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云鹤一惊,身子向后斜着倒去。
  
      “云侍卫,你怎么了?”叶如陌满脸惊奇的问道。
  
      云鹤讪讪一笑,他能说,他现在对叶如陌有过敏症吗?看到她嘴巴一开口,眉头微皱,就觉得天都要塌了。
  
      早知道,要向冷月学习,紧跟着王爷走。
  
      这样,至少叶如陌不小心搞出什么幺蛾子,他也不用跟着受罪。
  
      叶如陌现在在王爷眼里可是一等一的宝贝,本人又是古灵精怪,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叶如陌手执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黑炭火,冲着云鹤喊道,“过来。”
  
      云鹤倚在门口不动。
  
      叶如陌声线上扬了些许,语气里有了一丝恼意。
  
      “过来。”
  
      她何时变得这么有杀伤力?云鹤居然如此害怕她?
  
      云鹤脚步微移,到了叶如陌跟前,斜睨了眼叶如陌手中的黑木炭,轻声说道,“叶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叶如陌抿嘴带起一抹诡秘的笑意,浅笑道,“等会就知道了。”
  
      说罢,直接将云鹤抓了过来,在他的脸上涂涂抹抹,就像前世上学不想听课,一个坐在课堂里涂涂抹抹,只是原来用的是笔和白纸,现在手里用的是未燃尽的炭火,在脸皮上作画。
  
      除去质感略有不同,其它都一样,似乎发挥更好。
  
      很快,在叶如陌充满豪情的挥洒里,作品大功告成了。
  
      叶如陌拿起桌上的铜镜,递给了云鹤,眼底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云侍卫,瞧瞧,怎么样?”
  
      云鹤面露疑色,接过铜镜一瞧。
  
      铜镜里,露出了一张枯黄干瘪的面容,年约五十的老头,久经风霜,透着种沧桑的魅力,更有一丝神秘。
  
      只有眼底那抹精光,显示着这是名年轻男子。
  
      云鹤蹙眉,铜镜里老头眉头微蹙,嘟嘴,铜镜里的老头嘟嘴。
  
      云鹤伸手摸向脸上的皱纹,“啪”地一声,叶如陌将他的手打了下来。
  
      “别乱动,这些皱纹都是利用木炭颜色画出来的,你要是一摸,全没了。”
  
      云鹤抿了抿嘴,叹道,“我的乖乖,真是太牛了。叶姑娘,你能告诉我,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或者说,你还会些什么神奇的技能?”
  
      叶如陌咬唇,斜睨了眼越发靠前的云鹤,轻声说道,“刚才你不是视我为猛兽?怎么,这会儿敢过来了?”
  
      云鹤嘿嘿干笑了两声,轻声说道,“叶姑娘,你这样说不是太见外了。谁不知道,你是王爷的心头肉,你整日里一惊一乍的,要是有点什么事?我怎么向王爷交差?”
  
      叶如陌给了云鹤一个白眼,“想不想从我身上学点神奇的技能?”
  
      云鹤眼巴巴地瞅了过来,低声说道,“想。”
  
      这表情,绝对真诚。
  
      “真的?”
  
      “嗯。”
  
      “好,你先去将这身衣服换了。”叶如陌瞧着云鹤身穿锦衣长袍,一脸嫌弃。
  
      “好嘞。”云鹤以为叶如陌嫌这身衣服太脏,连声应道。说罢,向着房外走去。
  
      叶如陌扬手示意云鹤停了下来,一脸认真的提示他,“记得,衣服越烂越好,越脏越好……”
  
      云鹤眉头拧成了川字,望向一脸兴味的叶如陌,不得其解。
  
      叶如陌抿嘴一笑,“我想把你打造成济公,济公知道吗?就是那种有着预知能力的人,全天下百姓都比较崇拜的人。”
  
      云鹤满头黑线,颤声道,“叶姑娘,你可不可以直白点?”
  
      背脊处冷汗涔涔,堂堂御前侍卫,居然要他穿成那样。
  
      叶如陌嘴角微扬,带起一抹神秘的笑意,“其实,你这次扮演的角色,不,人,是很好挑战性的。”
  
      云鹤冲着故作一本正经的叶如陌瞪眼,再瞪眼。
  
      什么时候,叶姑娘这么磨叽了?
  
      叶如陌轻咳了两声,快速地说了句,“就是扮成一位比较有神秘感的老乞丐。”说罢,一脸期许地望着云鹤,表示,对他有很高的期望。
  
      “乞丐?”云鹤惊道,居然要他去扮乞丐?
  
