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除了这三人,大殿中并无他人,是以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妖皇踟蹰了片刻,对后池的方向拱了拱手:“不知小神君此次来妖界,可是古君上神有吩咐?”
  
  后池撇了撇眼:“怎么,难道父神没吩咐,妖界我便来不得了?”
  
  清穆看后池狐假虎威的装神气,心底好笑,这不是明摆着的,若是没有古君上神的威慑,妖皇肯委曲求全到这个地步才怪!
  
  果然,听到后池这话,妖皇神色一僵,却忙摆手道:“上神言重了,只是小神君您从未出过清池宫,此次来我妖界,本皇有些疑惑罢了。”
  
  古君上神在仙妖两界斗争中一直保持中立,他可不想平添个敌人,是以对着后池倒是极和气。
  
  “我们这次来,是想请妖皇解惑。”把后池拉进怀里,清穆将后池给他的妖扇拿出来递给妖皇:“近日我和后池寻访一友,在其住所并未见到其踪影,只是发现了此扇……”
  
  妖皇听见这话有些疑惑,看到清穆拿出的扇子,面色陡然凝重起来,后池和清穆见他神情不对,对看了一眼有些庆幸,看来这妖皇果然知道柏玄的事,只是不知道二人是敌是友……
  
  “后池上神,你们寻找之人可是和古君上神有关系?”沉吟了片刻,妖皇才缓缓开口。
  
  “可以这么说……”后池顿了顿,接了一句:“他是我清池宫的人。”
  
  言下的回护之意极为明显,让得妖皇和清穆都是一怔,后者看着后池瞬间绷紧的身子,眼眸微不可见的动了动,看来他们要找的这个柏玄,对后池而言…并不简单。
  
  “上神无需紧张,本皇只不过好奇,才有此一问,这些年来凭灵力就能压制住我的,清穆上君你并非是第一个。”妖皇神情有些感慨,对着清穆道。
  
  “陛下是说……”清穆有些意动,对未曾蒙过面的柏玄隐隐有了好奇之意。
  
  “不错,我曾败于此人之手,而且毫无还手之力。”妖皇叹了口气,倒是不在意自己曾经战败的事实,随口而道。
  
  “那是自然。”后池小脸上神采飞扬,对妖皇颔了颔首,神情十分满意。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清穆拍拍后池,继续问。
  
  “八千年前,我在天火殿中闭关修炼时发现有人闯宫,便和来人交了手。”见两人有些不解,妖皇继续道:“妖界第三重天中的紫火结界乃是妖火殿中的妖火所化,对妖界而言十分重要,平时重兵把守,不过你们所寻之人大摇大摆的闯入,取了妖火就走,我与其交手,不过才一招,便败在了他手下,慌乱之下将武器祭出……就是这把扇子。”
  
  见两人面色有些古怪,妖皇咳嗽了一声忙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虽然他取走了妖火,但却不多,倒也不是太过分,我便没有追上前去。”
  
  一招就败了,恐怕是没胆子吧……后池和清穆听见妖皇的托词,眼扬了扬没有出声,人家好歹也是一界之主,要面子不是,他们上门是客,还是托着点好。
  
  就这样?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见妖皇说完这段话后便住了口,两人都是有些悻悻然的感觉,他们不辞万里进了妖界第三重天,没想到就得了这么个无用的消息,照这么说,柏玄也只是在八千年前拿走了妖界的妖火,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见两人沉默不语,摆足了姿态的妖皇咳嗽了一声才道:“上神不必沮丧,虽然我只和他交了一次手,但也有些发现,那人仙力充沛,幻化的仙光呈火红之色,且是九转轮盘之势,据我所知,三界中能以此为武器的只有传说中的麒麟神兽,不过自上古后,这些神兽就已经灭绝,所以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就不得而知了。”
  
  清穆和后池俱是一愣,想起瞭望山中曾有神兽出没的传言,心底一动,难道柏玄这些年一直隐于瞭望山中了不成?对望之下都有些高兴,总算有柏玄的消息了……
  
  清穆朝妖皇拱手,肃冷的脸上也多了抹笑容:“多谢陛下告知,我和后池还有要事要办,就先告辞了。”
  
  说完起身便走,颇有几分急切之意,天知道他们赶到瞭望山的时候那只只闻其名、未见其形的神兽还在不在?
  
  “上神,等一下。”清穆还未走出大殿,身后便传来了妖皇有些迟疑的声音。
  
  后池腾地一下从清穆怀里转过头,眼神晶亮亮的,倒让妖皇皮厚的老脸险些承受不住,生怕自己提供的线索不合这小神君的意。
  
  “上神,妖界的妖火一向只存在于第三重天中,对仙界的人无用,除了构建结界外,对修炼妖力的妖君而言也是大补之物,若是您有心寻找那人的话,不妨从此处着手。”八千年来妖力大增之人,恐怕能有那人的消息。
  
  后池明白妖皇的意思,郑重朝妖皇点了点头,拍了拍清穆的手示意他出去。
  
  重紫殿中,妖皇看着已经走远的一大一小,眼微微眯起,神色莫名。
  
  一名紫袍男子从大殿之后走出,见妖皇眼神微凝,道:“父皇,这就是您说的后池上神?”
  
  妖皇微微颔首,神情隐隐有所感慨:“果然不愧是古君上神期盼了万年的小神君,九重天上的那几个恐怕也只有景涧有与其相比了。”
  
  “怎么会,我刚才观之,她不过是个小孩子,心性都未成熟,他们来妖界干什么?”紫袍青年神色淡漠,眼神平静。
  
  妖皇转过身,见到大儿子平静无波的眼神,叹了口气:“只是寻找一个人罢了,和我们没什么大关系,只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人恐怕不会简单……”妖皇微微停住声,继续道:“见过常沁了?”
  
  森鸿平静的眼眸动了动,终于染上了些许暖色,怅然道:“刚才她来和我告别了,我想她应该要离开第三重天。”
  
  妖皇听见这话有些可惜,他本想常沁能留在第三重天,看来恐怕是不行了。
  
  “不过二弟追过去了。”森鸿抬眼望向重紫殿外,一双深红的眸子格外沉寂:“我想知道,她这次会如何抉择。”
  
  千年前你选择留在这第三重天,盼他回心转意,这一次,常沁,你会如何选择?
  
  清穆抱着后池一路出了重紫殿,和凤染汇合后就朝生死门走去,三人神色皆是有些欢欣,只不过……轻快的步伐在看到生死门前那几道熟悉的身影时,慢慢停了下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