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偌大的玄鸟殿内,奚辰逸一身普通侍卫衣服,丝毫不损他一分威严,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雍容和华贵。℃∮八℃∮八℃∮读℃∮书,.⌒.o≈
  
      向后几步,站在尚未坍塌的木台前,一字一句地说道,“各位,我是云奚国的瑾王爷。数日前,我们接到消息,说雪莽国祈福大典上,会有一场大屠杀。所以,我们风雨兼程的赶了过来,沿途百姓都相当配合,官员无不打开城门相迎。在此,我想请问各位,愿不愿意归附云奚国?”
  
      啊?
  
      叶如陌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奚辰逸,这根本不是来之前商量的说法了。
  
      不过根据目前的情况,这是才是最好的决定。
  
      雪莽国的官员们站在废墟旁,曾未从巨大的惊骇中回过神来,朱铭已经找到奚辰逸的尸身,目光呆滞地抱着奚辰逸的尸身,一代将军沦落至此,见着无不动容。
  
      眨眼的功夫,雪莽国失去了皇上,皇位继承人,唯一争夺皇位之人已经被放逐。
  
      现在该怎么办?
  
      虽说他们这些官员在先皇的手里有可能就是死,但是主动投降,他们做不出来,也不敢去做。
  
      毕竟就算皇上再不堪,也有自己的死忠粉。能进入玄鸟殿的人都是些人精,谁敢第一个出头?说不定出了玄鸟殿,死的就是他。
  
      现场瞬间沉默了下来,气氛莫名的诡异。
  
      叶如陌“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头如鸡啄米,高呼道,“云奚国的王呀,求求你们接受雪莽国吧,我们也希望像云奚国的百姓一样,过上太平安生的日子。”
  
      是的,对于寻常百姓来说,能够过上安生日子,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奖赏。
  
      无论是普通商贾、官员,或是普通百姓,做梦都盼着这一日哪。
  
      先前所有的犹豫,在叶如陌跪下去之后,都化解了。
  
      本来都是将死之人,只图活命的机会。
  
      就算跪倒在地,也是一门心思盯着谁带了头,也不想着甘于人后。现在有了叶如陌带头,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跪了下去。
  
      百官们矜持了不到一秒,“扑通”声纷纷响了起来。
  
      现场高呼声震耳欲聋。
  
      “求求云奚国的王接了我们吧。”
  
      “求求您了。”
  
      “求求您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
  
      对于百姓而言,谁当皇上与他们何干?他们求的无非是有个安身立命之处,求的无非是吃口饱饭。
  
      云奚国的瑾王爷,是谁?这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就是云奚国的皇上,暂时还没有登基而已,皇位于他不过是囊中之物。
  
      奚辰逸双手微抬,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雪莽国皇上和皇位继承人均已毙命,文武百官和雪域城商贾们都在此表示愿意归附云奚国,作为云奚国的王爷,我代表所有云奚国的百姓欢迎大家归附云奚国,从此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
  
      一家人?
  
      现场所有人高兴得快疯了。
  
      从古至今,国家的吞并都是在杀戮中完成,而无一例外的是老百姓要受到的伤害最大。
  
      不仅出人,而且出钱,最终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亲人的死讯?
  
      浑身缠满绷带的亲人?
  
      总之,看似与老百姓毫无关系的战争,无论输赢,实则他们受到的侵害最大。
  
      一场祈福大典就在云奚国的大胜中落幕了。
  
      接下来两天里,奚辰逸安排奚千寻接手云奚国,无极门下的弟子留下来协助。
  
      在奚辰宇的葬礼上,奚辰逸神情肃穆,亲手送上了一束鲜花。
  
      朱铭望着奚辰逸喉咙哽咽,几次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吞了回去。有些话,彼此明白就好,作为一国皇上能够给昔日的对手,亲手奉上一束鲜花,已经说明一切。
  
      此情此景,又何需多言?
  
      三日后,奚辰逸和叶如陌启程回云奚国了,沿途百姓夹道欢送。
  
      车厢里,叶如陌依偎在奚辰逸的怀里,嘟着嘴,轻声问道,“阿逸,你傻乎乎地站在栅栏前,心里在想些什么?”
  
