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天界玄天殿,觐见天帝之处,在三界九州中地位崇高,一直被下界仙君奉为朝圣之地,数万年来只有发生动荡三界九州之事需天帝决断时才会启用。
  
  而今日,已有千年未开启的玄天殿在修炼出关的天帝一纸诏令下重新升起了厚重的玄天门。
  
  仙界九重天上,银白的玄天殿漂浮在半空,晶莹剔透的仙玉完美的契合在大殿之外,浓郁的仙气笼罩在仙殿百米之处,化成一道纷繁而神秘的结界花纹,一眼望去,巍峨伫立在天界的的玄天殿仿似聚集了天地之灵般庄严肃穆又亘古悠久。
  
  “公主,您别担心了,陛下不会重惩紫垣上君的,不管怎么说,紫垣上君也对大殿下有救命之恩。”身着碧绿长衫的宫娥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一旁冷眉肃眼的紫袍女子,轻声道。
  
  “紫垣只不过和大哥有些交情罢了,我和他素来没什么来往,有什么好担心的。”景昭头也不回,听见身后婢女小声的安慰,冷哼道,话语中透着一抹不耐烦。
  
  区区一介仙君,有何能耐累得她费心?距离昆仑山上之事已有两月,二哥早已将紫垣带回九重天宫受罚,只不过正巧遇上父皇和母后闭关,这处罚一事就这么给拖了下来,今日父皇回返天宫,听闻此事后竟开了玄天殿,将一干候在瞭望山中寻访白玦真神随身兵器的仙君全给召了回来……只不过是件小事而已,为了那个人,值得动这么大的干戈吗?
  
  玄天殿只有执掌司命的上君才有资格进入,外人若是擅闯,绝对会被殿外的守护结界所伤,就算景昭贵为公主,平时得天帝宠爱,也不敢在这个时候闯进去看个究竟。
  
  时间慢慢过去,玄天殿的大门仍然没有开启,景昭驾云站在殿外不远处,翘着的眉眼上布满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宫娥素衣瞧着景昭越来越不耐烦的神情,小心翼翼后退了两步,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她侍候在景昭身边已有千年,还从来没有看到这个集天帝天后宠爱于一身的主子如此冷然愤怒的模样过。
  
  不过想想也是,公主高贵芳华,一直是三界最尊贵的女神,也难怪咽不下这口闲气。想到近来天界众仙君对出现在大泽山上的后池上神恭敬称颂的谈论,素衣眼底也浮现些许怒意,一群不开眼的仙人,三界有谁不知那后池上神是个药罐子,哪里会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好。
  
  她是景昭的贴身侍婢,心里自然向着景昭,对横空出世的后池没有半分好感。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在玄天殿外的景昭终于失了耐性,冷着眉打算离开时,一道金光穿过大殿中央,透过浓郁的结界散在半空中化成一道金光璀璨的诏书,随后,浑厚威严的声音响彻于仙界之中。
  
  “上君紫垣,纵下君擅闯清池宫,德行有失,自今日起贬谪下界,受轮回之苦,永无位列仙班之日,望众仙君谨以其行训诫自持。”
  
  威严的声音缓缓消失,如惊雷一般同时响彻在仙界众仙所有人耳边,而那金色的诏书在玄天殿上空缓缓流动,炫目的光芒下,散着庄严亘古的苍穹之息。
  
  “父皇竟然动用了敬天之诏!”景昭看着半空中瑰丽玄妙的一幕,面色一变,眼底划过不可置信的愤恨和意外。
  
  一旁站着的素衣也瞪大了眼,张着大嘴闭不拢,半响后才在景昭越来越冷然的神色下回过神来。
  
  敬天之召,上古传下来的帝皇秘术之一,一旦颁下,哪怕是颁下之人,亦永不能改。
  
  这敬天之诏已有几万年没有用过了,想不到这次居然会用在紫垣上君身上,素衣小心的抬头看了景昭一眼,心颤了颤,默不吭声。哪怕是当年凤染上君追杀大殿下,劫杀仙界上君,闹出那些震惊三界的荒唐事,陛下也未曾在她身上下过这敬天之诏。
  
  也怪不得守在外面的景昭会如此意外,天帝颁布的诏书中最具束缚之力的便是这敬天之诏,就算是以上神之能,也极难打破这上面覆盖的灵魂之力。数万年来,若非是出了那等穷凶极恶之辈,这敬天之诏从不轻易动用,没想到,这次紫垣上君不过是小小的冒犯了后池,就会被责罚成这样,如此严重的惩罚,就算是将其绑上青龙台上受鞭笞之刑也要好得多!
  
  永无位列仙班的资格,就等于是剔除了仙骨,从此与这九重天宫再无瓜葛!
  
  “她何德何能!居然……”
  
  银牙几乎咬碎的声音在素衣耳边响起,她心底一慌,见景昭冷着眼欲往玄天殿里走,急忙拉住了她:“公主息怒,这玄天殿可闯不得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