      这太伤人自尊心了,他有权拒绝吗?很遗憾,没有。
  
      看着叶如陌一脸肃重的神情,云鹤乖乖地闭上了嘴,如果他再说话,指不定还会有更难堪的事情让他去做。
  
      半晌,云鹤手捂着脸,低低地说了句,“叶姑娘,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
  
      叶如陌挑眉,疑道,“说吧。”
  
      不就是乔装打扮一下,搞得上战场杀敌一样,这模样和说遗言有什么区别?
  
      云鹤左手食指和中指微微分开,露出一点眼缝,低低地说道,“叶姑娘,这次事情回去后,能不能不要和小梅说?”
  
      “噗哧”一声,叶如陌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磨叽了半天,云鹤担心他高大威武的形象,在小梅心目中受到影响。
  
      “好啦,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描绘成拯救银河系的超级大英雄。”
  
      啊?
  
      什么跟什么,完全不懂。
  
      云鹤傻眼了,愣在当场。
  
      “去吧,我会好好说的。”
  
      诶,没人懂她的即兴幽默,叶如陌不得已,只得换了句老少皆宜的话,才将云鹤推了出去。
  
      再墨迹下去,只怕奚辰逸要返回来了。
  
      当云鹤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时,连叶如陌都认不出来了。
  
      头上绑着破布条,遮住了原本黑色的头发,身上穿着件不知从哪里找来的破烂棉袄,简直是惨不忍睹,好在,还比较干净。
  
      “怎么样?”云鹤见到叶如陌,笑了。
  
      叶如陌竖着大拇指,笑道,“不愧是超级大英雄,很厉害。”
  
      云鹤撇了撇嘴,傲娇地说道,“记得,回去的时候,一定要把那个什么拯救银河系什么的,说给小梅听。”
  
      叶如陌干笑了两声,“放心,一定。”说罢,将等会出去要做的事情,说给了云鹤听。
  
      不愧是奚辰逸身边的贴身侍卫,很快便完全明白了。
  
      房门“吱呀”一声,云鹤便出去了。
  
      叶如陌坐在房间里,仰望着天花板,想象着云鹤一会儿在雪域城遇到的场景,忍俊不禁。
  
      为了稳妥起见,她让云鹤先走,决定用二十一世纪的骗术,来导演一场戏码。
  
      又过了一会儿,叶如陌见时辰差不多了。
  
      才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间门。
  
      出门时,叶如陌已经换上了新买的雪莽国后生的衣裳,戴着顶裘皮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连店里的掌柜都没有认出来,狐疑地围着叶如陌打量了半天。
  
      叶如陌嘿嘿干笑了两声,出了客栈门。
  
      门外,早已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
  
      雪域城怎么说也是雪莽国的京都,人口集中,商贸活动相对其他地方发达些,只是比起云奚国的京师,还是差了许多。
  
      叶如陌按照与云鹤约定好的方法,出了客栈门,便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走了好一会儿,便见着云鹤正在人多的地方,手执葫芦酒壶,对天喝酒吟唱,声音低沉,听不太清楚,偶尔听到嘴里蹦出一句神秘兮兮的话。
  
      “要变天了!”
  
      “要变天了!”
  
      ……
  
      周围的老百姓们,个个不以为然,偶尔打量下云鹤,摇了摇头便走了。
  
      这摆明了,就是一个疯子嘛。
  
      叶如陌轻咳了两声,走了上去。
  
      现在,轮到她出场了。
  
      故意走到云鹤的身边去,“砰”地一声,她和云鹤身子撞上了。
  
      “你丫的找死么?”叶如陌瞬间火大,抡起毫无杀伤力和震慑力的拳头,恶狠狠地盯着云鹤,怒吼道,“你个臭叫花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挨揍。”
  
      云鹤蜷缩着身子,眼神里隐过一抹惊惧,望向叶如陌,低低地说着,“这位小哥,我不是故意的。”
  
      叶如陌不依不饶,嚷嚷道,“你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故意的,还得了?”
  
      身旁,很快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话说,喜欢看热闹这种本质,古往今来,人人都喜欢呀。
  
      云鹤眼神怯懦,低声回道,“这位爷,那你说怎么办?”
  
