的见到一个穿着白色病号服,手拄拐杖,左脚打着石膏裹着绷带的中年秃顶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