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清脆的童音传入青年耳里时,带着别样的较真意味,又糯糯软软的格外挠着人心,清穆皱了皱眉,他素来不喜被人置喙,但脑海里浮现缩小版后池拖着下巴的严肃模样后,眼底又升腾起几抹笑意,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复杂奇特的感觉,清穆心念一动,转身望向坐在石头上一本正经的后池:“后池,你整天嘀咕着自己是三界上神,难道还看不出我的来历?”
  
  被反将一军的女娃娃瞧着面前的青年,眉眼一愣,站在不远处的清穆,扬眉一笑辗转顾盼间竟硬生生的让她想起了‘国色芳华’这个在人间戏本里才会有的词句来。
  
  后池咳嗽一声,小脸绷紧,默念了几遍‘美色误事’后才摆正颜色看向清穆:“我资格老不代表仙力高,这是全三界都知道的事,我才不矫情呢。说吧,你到底什么来历,就算我再孤陋寡闻,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仙君可以让妖界生死门上的紫火完全熄灭的。当初就连东华闯生死门,用尽了全力也只不过是让紫火微微动荡罢了!”
  
  东华乃是老资格的上君,满三界也找不出几个比他灵力更高深的人来,若说只让生死门上的紫火势弱,能办到的倒也不少,可是几万年来就从来没听过还有人能凭一己之力让它熄灭的,更何况,那逆天的气息,虽只有一息时间……恐怕也只有妖皇全力施展才能与之抗衡。
  
  上君清穆,成名不过千余载,师出无名,来历成谜,除了那一身高深莫测的仙力和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性子,到如今也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半点消息。
  
  反常即妖,以清穆的年岁,若说能修炼到这种境界,还真有可能成为后古界来的第五位上神了。
  
  “哦,这生死门有这么大的名堂。”清穆挑眉,带了几分讶异,在后池正襟危坐的气势下摊了摊手道:“别这么看我了,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一回事,至于我的来历……我不是说过,我有事要问你的那个柏玄吗?”
  
  “你是说柏玄知道你的来历?难道你从哪来的自己也不知道?”后池小手神情一顿,有些不相信清穆的话,哪有人连自己的来历也不清楚,更何况这又和柏玄扯得上什么关系?
  
  “以你后池上神的身份,尚还有闹不清楚的要问他,我不知晓自己的来历有什么好奇怪的!”清穆走到后池身边,在她怔忪的神情下微微弯下身把她抱起来,转身朝外面的街道走去,随后默念口诀,两人重新被黑袍笼罩。
  
  川流不息的人群缓缓自两人身边走过,朝一个方向涌去,在这冷漠杀伐的第三重天,根本没人注意到两人的存在,安静良久,黑袍中才缓缓响起青年清越的声音,带着点点点无奈和微不可见的怅然。
  
  “别乱动,我说就是了。我降生于北海深处,苏醒时没有任何记忆,全身上下除了手腕上的石链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唯一记得的就是……”清穆迟疑了一下,行云流水般的脚步顿了顿:“有人曾经告诉过我,只要能找到留给我石链的人,就能知道我的来历,这么多年来,你手上的石链是我唯一能寻到的线索。”
  
  “告诉你这句话的人是谁?”闷闷的声音自胸膛口传来,抱在清穆胳膊上的小手微不可见的紧了紧。
  
  柏玄也告诉过她,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他送她这串石链的原因时,就是他们再见面的时候。
  
  “不知道。”肃朗的声音带了点嘲意,清穆加快身形朝前走去:“不过总有一日,我会找到他。”
  
  这声音坚定凛冽,但其中微不可见的迟疑却未被两人听出来。
  
  也许清穆下意识的明白,等从妖皇那里得知柏玄的消息时,恐怕就是他二人分道扬镳之日。
  
  一个是清池宫受三界膜拜的上神,一个是仙界千年来最有潜力的上君,并不是说相交不得,只不过上神、上君之分犹如天壑,此事一完,便再也没有相携的理由罢了。
  
  仙界无岁月,悠悠千载,辗转而过,清穆从来不知道,那蛰伏于清池宫中的小神君居然是这般的性子,聪明又弱小,骄横又霸道,可恍惚间又能盖尽世间芳华,仿若神秘而瑰丽的至宝。
  
  他清楚自己在后池变小后的改变,他性格孤僻,三界之中甚少结交好友,如此的打闹说笑,是从未有过的轻松时刻。这般模样的后池给他一种源自灵魂的熟悉感,就好像他已伴在她身边无尽的岁月一般,可偏偏……他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记忆。
  
  他从来不知道,数千年的生命里,他心心念念执着之事也会因人而断,踏进了第三重天后才突然觉得,也许…来妖界寻妖皇也并非是一定要做的事。
  
  至于那股在生死门前体内神秘而起的气息,他倒不是很意外,当初在北海斩杀那几只九头蛇面临生死之难时就曾经出现过,这股气息也是他为什么会殚精竭虑寻找身世的根本原因,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哪怕过往自己犹如神魔,亦如此。
  
  第三重天虽妖力最为浓郁,范围却最小,层层叠叠的巍峨建筑下,耸立在正中心的重紫殿晃眼无比,清穆走得并不慢,几个闪神间,两人就靠近了重紫殿百米之处——但也只能如此,再也难近分毫。
  
  重紫殿百米之处被人群团团围住,不时有叫好声和兵器铿锵声传来,让刚刚靠近的二人颇为诧异,重紫殿好歹也是妖界重地,怎会有人不开眼的在此地闹事,而妖皇…也竟然会允许?
  
  不过,能进得第三重天便不是无能之辈,想必有点真本事才是,如此大闹,妖皇事后定会出来安抚,也省了他不少事。
  
  清穆正这么想着,冰冷凛冽的刀气在百米内席卷而开,夹着凶横的爆裂气势让拥堵在四周的众人连续退了好几步,趁着这股缝隙,清穆身形一动,抱着后池挤到了人群之前。
  
  看到面前的一幕,饶是以他的定力,都不免露出了些许诧异。
  
  面前打斗得热火朝天的两人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而且两人都有着妖君的实力。一身劲服的窈窕女子面容娇好,颇具威严之气,双手挥舞着大刀步步紧逼,眉眼含怒,威武刚毅的男子紧绷着脸以手为刃毫不妥协,看起来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态度,隐隐之间,那攻势凌厉的女子慢慢变缓,逐渐被男子厚重的拳风压制了下来。
  
  凶狠的刀气在场中席卷,伴着刀劲的铿锵声,地下坚硬的玄墨石碎成了粉末,飘起漫天的灰尘。
  
  如此凶险的打斗,哪怕说是生死之战也不过分,可是周围众人围观的模样却甚是轻松,显然对此景习以为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