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如死一般寂静,整个广场上涌动着模糊不安的诡异氛围,所有人面带惊恐整齐划一的望向一个方向,因为在这浩大的金光威压下,除了妖皇、常沁和凤染外,那里有一个在这种境况下唯一站得笔直的人。
  
  显然,这金光的攻击是有讲究和目的性的。
  
  那人黑袍笼罩,身姿凛冽,但一眼望去遮在黑袍下的气势却又显得平凡至极,若不是妖皇目光灼灼、面色深沉的盯着那团身影,恐怕没有一个妖君会相信,他便是造成这种动乱之人。毕竟自后古界开启以来,便没有听说过有一人能将妖界的护界强行劈开的,当然,那三个从来不出手的上神自是另当别论。
  
  黑袍人迟迟不吭声,场中众人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起来,而整个场中,也只有凤染双手环抱在胸前、眯眼望向那万众举目的地方,神态惬意。
  
  半响之后,一声低低浅浅的叹息从黑袍中传来,透着几分无奈之意,众人精神立马一震,总算有动静了,只是皆是面带狐疑之色,这声音怎么听着如此年轻?
  
  “还遮什么遮,别人都发现了,我都跟你说了不要做这等遮头盖脸之事。”清脆的童音突然响起,伴着几分干干脆脆、理所当然的埋怨。
  
  万众举目下,一只软乎乎、白嫩嫩的小手陡然拉开遮盖在那人头上的黑袍,里面的光景霎时显露在众人面前。
  
  一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青年抱着个七八岁左右的女童站在广场中间,女童背对着众人,看不清模样,只是头上两个鼓囊囊的小包在主人的摇晃下十分打眼,而那擎身而站的青年,轮廓深邃,面容俊美,即便是此刻面色柔和的望着怀中的女童,他周身上下仍环绕着温淡冷凝的淡淡压迫感,漆黑的眼眸里燃烧着几缕金色的火焰,和刚才横空出世阻止妖皇能量的金光一般无二的色泽。
  
  似乎是在女童的抱怨下颇为无奈,笼罩在青年身上的黑袍缓缓消失,如上等温玉般色泽的碧绿长袍出现在众人面前,神情清冷的青年低下头,满脸无奈的望着怀中女童,道:“好了,我这不是听你的了,别闹。”
  
  声音柔和,哪里有半点清冷。
  
  凤染目瞪口呆的望着不远处视旁人如无物的两人,眼抽了抽,暗暗咂舌,心底泛起了一丝狐疑,这气势汹汹的女童,不会是……后池吧?应该是吧!
  
  这般诡异的相处姿态…想起刚入妖界时那一丝玩笑般的念想,凤染眯起眼,一双凤眼里闪过狐狸般的笑意。
  
  “阁下闯我第三重天,破我结界,到底是谁?”妖皇不怒自威的声音缓缓传来,目光在扫到后池的时候一闪而过,并未有过多停留,只是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青年,将刚才的问题再问了一遍,声音里有隐隐的不耐烦和凝重。
  
  他当然能看得出女童身上细微得可以无视的仙气和青年身上残留的庞大气息,在她看来,这女童应该是青年圈养的小仙兽,平时宠惯了,才会这般骄纵无礼。
  
  青年抬起头,眼底燃烧的璀璨金光缓缓消失,重新变成漆黑一片,嘴动了动,冷冷道:“仙界清穆。”
  
  声音一出,里面的清寒之意让人硬生生打了个寒颤,但仍旧比不上这四个字带来的震撼。
  
  上君清穆,千年来仙界最神秘强大的仙君,曾独自一人于北海深处斩杀后古凶兽九头蛇群,震惊三界后行踪成谜,极少有人知道他的面目,却不想实力竟然强横如斯,才不过做了区区千年的上君,便能拥有压制妖皇的力量,简直让人心悸。
  
  这般对手任何人都不愿意对上,即便是素来喜好战斗的妖族中人,是以妖皇的面色亦是一变,想到平时三界传闻清穆的一身古怪脾气,眼闪了闪,暗想决不能让这等人物成为妖界的敌人,立刻勉强挂了几分笑容道:“原来是清穆上君,仙妖两界停战已有千年,素来毫无争端,不知今日来我妖界,所为何事?”
  
  若是调动妖界的护界力量,他未必不能留下清穆的命,只是这般平白树敌,倒是不智,能将生死门上的紫焰熄灭的上君,哪怕是天帝也不能随意调遣,若他能在两界争斗中置身事外,倒也是件好事。
  
  清穆嘴唇动了动,还未说话,一声软糯的娇喝便自青年怀里传了出来,一直面向清穆的女童转过头,朝着不远处的妖皇不耐烦道:“大个子,你真是啰嗦,看着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问第二遍?”
  
  这孩子声音干脆直接,让整个广场的妖君心底直敲小鼓,清穆上君敢冷对陛下也就罢了,这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小仙兽,怎么也如此不知规矩,刚有妖君想厉声呵斥,甫一抬头,看见坐在清穆上君怀里的女童模样,神色化为愕然,眼底露出点点惊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