      叶如陌围着云鹤打了几个圈,冷冷说道,“瞧你这寒酸样,恐怕兜里没几个钱,这衣服你也陪不起。你知不知道爷这身衣服花了多少银子?俺娘还指望着它给我找个媳妇回去呢。”
  
      云鹤听闻叶如陌所说的,惊慌失措的表情瞬间恢复如常,脸上流露出一丝倨傲,嘴角微勾带起一丝神秘的笑意,“这位爷,本尊向来不开口,今日看在撞了你的份上,就给你算算。”
  
      叶如陌撇了撇嘴,“话比我还多,还说不开口?”
  
      云鹤讪讪一笑,转身从衣服里摸出块龟壳,上面布满了纹络,类似于古时候的八卦图。
  
      云鹤略显黝黑苍老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手持不知什么年代的龟壳,围着叶如陌绕了一圈,连声啧啧,“这位爷,麻烦您伸出您的手来给我看一下。”
  
      叶如陌很是听话,将有点黝黑的手掌递了过去。
  
      云鹤装模作样地看了会,半晌,说道,“这位爷不用着急,桃花运不出半个时辰,马上到。”
  
      啊?
  
      叶如陌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云鹤,惊道,“半个时辰?”
  
      周围老百姓们议论纷纷。
  
      “就算这条街走完也得半个时辰,怎么,桃花运这么快?”
  
      “嗯,这个老乞丐看这模样,就觉得神经不正常。”
  
      “不过,我瞧着,怎么觉得像那么回事?戏里不是唱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嗯,像那么回事。”
  
      ……
  
      叶如陌一脸不耐烦的拨开了云鹤的脏手,低声说道,“好,爷要走了,懒得陪你在这里故弄玄虚。衣裳就算了,瞧你一副穷酸样,身上肯定掏不出一个铜板。”
  
      说罢,大摇大摆地继续上前去了。
  
      身后,围观的百姓们唏嘘了一张,纷纷摇头散去了。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尖利的呼喊声,“来人那,帮我拦下前面的贼子,他—他抢了我的钱包。”
  
      紧接着,一个男人直往叶如陌身边窜过来,叶如陌手起针落,男子“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叶如陌上前将男子手中的荷包取了下来,交给了紧追而来的女子。
  
      女子年约二八,肤如凝脂,五官精致,一双凤眸羞答答地望着叶如陌,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接过叶如陌手中荷包,白皙如玉的脸上腾起一团红云,娇嗔道,“谢谢公子。”
  
      这模样,明显是对叶如陌一见钟情了。
  
      周围老百姓纷纷停下了,望着面前不可思议的一幕。
  
      躺在地上装死的贼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大家只顾着看热闹,也没人理会他了。
  
      叶如陌干笑了两声,“姑娘言重了,只是举手之劳的事,何须言谢?”
  
      女子面上红云更甚,低声说道,“公子,家父曾经教过我,受人点滴恩惠,必将涌泉相报。”
  
      额?
  
      周围老百姓们更是一片唏嘘,这是缠上了这位公子的节奏么?
  
      也是,这位公子长相斯文,刚才出手又够神奇,任谁也会心生仰慕之情,更何况帮她拿回了贼人抢走的荷包。
  
      叶如陌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牵强的笑容,“这位姑娘,其实您真的不用这么热情,刚刚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雪莽国和云奚国的女子真是不一样呀。
  
      不过,这女人谁找来的?戏演的也太逼真了,让她平空生了一种恍惚感。
  
      女子低着头,声若蚊蝇,“公子,小女子家住城西,薛家,今日是陪爹爹出门有点事,刚巧在前面遇到了贼子,现在爹爹应该还在前面等着,要不我们一起去见见他吧。”
  
      叶如陌瞪圆了眼,回眸,望向怔在原地的云鹤,瞧这模样,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哪里弄来的群演了。
  
      当下,只得走上前去,对着姑娘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
  
      为了演戏,她也算是拼了。
  
      连她的家世都露了出来,只不过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望向叶如陌和女子相伴而行的身影,众人瞪圆了眼,张大了嘴,能塞得进一个大鸡蛋。
  
      啊?
  
      城西薛家?
  
      那不是雪域城里最富裕的薛家,难怪瞧着姑娘这一身装扮,就知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是没想到居然是薛家?
  
