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在场的妖族妖君皆是灵力深厚之辈,是以很少有貌丑之人,尤其是场中妖君常沁和上君凤染就更是如此,但场中众人隐隐觉得,就算是以她们的容颜之盛,也难以比得上坐于清穆上君怀中的那小小女童。
  
  七八岁的年纪,隐隐能看出日后的绝代风华,漆黑的眼眸灵动至极,俏皮伶俐却又带着一丝微不可见威压,雪白的小裘裹在她身上,袭着与生俱来的尊贵典雅。
  
  这般大气惊世的容颜,别说在妖界难得一见,就算是仙界,恐怕也极少有人能与之抗衡,这孩子难道是哪个不出世的上君所遗的后代不成?
  
  凤染目瞪口呆的望着扬着眉、狐假虎威吊在清穆怀里的女童,眼底同样亦是震惊,这气息如此熟悉,绝对是后池没错,可是她万年前到清池宫时后池也未长大,却并不是这般惊世绝伦的模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感觉到女童身上微不可见的仙气,众人不禁微微摇头,这孩子美则美矣,只是恐怕长不大,是个夭折的样子!
  
  妖皇自是和别人想的一般无二,他淡淡盯着不远处转过了头的女童,声音不自觉缓了缓,但话语中的凌厉却是不减半分:“清穆上君,本皇可以不计较你对本皇的无礼,但至少应该管好这孩子,难道她家中长辈没有教过她面对长辈该有何种礼仪吗?”
  
  现在他也不敢把后池看做仙兽,只当是哪个福泽底厚的仙界世家养出来的娇贵小孩,跟着清穆出来游历的。
  
  清穆看着怀中的后池,嘴角缓缓勾出一抹诡异的弧度,长辈、家教?恐怕整个三界中能担得起后池用上这些礼仪的,一只手的数量都显得有些多,妖皇虽贵为一界之主,但恐怕也没这个资格。
  
  只是这小煞神恐怕要发威了,想起后池变小后古灵精怪的性子,他抬头看向妖皇的眼底露出些许幸灾乐祸的笑意。
  
  “妖皇,森羽当年既已悔婚,让常沁妖君离开第三重天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但他却强行将人留下,无论从道义还是以他妖界二殿下的职责而言,都不是该为之事,凤染上君看不过去为常沁出手,他们是同辈中人,也算不得有何过错。”淡漠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广场中响起,坐在清穆怀中的女童在听到妖皇之言后放下了环在青年颈上的双手,转过身直视妖皇,目光澄澈威严。
  
  妖皇一愣,那冷冷扫过来的目光恍惚间竟让他感觉到一种完全不同于清穆的威压,他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女童,眼底划过凝重的暗光,这孩子…究竟是谁?
  
  “青漓在两人战斗中出手偷袭,犯了大忌,虽然你有所处罚,但明显不公。再者你强行和受了伤的凤染动手,本就胜之不武,虽说是为了当年的丧子之因,可也失了一界之主的气度,我并不觉得清穆出手有何过错,你虽是妖皇,可并非是妖界降临时便已出世,虽能受天之意执掌妖界,可却无资格将这一界归于你妖虎一族之下。”
  
  “至于我的家教…你恐怕并无质疑的资格!”仍是温温淡淡的清脆童音,却满是凛冽肃冷之意,就好像…她与生俱来便拥有这般能凌于世人之上的尊贵和威严。
  
  凤染不自觉摸了摸鼻子,看着一旁面色紫青的森羽,眼底泛起浓浓的笑意,这个肆意妄为的后池啊,确实不负古君上神教导…她还真是喜欢。
  
  要知道上神的身份是凌驾于三界之上的,就像古君上神,他虽然选择将清池宫修建在仙界之地,可并不代表他是仙界中人,他的权利和威望,比起妖皇而言,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后池这般的怒斥妖皇,其实说起来也并无不可,只是以她现在的这幅形态,就着实显得有些荒唐和不伦不类了!
  
  竟然说我无资格执掌妖界?好猖狂的小娃娃!
  
  妖皇眼中妖异的瞳孔猛地一缩,他望着不远处一本正经的女童,嘴角勾起,露出些许气极反笑的冷意,刚准备开口,便听到不远处的清穆略显无奈的声音,那股涨在胸口的怒意瞬间便如卡壳一般停滞下来。
  
  “小池,这话太严重了,妖皇陛下执掌妖界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怎么可以说他无资格执掌妖界呢?”
  
  小池?清穆的声音言犹及耳,妖皇望向他怀里不怒自威的小小女童,倒吸一口凉气,眼底露出不敢置信的惊疑之色。
  
  据他所知,上神的名号受三界所重,这九州八荒里以池命名的那个人,数来数去也就一人而已——便是那古君上神怀揣了万年才千辛万苦期盼而出的小神君,还未破壳就已拥有上神之位的……上神后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