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客官!里边请!”
  
      “客官!慢走!”
  
      “这位客官要吃饭还是住店呀…..”
  
      许二满头大汗的站在客栈门口点头哈腰的招呼着进进出出的客人,现在正是晌午午饭时间,虽然宝仙镇只有三家酒楼,但是竞争反而更加激烈,这个时候正是四方客栈招揽生意的时候,因为许二口齿伶俐,又是老店员对于招揽生意是个经验老到好手,掌柜兼老板的张大富每当这个时候就让他到门口去招揽生意,这许二也不辜负张大富的“重用”,招揽了不生意,让酒楼的生意更加红火了,张大富也不小气,给许二的工钱也比一般的伙计要多上那么三成,这也让许二干得更加卖力了。
  
      许二擦了擦头上的汗,喉咙干得都快冒烟了,任谁喊了一个多时辰,喉咙也要冒烟受不了哇,看看里面的座位基本上都满了,就准备想趁张大富不注意,溜到后院去喝口凉水再说,刚抬脚准备要走,“许二!”就传来张大富的一声高喊。
  
      许二忙回头道:“掌柜的!您叫我呀!”心里暗自嘀咕道:准没好事!
  
      “这桌子都快坐满了,你也别招揽客人了!”张大富不紧不慢的吩咐道:“你就在门口呆着,不要让那些乞儿进来!打扰我们的生意!”
  
      许二闻言先是一喜,一听后面的话暗暗叫苦不已,只好无精打采答应道:“是!”
  
      “尤其是那个李晓涯!千万不要放他进来,放他进来,我扣你三天工钱!”张大富又补充了说道。
  
      许二闻言,精神马上一震,嘴里咬牙切齿的叽咕骂道:“李丫子!”要问许二在这宝仙镇中最讨厌谁,许二二话不说是李丫子,这丫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张大富口中的李晓涯,这李晓涯实话说也挺可怜的,无父无母,小乞丐一个,要是就乞丐一个,许二也不会过于为难讨厌于这个小乞丐,有什么剩菜剩饭也会施舍一二,也行个善心。可是这小乞丐可恨得很,剩饭剩菜都不吃,说什么也不吃客人剩下的饭菜,每次都出阴谋诡计骗别的客人的饭菜吃,吃完拍拍屁股走人。
  
      上了当的客人当然不乐意啦,每次都跟张大富闹腾,时间久了,张大富也开始特讨厌这个乞丐了,最近更是因为被前段时间新开的万香楼抢了不少生意,张大富心情更是不好,看到这个李晓涯更是来气,而且这李晓涯也不去其他两家酒楼骗吃骗喝,就爱往他这酒楼跑,要这李晓涯骗了一般商客,人家也就摸摸鼻子自认倒霉,也就算了付账了事。
  
      前两天更是因为李晓涯骗了一位江湖好汉,张大富被那江湖好汉狠狠揣了一脚,大腿到现在还肿的,还被砍坏了一张桌子,两张凳子,最后那江湖好汉拍拍屁股扬长而去,气得张大富牙痒痒,一时间又找不到这滑溜的李晓涯,就把气撒到看门的许二身上,还扣了他10天的工钱,虽然以前也不小心放这李晓涯进去,但是张大富最多也是骂他几句了事,扣工钱还是第一次。许二也暗暗的诅咒起这李晓涯来了,发誓再见到他非打断他的狗腿不可。这几天也到处打听起这李晓涯的下落来。准备给那臭小子一顿好瞧。许二站在门口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人,也没发现这李晓涯在这附近。
  
      “许二!你过来下!”张大富忽然对许二招手道。
  
      “什么事啊!掌柜的!”
  
      张大富左右看看,见没什么人,低声道:“你说这李晓涯好几天没来了,不会是跑到那新开的万香楼去骗吃骗去啦?”张大富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说。
  
      许二摇摇头很肯定说道:“不会的!那李晓涯不敢到那里去的!”说到这里,许二顿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小声道:“我前几天打听过了,那李丫子为什么不去那悦来和万香去骗吃骗喝,就到我们店来,原来每次只要李晓涯跑到那里去,那悦来的李守成就叫人打那李丫子出去,那李老财老狠了,就是叫伙计拳脚就是往李晓涯身上招呼,说是见一次打一次,所以嘛,几次以后,那李丫子就不敢去那悦来骗吃骗喝,要说那万香楼更狠,李丫子在门口看了下,就被那的伙计拿着手臂粗的棍子追着打,要不是那李丫子跑得快,打个残废也说不定….”说到这里,许二有些幸灾乐祸的嘿嘿笑了起来,刚笑两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笑声哑然而止,又偷偷四处瞄了几眼,眼珠咕噜咕噜乱转,又凑向张大富凑近几分,压低嗓子道:“掌柜的!要不要我们也…..”话里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
  
      “这不好吧!”张大富犹豫道,其实张大富早就有这心思了,但是一来怕惹出事来,二来嘛,这李晓涯虽然讨厌,倒也挺可怜的,再说了这酒楼打乞丐的名声传出去也不好听,有损自家声誉。
  
      “掌柜的!我们就吓吓他不让他进店骗吃骗喝就行了,又不是要打死打残废他,给他点教训就好了。”许二嘿嘿笑道。
  
      “这有用吗?不会出事吧?”张大富有些心动,假意推辞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