      那么,这个老乞丐的本事,真不是盖的了。
  
      回头望向云鹤时,他已经晃着一声破烂衣裳,渐行渐远了。
  
      嘴里依旧重复着那句话。
  
      “世道要变了。”
  
      “世道要变了。”
  
      ……
  
      这一次,街市上的老百姓们,再也不敢将他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短短一句话,不到一个时辰已经满天飞了。
  
      经过了各种脑补,深加工,已经成为了雪域城里,街头巷尾人们争相讨论的话题了。
  
      只不过是以一种表面看起来极其隐晦的方式,在一个个的熟人里快速地流传着。
  
      ……好不容易,甩掉了那位姑娘,叶如陌溜回了客栈,趴在桌子上喝口茶喘了口气。
  
      暗道了声,刚才真是好惨,那姑娘软磨硬泡的问东问西,就在快穿帮之时,突然前面有了个三岔路里,叶如陌寻了个小便的借口,便溜了。
  
      临了,给个小孩写了个便条,交给了女子,要她不要等了。
  
      没过一会儿,云鹤换回了原来的衣服,自信满满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个耷拉着的侍卫。
  
      脚还没迈进来,声音已经响了起来,“叶姑娘,今天我的表现怎么样?”
  
      “还行。”叶如陌轻抿了一口茶水,拍了拍还跳得极快的心口处,没好气地说道。
  
      “怎么了?”云鹤疑道,叶如陌的性子他知道,没事绝对不会装有事。
  
      叶如陌斜睨了眼耷拉着头,站在云鹤身后,扮演贼子的侍卫,“唉,今天他表现还可以,只不过那个姑娘是哪里找来的群众演员?今天可把我害苦了。”
  
      死命着缠着她逛街,那份热情真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一见面,就拉着她去买玉什么,说是护送当信物。
  
      我的老天,真的是太夸张了。
  
      叶如陌推说没钱,那位女子简直可以把整个一条商铺买下来的节奏,关键是人家处处可以签单,店家们处处把她当成财神爷供着。
  
      云鹤疑道,“啊?那个女子也是临时拉来的演员?我可没有找过,不是我。是他?”
  
      说罢,直接指向身后的侍卫。
  
      侍卫歪着嘴,哭丧着脸,低声说道,“叶姑娘,属下—属下其实没找谁,就是在街上遇见个顺眼的,直接就抢了她的钱包。”
  
      “即兴发挥?”叶如陌瞪圆了眼,望向面前的侍卫,低声说道,“这么说,今天给你一根缝衣针算少的了。”
  
      侍卫满头黑线,“……”
  
      云鹤急忙上前补了句,“叶姑娘,其实今日我们曾就这个问题讨论过,但是由于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找的人不对,不但会坏了事,而且会泄露了行踪。”
  
      叶如陌给了云鹤一个白眼,暗道,这事她怎么不知道,只不过受了气回来找个出气包而已。
  
      云鹤悻悻地退至了门口处,哭丧着脸,“叶姑娘,那今日算立功?还是没立功?”
  
      叶如陌抿嘴一笑,“好了,今日当然算立功,不但王爷回来了,我要向他好好说说,等回去了,我也得找小梅好好说说。”
  
      云鹤未曾洗净的脸上黝黑,如同绽开了花朵,顿时精神了不少,“叶姑娘,等着。我马上要厨房给你上菜。”说罢,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溜烟地跑了。
  
      身后,紧跟着侍卫,耷拉着的头顿时昂了起来,朝着叶如陌投来感激的一瞥。
  
      生活就是这样,有时,一个简单的微笑,就能让别人高兴许久。
  
      所以,何必吝啬自己的微笑?
  
      用完了午膳,叶如陌便躺床榻上休息去了,整个下午,都没有人过来打扰她。窗外不时有乔装护卫的身影闪过,这是奚辰逸离开客栈时,特意吩咐云鹤做的事。
  
      他的任务就是保证叶如陌的安全。
  
      直到掌灯时分,奚辰逸才回到房间里。
  
      叶如陌正坐在桌前,借着烛火看书简,穿过来这么久,也给了不少人看诊,自然积累了一些心得。
  
      叶如陌查阅现有的书简,想结合现代的一些先进医学理念,重新编写本医学专著。
  
      现有的设备和医疗环境,达不到现代医疗水平,至少,这本书籍一出,足以推进整个时代医疗发展的水平,将现有医术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吱呀”一声,门开了。
  
      叶如陌返过头,奚辰逸正站在一旁,定定地望着她。
  
      冷月和云鹤站在门口,不曾进来。
  
      叶如陌脸颊微红,低声问道,“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奚辰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抬起叶如陌的下巴,性感的薄唇凑了过来,轻声说道,“知不知道,你认真的样子最好看。”
  
      额?
  
