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暗紫深沉的素绢长裙从腰际倾泻而下,纷繁的花纹层层叠绕在裙摆下端,勾勒出姣柔坚韧的弧度,九尾妖狐的图腾飞腾于挽袖中,空明而神秘,大气得有些过分的铿锵之颜,随意披散在背后的及臀长发,完全不复重紫殿前的颓然低迷,常沁好像突然之间完成了一场蜕变一般,站在生死门前凝视着森羽的目光淡然而透彻。
  
  若不是这气氛实在有些不对,后池都想如人间戏本里说的那样对常沁吹两声口哨了,这模样,这身段,这气质,比一旁站着的那个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她朝唯唯诺诺站在森羽身后的浅紫色女子看了一眼,滴溜溜的眼睛转了转,两人的服饰竟然是相似的颜色,只是一个看来英武大气,自有一番风流,一个看来楚楚可怜,惹人垂青。
  
  这青漓倒是好心计,只不过这般做法落了下乘,只是让自己难看而已。
  
  “阿沁,妖界和仙界这些年来虽然相安无事,可三千年之期快满,到时候一场大战肯定免不了,你何不留在第三重天,军中的那些兄弟都很想你。”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后,常沁执意要离开第三重天,是以早已辞了妖界统帅之职,如今森羽想留下她,只得动之以情。
  
  “二殿下,黑雾早已接替了我的职位,这几千年他做得很好,并无过错,殿下无需多言,常沁去意已决。”
  
  冷淡的声音缓缓传来,不知怎的,却有种透过岁月的苍寂感。常沁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森羽,眼神微微落在一旁的青漓身上,无悲无喜,这些年终究是她太执着了。
  
  “阿沁,你是在担心青漓?”见常沁看向青漓,森羽立马走上前两步,急声道:“当年的事是有原因的,青漓为救我失了妖丹,本来活不了,情非得已之下我只能将我本名妖丹中的元力灌入她体内,以延续她的性命,这样一来,她便不能离我千里之远。”
  
  将本名妖丹的元力祭出,于寿命有损,乃妖族的大忌。常沁神色一愣,看向神情急切的森羽,微微抿住了唇。青漓为了救他失了妖丹,他以自己的妖丹元力相救,也的确是森羽的性格会做出的事,难怪青漓失了妖丹后还能存活下来,原来是这么个原因。
  
  只是,对于失去了妖丹的青漓而言,就算是有森羽帮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略一迟疑下,森羽的声音低了些许:“青漓为了救我才会变得如此,就算我以妖丹元力为她续命,她也活不过千载,在她完全化成狐狸前,曾哀求于我,让她以我未过门的妻子之名留在第三重天中千年,就算是了她心愿。常沁,当初我悔婚之举,实乃……”
  
  森羽停住了声,神色落寞,一命之恩,他根本无以为报,当初他只能选择将青漓留在身边,解除和常沁的婚约,只待千年之后青漓离去后能跟常沁说清楚。对于他们而言,千年本是极短的时间,可他和常沁相处万载,自是知道若让常沁这样离开第三重天,恐怕日后就再无相见之日,是以这些年来他才会竭力将她留在这里。
  
  生死门前一时变得极为安静,后池看向听了此话后明显沉默了下来的常沁,小手在下巴上摸了摸,嘴角扬起了微妙的弧度。
  
  如此说来,森羽倒是个老实人,只是实在是太蠢了,那只小狐狸,根本就不简单……
  
  此时的青漓站在森羽身后,淡紫的裙摆飘展,头低低垂下,有种弱不禁风的孱弱感,没人能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瞧见她放在腿边的手微微缩紧。
  
  “森羽。”有些怅然的声音突兀响起,常沁看向不远处眼中突然迸出惊喜的男子,慢慢道:“我们相识万载,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
  
  森羽一愣,看向不远处那张平静至极的脸,是他从未见过的疲惫失望,心底陡然升起一抹不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他要彻底失去了一般。
  
  “我妖狐一族传自上古,虽敬苍天,但却不服鬼神,其他人于我,根本毫无干系,若是我,哪怕受人生死之恩,亦不会以此来为难于你。这千年来,你看着我在第三重天中受尽磨难,却依然不放我离开,而我…之所以留在这里,只是为了等你说出原因,只可惜若非今日青漓能化成人形,你依然不会开口。虽然这是你二人之间的承诺,可同样你也毁了我们当初之信。森羽,虽然当年在你悔婚时我便说过,但这句话,我想现在说更适合……”
  
  一身紫袍,神情凛冽,此时的常沁骄傲张扬得如万年前相遇时一般无二。森羽凝住呼吸,身子一僵,说不出话来,常沁说得没错,他守了青漓之义,却背了和常沁的情义,怪只怪得他想将她留在身边,却也因此而真正失去了她。
  
  “我常沁自此以后和你再无半点瓜葛,诸天神佛,皆为我证。”
  
  清冷肃朗的声音在生死门前响起,让后池几人都忍不住微微动容,素传妖狐一族性子刚烈骄傲,果然不虚……
  
  “我既亲口许诺若不败你绝不离界,自然说到做到。”常沁转过身,淡淡道。
  
  纯粹得透明的紫光从她身上缓缓溢出,冲天而起,滑向天际,看那威势,竟丝毫不弱于凤染在重紫殿前的那股能量。
  
  “这是妖狐一族的秘法,常沁在强行提高妖力。”凤染动容道,像她们这种传自上古的神兽、妖兽之族,有些秘法并不奇怪,只是如此一来,才刚刚恢复的常沁至少要休养一两年,才能再次拥有妖君巅峰的实力。
  
  九尾妖狐的图腾缓缓自升高的常沁身后印出,妖冶神秘,古老悠久的气息弥漫在生死门前,凝聚成实态的紫光以一种缓慢、但格外韧劲的姿态朝第三重天上的结界冲去。
  
  ‘咔嚓’一声响,微不可见的裂缝缓缓蔓延,逐渐连成大片。
  
  森羽僵硬的看着升自高空的那袭紫色身影,妖界数万年来从未破裂的结界在她手中颤栗晃动,心底冰冷一片,难以言喻的后悔铺天盖地般涌来,直至吞没了他所有心神。
  
  妖狐一族,竟能有此力量!他此时才真的明白,这千年时光,常沁并非不能离去,她留在第三重天,只不过是一直在等他做出决定而已,而他亲手葬送了一切。
  
  经受了清穆冲击后的结界显得脆弱了许多,才不过一刻钟时间,在紫光冲击下的裂缝逐渐清晰了起来,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升至半空的常沁回转头,面色苍白,深紫妖冶的眼瞳定定的扫过森羽,缓缓拂过,最后落在了青漓身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团紫色的光芒化成了长剑一般的模样,直直朝结界冲去,不堪重负的结界发出清脆的响声,终于破裂开来。
  
  伴着紫色的光芒划破结界,常沁悬在半空的身影也一同消失不见,唯有她最后望着青漓的那颇具深意的一眼留在了众人心头。
  
  结界破碎,第三重天也随之震荡,但这种状况还未过一瞬,就已被压下,妖皇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结界破裂的地方,浑厚的妖力极快的修补破损的结界,不过一息时间,结界便完好如初。
  
  后池看到这一幕有些讶异,妖界结界乃是由天地而生,普通妖族根本难以统驭,没想到妖皇坐镇妖界多年,竟是能将这股庞大的力量指挥一二,难怪数万年来能稳坐妖皇之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