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场外的商贾即刻乱了阵脚,人人露出彷徨之色。
  
      私底下,已经有人站起身向场内四处张望。
  
      场内的文武百官们相对来说冷静些许,很快便有太医装扮的人匆匆上了场。
  
      现场被围的水泄不通。
  
      叶如陌心底着急的不行,场内到底是什么状况,她根本看不到。
  
      也不知道奚辰逸他们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场内发生的事情。
  
      就在大家彷徨无措时,一队队整齐的将士手持武器走了过来,直接将武器架在四周栅栏上,神情凌然的望着面面相觑的富人们。一个个整装待发,像是早有准备。
  
      叶如陌心底一颤,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雪域城里的富人们彻底愣在原地,不过考虑到场内确实出现了异常的情况,个个坐在木凳上未曾吭声。
  
      事实上,这样的场面他们怎么经历过?一个个早就吓懵了。
  
      叶如陌强摁下心头的战栗,四处打量着面前的情况。
  
      场内局面似乎已被乌孙殷控制了,场内的和尚和守卫纷纷拿出刀剑,对着奚辰宇怒目而视。
  
      文武百官们纷纷向后退去,一瞬间,现场气氛凝固,鸦雀无声。
  
      奚辰宇高昂着头,眸光定定地望着乌孙殷,朗声笑道,“乌孙殷,你想谋朝篡位?”
  
      “奚辰宇,你真是好笑,在雪莽国连你的名字都没有,我就想不通你为什么还要跑回来碍事?你知不知道这个老不死的,总是想将你这个庶出的皇子扶正,你觉得这可能吗?”
  
      奚辰宇嘴角微扯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朗声说道,“乌孙殷,庶出也好,嫡出也罢,只要是父皇亲口认可,便可以。难不成,你想冒天下之大不韦,弑父登位?”
  
      话音刚落,身边的侍卫、和尚们又上前逼进了一步,眸光冷冽的望着奚辰宇。
  
      奚辰宇早已没了当日的神气,丹田受损,满身的武功根本使不上劲。当下,脚底发软,退去了皇上身边。
  
      见奚辰宇一脸大汗的模样,乌孙殷仰天长笑,“奚辰宇,好像你说的不太对。我不单单是弑父登位,还要弑兄登位。”
  
      奚辰宇脸色唰地惨白,“……,乌孙殷,整个雪域城里的富贵人家今日都来了,难道,你想让他们见证你是如何登上帝位的?”
  
      乌孙殷根本不管奚辰宇是否站在皇上身边,手持长剑直逼了过来,冷冷说道,“奚辰宇,亏你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真是一点都不懂得窥人心底。你觉得,今日那些人还想活着离开这里?”
  
      奚辰宇脚步踉跄,后退了几步。
  
      “乌孙殷,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奚辰宇,你想想,这么周密的计划,你认为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不日后,雪莽国即将出兵云奚国,这么些年,雪莽国为了早日拿下云奚国,早已亏空一切,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完成他所谓的长生不老梦想。”乌孙殷仰望半空,手中长剑直指躺椅上的父皇乌孙泓,厉声说道。
  
      “奚辰逸,你知道吗?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从他们这些人进入玄鸟殿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要以乱臣贼子之名死在这里。而后,我们的好父皇,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抄他们的家。我现在这样做是替天行道。”
  
      奚辰宇不可置信地望着乌孙殷,面上的表情不足以用惊骇来形容,侧身望向一旁的父皇,颤声问道,“父皇,这一切都是真如乌孙殷所说?这一切都是谎言?”
  
      猎猎地风声里,只有奚辰宇颤抖的声音。
  
      现场的文武百官们早已吓得失去了魂魄,怔在当场。
  
      在他们眼里,皇上一直给他们勾勒出一副宏伟蓝图,只要拿下云奚国,人人都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是,现在他们不但知晓了皇上的最终心思,原来只是填满他的私欲。
  
