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六万三千八百年前,那时年华静好,上古还依昔有着少年时狂放倨傲的性子。
  
  上古界,月弥上神大寿之日。
  
  上古界上神万年才办一次大寿,月华府在寿庆半月前已张灯结彩,足是一派喜乐之像。
  
  万年岁月悠久,这等热闹在上古界并不常有,按理说众神都应争先相聚道贺,但……凡万年一次的月弥上神大寿,许多老上神皆是避之不及,无他尔,月弥上神喜好珍宝,资历又老,平时若看上了什么好宝贝,寿宴前三月定会将她想要的拜寿之礼一同誊于请贴上,大凡她看上的,皆是各洞府镇府之宝,如此泣血割肉之寿,谁能欢喜得起来。
  
  偌大个上古界,掰着指头算也不过才四人她不敢如此罢了,只不过,能被她如此邀请的,又决计不会是这四人之一。
  
  是以每万年到了这般时候,四位真神的神殿门槛都有被诉苦的上神踩破之势,无奈之下,四人只得能躲就躲,能藏就藏。
  
  这一年也是如此,上古数着日子,硬是撑着在外游历了好些时日才在正日子这天清晨悄悄潜回朝圣殿,却不想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在大殿口便被月弥派来的四个膀宽腰粗的仙娥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上古虽说自小便在上古界无法无天,却偏生对照拂她长大、教她使坏的月弥发不出脾气,她躲灾不成,只得苦着脸卷着一身灰不溜秋的布衣、极不体面的被拧进了月华府。
  
  热闹鼎盛的大堂旁,月弥专门劈出一间内堂来摆置贺礼,此时她便坐在山堆似的礼物后,静静听着立在一旁的仙童清点,眼微微眯起。
  
  小仙童的声音清清脆脆,端坐的女神君身袭鎏金长裙,和堂内的富贵堂皇相得映彰,上古被赶鸭子似的拥进内堂的时候,见到的便是这么一幅场景。
  
  金灿灿的物什晃得她眼花,说是入眼之处俗不可耐吧……偏生端坐软榻的女神君却是一副沉静如水,静若芳华的模样,她算是明白那些诉苦的上神因何怨来如潮水,挡都挡不住……
  
  真神的责任感顿时满溢于心,上古轻飘飘拂开身后四个仙娥,大踏一步走上前还未开口,月弥已慢悠悠睁开眼,拖长了腔调不紧不慢道了一句:“月华府庙小,上古,算起来,我这又过了八次大寿,才总算在我这洞府里瞧见了你一次。”
  
  上古脚步一顿,神奇般的想起了自己屡次逃遁下界的事实,满身气势如戳破了的皮球瞬间消失,摸了摸鼻子倒退一步尴尬道:“月弥,你也知道,父神消失后三界事多,暮光又还未能撑得起大局,我这也是鞠躬尽瘁……”
  
  “少来。”月弥横了她一眼,接过小仙童递过来的礼单,气势十足:“除了天启和你一样懒散,白玦和炙阳可是兢兢业业守了上古界十几万年,就下界那么芝麻点地,你也好意思舔着脸说你鞠躬尽瘁!”
  
  上古摊手,神情痞痞,做无赖样:“月弥,有时候人太实诚了不好。”她指了指月弥手上的礼单:“譬如说这些东西……你是上古界老资格的上神了,什么事都能说上一二,他们迟早有求到你面前的时候,到时候你勾勾手指,就全是你的,何必像如今这般受些闲话,连带着让我们四个跟着你一起遭殃?”
  
  “你知道什么,这叫兴致,我就是欢喜看到他们一副舍不得宝,又要咬着牙送到我面前的别扭模样。”
  
  月弥弹了弹手指,那四位长得浑圆的仙娥熟练的将宝物一盒盒搬走,顿时内室便被清空,等待着下一批待宰的羔羊走进。
  
  上古见满屋子的主仆配合默契,视她如无物,被挤得只能站到旮旯里,委屈道:“你这个浑不怕事的,祸害这一界也就是了,硬把我拉扯进来做什么!”
  
  “本神君在上古界也算有头有脸,你们八万年都未出席我的寿宴,我颜面上自是不好看,这次不论如何,总得逮一个来。”
  
  上古想着月弥原来是需要门面架子,立时摆起了谱,哼哼道:“既能如此作威作福,有本事去寻他们三人的晦气……”
  
  哪知已经行到门边的女神君一扬眉,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色,嗤道:“小上古,原来你也知道你是……最软的那个!”
  
  最后几个字拖得格外悠长,彼时上古心高气烈,哪受得了这等挤兑话,脸一黑,挽袖一甩就要出去,被月弥伸出一只脚拦住:“上古,你今日若在大堂呆上一个时辰,我便带你去个好地方,看出好戏,如何?”
  
  许是月弥脸上的诱骗意味太过露骨,上古脚步迟疑了片刻,仍是不为所动:“我一个时辰的身价,难道就值一出戏,月弥,几千年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回头了!”
  
  “这出戏日日都在我眼皮子底下上演,我可是瞧了几千年了,你若瞧了,保管不腻味,也不会舍得再离开上古界,去那些个下界晃悠。”月弥伸出两个指头在上古面前摇了摇,一脸真诚。
  
  上古蹙眉,微微意动:“此话当真?”
  
  “比老龙王在我这忍痛割爱的定海珍珠还真。”话音落定,月弥拉着上古朝正堂走去:“奏乐声响,开席了,走吧。”
  
  被忽悠的上古为着月弥的一句‘比珍珠还真’的实诚话,憋着气着一身布衣在月华府对着一堂诚惶诚恐的上神,当了足足一个时辰的人面石像。
  
  此后三百年,她一直觉得这个交易是她出世以来最划算的一个,但再往后数的六万年,若她还记得这一日,定会希望……她从不曾在这一日回过上古界,入过月华府,见过那个人。
  
  一个时辰后,月华府后山一处隐秘楼阁内,趴在横栏一角的上古怒哼哼看着在一旁吃着碎嘴的月弥:“这是什么鬼地方?”
  
  “月华府啊!”
  
  “戏台子呢?”
  
  “哎,在那。”月弥伸出个小指头,朝楼阁背面指了指:“瞧见那处桃林没?”
  
  上古循着她的比划,极艰难的扭了个弧度朝后看去,眯着眼道:“看什么……”话到一半,却是微微一怔。
  
  桃渊林内桃花盛开,把里面的万千风景遮得严严实实,但繁景之下却有一角极隐秘的暴露在了阁楼回廊的视线内。
  
  数里桃林,木桥流水,石座之旁,一白衣青年侧对着两人,静静安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