      叶如陌差点给了奚辰逸一个白眼,她美,她知道。
  
      用得着奚辰逸提醒吗?
  
      就在叶如陌胡思乱想的时候,奚辰逸扬了扬手,冷月和云鹤走了进来。
  
      奚辰逸眉头微蹙,低声说道,“说吧,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冷月低声回道,“爷,目前奚辰宇和乌孙殷暂时没有什么动静。”
  
      云鹤站在王爷身后,不时地向叶如陌挤眉弄眼。意思就是,邀功嘛。
  
      叶如陌抿嘴不语,给了云鹤一个白眼,急什么,这种事情迟早会知道的。
  
      两人在身后,眼风如刀,你来我往,最后云鹤甘拜下风,低下头去。
  
      好吧,本想着向王爷邀功,和小梅成亲前求点什么赏,让他涨涨面子,看来行不通了。
  
      房间里,烛火摇曳。
  
      烛光里,奚辰逸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添了层薄薄的红晕,微蹙的眉头,望向虚无的窗外,冷冷说道,“离祈福庆典只有两日了,我就不相信他们不会有一点动静。”
  
      冷月赶紧将门关上,身子凑了过来,腰身微弯,低声说道,“爷,今天雪域城发生了一件趣事,兴许对我们有用。”
  
      “什么事?”
  
      冷月眼眸里透着一丝兴奋,声音低了些许,“现在整个雪域城大街小巷,茶馆酒肆里,都在流传着一种说法,要变天了。版本有很多,不一一道来了,总的来说,结合这次雪莽国皇上的病重,延伸出来的说法。”
  
      “查到这事怎么来的没有?”
  
      “不是很清楚,好像有人说,有个神仙什么的,说的。”冷月啜啜嚅嚅地,说不上话来。
  
      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也不信。
  
      奚辰逸眸光收了回来,落在旁边的叶如陌身上,嘴角微勾,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浅笑道,“陌儿,老实交代,这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嘿嘿,叶如陌干笑了两声,“功劳可不全是我的,还有他。”叶如陌冲了云鹤眨了眨眼睛,样子极为可爱。
  
      云鹤这会儿倒是腼腆了,望着奚辰逸笑了笑,“其实我只是给叶姑娘帮帮忙而已,脸上的妆是她弄的,主意也是她出的。不过,王爷要是给我点奖赏什么的,我也是愿意接受的。”
  
      奚辰逸望着拘谨的云鹤,笑道,“什么时候,云鹤,你也愿意表功了?”
  
      云鹤摸了摸鼻子,浑身不自在地说了句,“这不是好事将近了么,想以后过日子了,在家里能抬得起头。”说罢,挠了挠头,呵呵干笑了几声。
  
      叶如陌在一旁帮腔,“王爷,你就给他点赏吧,比如赏个什么弼马温当当。”
  
      “弼马温?”云鹤一脸惊喜,凑了过来,低声问道,“什么职位?”
  
      叶如陌抿嘴一笑,“就是马棚里看马的。”
  
      云鹤满头黑线,“……”叶如陌像是站在这一边,帮他说话的人么?
  
      奚辰逸回望了云鹤一眼,笑道,“急什么,跟着爷,还愁以后没好日子过?”
  
      云鹤挠了挠头,干笑两声,低声说道,“好日子当然是有的,不就是和爷开个玩笑嘛。”
  
      几个人调笑了一番,便各自回房去了。
  
      等他们一走,奚辰逸马上将门给关了上,一把圈住叶如陌放到床榻上,俊脸凑了过来,低声说着,“陌儿,这么久没见面了,有没有想我?”
  
      叶如陌,“……”
  
      才多久?一整日,就这样说。
  
      猴急猴急的模样,别人还以为两人是多久没见面了,干柴碰到烈火了。
  
      奚辰逸吐气如兰,性感的嘴唇刚刚凑了上来,门外响起了“啪啪”地敲门声。
  
      奚辰逸手撑着床铺,面沉如水。
  
      到底是什么情况?
  
      居然敢来破坏他的好事?
  
      叶如陌望向面色铁青的奚辰逸,眉头微蹙,暗道,这个云鹤,现在业务水平真是越来越不咋的了,刚刚帮他向奚辰逸邀了功,怎么这会就这样了。
  
      刚想爬起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门外传来一声急促女声,“公子,公子,你是住在这里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