      更可怕的是,他们知晓真相的代价就是死亡。
  
      场外,叶流萤身侧,不少人已经吓得瘫软在地,这一刻,他们明白了。
  
      为何有那么多比他们家世雄厚的人家,没有来参加这个所谓的祈福盛典,其实,一切都在皇上的掌握当中。今日来的这些人不但将命丧黄泉,而且家产会尽数没收。
  
      从这点上看来,乌孙殷是何等的残忍。
  
      雪莽国的税收大部分由他们完成,现在已经到了杀鸡取卵的时候了。
  
      薛灵俏早已是面如土色,不知道她今日携叶如陌来,对还是不对?现在看来,明显错的离谱。
  
      或许,再过一会,她和叶如陌都要没命了。
  
      回过头,薛灵俏的俏脸上早已是泪水涟涟,望向叶如陌的眼神里隐过深深的忏悔。
  
      本以为是一片好心,想制造机会与叶如陌再次相见,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情况,难道老天爷真不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连着叶如陌的性命,也没了。
  
      望着薛灵俏花容失色,叶如陌了然一笑,虽然这一笑,她自己都觉得无比牵强,甚至觉得面部表情愈发僵硬。
  
      叶如陌伸出莹白如玉的手指,覆在薛灵俏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背上,低声说道,“别急,先看看再说。”
  
      薛灵俏微微一怔,俏脸上顿时飞起一团红云,头微微地低了下去。
  
      诶呀,我的妈呀。
  
      叶如陌急忙收回了左手,这是什么情况?差点忘了,她此行是女扮男装,如果真让旁边的小妮子看上了,怎么办?
  
      也罢,还不知道能否活着出去?先出去再说吧。
  
      说罢,也不去看薛灵俏红彤彤的脸颊,再次说道,“薛姑娘,快看场上,要是有什么动静,我们再见机行事。”
  
      本来眼巴巴地瞅着叶如陌的薛灵俏悻悻地回过头去,看着场上的动静。
  
      其实在她的眼里,场景再凶险,只要叶如陌一个微笑即可化解。
  
      面对薛灵俏的热情,叶如陌强忍住心底的战栗,不让身上的鸡皮疙瘩冒出来,专心望向场内。
  
      场内,气氛出奇的诡异。
  
      就在乌孙殷唤出声时,一位将军模样的人,领着一队精兵强将从玄鸟殿侧门走了进来。
  
      望向场内目光冷冽,杀气腾腾。
  
      这不是,先前与奚辰宇在一起的骠骑大将军朱铭?一瞬间,叶如陌似乎明白了,原来奚辰逸早有准备。
  
      也是,像奚辰逸思虑这么周全的人,怎么会没有准备一点后援?更何况,他们亲眼所见奚辰逸被人追杀,现在却能完好无缺的站在这里,自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本事。
  
      乌孙殷微微一怔,随即高举手中长剑,高呼道,“大家上,只要拿下玄鸟殿,所有人加官进爵。”现在一片混乱,人人高举长剑,表情极其亢奋。
  
      是的,目的很简单,他们只要杀了奚辰宇就行了。
  
      至于乌孙泓,只剩半口气了。
  
      活着和死了,又有何区别?
  
      就在两队人马即将杀向对方之时,突然躺椅上躺着的乌孙泓站了起来。
  
      混乱的场面顿时嘎然而止,将士们停下争斗,纷纷望了过来。
  
      在这个君王至上的朝代,皇权代表着一切,只要人还活着,对于这些造反的将士们来说,还是有一定的震慑力。
  
      乌孙殷的队伍里,已经有人开始尿裤子了。
  
      甚至有人已经瘫软在地,偌大的玄鸟殿内,一时间,悄无声息。
  
      想起乌孙殷的那番话,人人额角冒出了冷汗。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皇上只是诈病,目的只是为了引出乌孙殷叛乱的事实,那么,乌孙泓真是太恐怖了。
  
      毕竟,这是他的亲儿子那。
  
      众人心底都明白,乌孙泓没有步步紧逼,怎么会有乌孙殷今日叛乱之事?
  
      乌孙泓一脸横肉,眼睛细长,闪着阴戾的光,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扑通”一声,乌孙殷跪了下去。
  
      “父皇,请给儿子一次机会,儿子不是故意的。儿子只想振兴雪莽国,父皇,请您给儿子一次机会吧。”乌孙殷大打感情牌,只是希望得到乌孙殷的谅解,哪怕留下这条性命也好。
  
      可是,皇室向来最忌讳篡位之事,更何况是乌孙泓如此专横独霸之人。
  
      乌孙泓冷冷地斜睨了眼,浑身颤抖着的乌孙殷,眼底夹着一丝不屑和疏离,冷冷说道,“来人,革去乌孙殷所有官职,即刻发往边关。”
  
      话音刚落,原本站在乌孙殷身旁的护卫们即刻将他押解下去,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