      奚辰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叶如陌的俏鼻,声音低沉透着一丝磁性,“陌儿,所有的事都可以让人代劳,唯独保护你不能。”
  
      叶如陌轻揽住奚辰逸的脖子,仰望车窗外湛蓝的天空,喉咙哽咽。
  
      前世受尽感情的欺凌和伤害,没想到老天怜她,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让他遇见了奚辰逸。
  
      若干年后,再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宁愿受尽炼狱般的痛苦,只为不错过他。
  
      十日后,马车顺利抵达京师城里。
  
      两边的街市上,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平常日子居然比春节更是热闹几分,叶如陌掀开车窗上的素布,望向外边熙熙攘攘的人群,疑道,“阿逸,外面是什么情况?难道,又有什么盛大的节日?”
  
      在叶如陌的印象里,好像这时节没有什么隆重的日子吧。
  
      奚辰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我也不知道,应该进了宫就知道了。”
  
      叶如陌抬头,一脸疑惑,“什么节日要进宫才知道?”
  
      奚辰逸揽住叶如陌腰间的力道重了几分,覆在叶如陌的耳边,轻声说道,“陌儿,你就这么心急?”
  
      叶如陌白皙的脸上飞上了一团红云,嗔道,“阿逸你在想什么呢?”
  
      “我……”奚辰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紧贴着叶如陌的俏脸,嘴角喃喃,“陌儿,看来今日是个好日子,你看,我们要不也成亲算了。”
  
      叶如陌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在奚辰逸的额角上轻点了一下,“阿逸,你以为成亲就这么简单?”
  
      寻常百姓都要准备些日子,何况她与奚辰逸的婚礼?
  
      马车悄无声息的进了京师城,一路向着城郊梅庄而去。
  
      叶如陌心底生了疑色,怎么,这一次奚辰逸就这么好讲话?二话不说,直接将她送回家。
  
      如果换成以往,必定会一直缠着她。直到叶如陌开口求饶,给他一些补偿,才会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很快,马车便到了梅庄前。
  
      一个月没有回家,房檐上、树上挂满了灯笼,到处一片喜庆的气氛。
  
      马车在梅庄前停了下来。
  
      车厢里,奚辰逸握住叶如陌柔若无骨的双手,眸光烁烁地望着她,轻声说道,“陌儿,嫁给我你会不会后悔?”奚辰逸声音低沉嘶哑,透着一丝让人安定的力量。
  
      “不会。”叶如陌微微颌首,轻声回道。
  
      虽然觉得奚辰逸今日怪怪地,但还是鼓起勇气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好吧。陌儿,你先回家,记得在家里等我。”
  
      相比叶如陌长途跋涉下的疲倦,奚辰逸精神奕奕,完全没有半分倦意。
  
      两人相望了好一会儿,奚辰逸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叶如陌的小手。
  
      叶如陌下了车,门口站满了族人,个个脸上喜气洋洋,望着叶如陌喜笑颜开。
  
      叶如陌心底暗道,怎么,雪莽国的事情怎么这么快就传了过来?
  
      也是,作为梅山族人来说,还有什么事比这事更大?
  
      霍氏一身大红衣裳,神情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站在大门口。见叶如陌下了车,赶紧迎向前来。
  
      “陌儿,你终于到家了?”
  
      叶如陌笑颜如花,“娘,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说罢,瞟了眼同样穿着喜庆的小梅,疑道,“小梅,你今日穿得这么喜庆干什么?”
  
      小梅撇了撇嘴,身子凑了过来,故作神秘地说道,“陌儿姐,你真不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
  
      叶如陌微微蹙眉,笑道,“不就是十天前,我们将雪莽国纳入麾下的事,总算给梅山族死去的冤魂报仇了。”
  
      “呸—呸—呸—”霍氏连声呸呸,小梅讪讪一笑,钻入人群里去了。
  
      霍氏扶着叶如陌进了梅庄,身后,马车早已远去。
  
      叶如陌心底疑道,奚辰逸向来不是摆架子的人,怎么这会儿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进了梅庄,里面更加喜庆,到处张灯结彩,连平日里不怎么收拾的族人也换上了簇新的衣裳,小孩子也换上了新装,一个个手里拿着糖果,追着跑来跑去。
  
      叶如陌住的院落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老妈子,个个气度不凡,一看就知道是宫里人。
  
      “娘,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叶如陌终于按耐不住心底的疑惑,出声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