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众人瞧不真切,但以清穆的眼力却看的清清楚楚,那男子未尽全力,甚至……未免伤到那女子,拳劲还有着自伤之意。
  
  一道爆裂声响起,打斗声戛然而止,漫天的灰尘渐渐落下,露出了广场上的景况,手中长刀断成两半的女子半跪在地,冷冷看着气定闲神站在重紫殿前的男子,大口喘着粗气。
  
  “哎,常沁妖君怎的又来了,想想也知道,她不可能是二殿下的对手。”围着的众人虽为这场战斗惊心,但毫无悬念的结果也让他们忍不住说道说道。
  
  “打不过又如何,二殿下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这都多少年了!他自己要报恩,也不能拴着人家常沁妖君不是!”一个身高九尺的大汉嗡嗡道,他看着广场中跪着的女子,眼底露出几分火热和爱慕。
  
  “老四,你嫌皮厚了,要是被二殿下听到,你就别想竖着走出第三重天。”
  
  细小的争论声也许对峙在场中央的二人听不见,可一旁站着的清穆却听了个清楚,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感慨,他看向场中半跪在地上的女子,也有些唏嘘不已。
  
  六万年来,妖界得以和仙界对峙万年而不败,最大的依仗便是那两支令人闻风丧胆的军团,这两支军团一个由妖皇一族的二殿下森羽统驭,还有一支便是由拥有上古血脉的妖狐一族最强者常沁率领。常沁也许妖力比不上森羽,但却聪明绝顶,是天生的将帅。两支军队铸成妖界尖刺,为守卫妖界安危立下了赫赫战功。
  
  两人相处日久,互相爱慕,妖皇极是满意这个儿媳,得知儿子有心迎娶常沁后甚至亲上妖狐一族提亲,两人好事渐进时恰逢仙妖两界大战,森羽在混战中失踪,生死不明。
  
  如此大战,生死不明也不过是句安慰之词罢了,那个时候,谁都明白,骁勇善战的二殿下…恐怕是回不来了。
  
  妖界中人无不扼腕叹息,妖皇万年前本已因仙界的上君凤染失去一子,如此一来膝下三位皇子便只余得潜心修炼的大皇子。本来立婚之人已亡,常沁就已不受盟誓所缚,可自由来去,可她却不死心,留守重紫殿,她虽为一介女子,但机智过人,又受妖界上下爱戴,竟也凭女子之身为妖皇撑起了偌大的妖界。
  
  辗转数年而过,光阴不晓,沉默了百年的妖界迎来了久久未归早已被视为亡人的二殿下森羽,只可惜,他并非一人而回,伴在他身边而回的…是一只孱弱的杂色小狐狸,听说那只小狐狸修炼千年,为救森羽将体内妖丹尽毁才会难以化成人形。
  
  森羽回来之后,在盛大的迎接晚会上当着妖界众人宣布他将迎娶这只在他落难时救他一命的小狐狸,解除和常沁的婚约。
  
  如此境况下,没人能指责他什么,常沁等森羽数年,一心扶持妖界,此乃大义,那只小狐狸以毕生修为救了奄奄一息的森羽,此乃大恩。无论他作何选择,都终将负其一人,只是令众人意外的是他负的竟是和他征战相伴万余载生死与契的常沁。
  
  事已至此,以常沁的高傲,自是不会再留在第三重天,但是离去时却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得第三重天。
  
  妖界有规定,第三重天必须聚集百位妖君以镇守重紫殿,若是不足人数,则不能随意离去,当年一场大战后,妖族损伤惨重,实力大损,妖君之数根本不足百人,在生死门的制约下,常沁竟是被强行留在第三重天,如此一晃,又是数千年。
  
  如今此事已久,那小狐狸还是未化成人形,是以婚礼也一直没举行,但妖界妖君之数却从未满过百人,至多九十九,就会无人闯关,开始几百年常沁还只当妖界实力未恢复,可这么几千年下来,傻子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只是森羽若是不放话,又有谁敢冒着得罪妖皇一族的风险,强行闯关。
  
  是以自百年前起,常沁便和森羽约定,若她能战胜他,便可永离第三重天,再不归来。
  
  这场战斗从一开始的数年一次基本上已经演变成了数月一次,看得众人渐渐都有些麻木了,但是在常沁越来越狠厉的手段下却无人敢视之为儿戏。
  
  纠葛千年,谁都知道场中二人放不下,只是同是高傲冷毅的性子,当年之事永远是解不开的疙瘩,如今二人虽仍近在身前,却犹如咫尺天涯。
  
  “常沁,你败了。”坚毅沉稳的声音自重紫殿前传来,森羽眼底划过一抹轻松,欲走上前扶起半跪在地的女子,但却在她冷厉的目光下不自觉顿了下来。
  
  “放心,输就是输,我还不屑做那反悔之事,下一战我半月后再来。”常沁朗声道,将手中断刀随意一抛,站起身朝于重紫殿相反的方向行去。
  
  常沁言谈间英武大气,一看便是豪爽坚忍的女子,但不知是否岁月亘古,那萧索的背影,竟带上了些许蹒跚苍凉之意。
  
  站在殿下的森羽眼底划过一抹深切的痛意,嘴唇动了动,突然道:“你练功过于求成,才会如此,不如把半月之期改为三月,你进重紫殿疗伤,可好?”
  
  这声音,任是谁都听得出来带了几分恳求之意。
  
  已经走远的紫色身影突然一顿,常沁转过身,眼眸深沉显出点点疲惫决绝:“森羽,若你放我离去,我感激不尽,其他的话,休要再提,哪怕是受千百次战败之辱,我也决不再踏进重紫殿半步。”
  
  她为了他在这座宫殿等待百年,到最后,满身疲惫,一身伤痛,如今往事历历,情何以堪!
  
  正在此时,青色的光影从重紫殿中咻然而过,一只青白相间的小狐狸从里面跑出来,怯懦懦的扯了扯森羽的衣袍,细长的眼中满是不安。
  
  森羽愣了愣,将它抱起来摸了摸,叹了口气。
  
  轻声一哼,常沁看着站在重紫殿下的一人一狐,眼冷了冷,转身欲走。
  
  “咦,我倒不知妖界第三重天还有这么个规矩,难道凡是没有打过你这个妖界二殿下,就永远不能离开第三重天?”
  
  嚣张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带着不弱于常沁的倨傲霸道,生生的染上了几分凌厉的煞意。
  
  围着的众人大惊,一边感慨着妖界竟有人敢寻二殿下森羽的晦气,一边朝说话的人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