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叶如陌向着旁侧满脸通红的叶若竹,轻声问道,“若竹,这事儿,姐不好说,主要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姐——”叶若竹白皙的脸颊更红了,好在烛火幽暗,瞧不清楚。
  
      “好了,我明白。”叶如陌笑了,这个时代的女子,怎么能让她和现代的女孩子相比,“要不,你过几日给他回信吧?”瞧出了叶若竹的担忧,叶如陌给她出了个折中的法子。
  
      叶若竹头如捣蒜,连声说道,“若竹听姐的。”
  
      正愁着不知如何答复,马上答应他,会觉得自己不够矜持,回绝他,似乎心底又有一丝不舍。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办法吧。
  
      “姐,那…。”叶若竹望向不远处等信的蒙恬,嘴角喃喃。
  
      叶如陌暗自叹了口气,这时代的女子真是墨迹,不就是回个信,至于这样吗?
  
      瞧着叶若竹羞红了脸,叶如陌心有不忍,只得向一旁的小梅使了个眼色。小梅心领神会,抿嘴一笑,向着蒙恬走去。
  
      “陌儿,现在我们怎么办?”奚辰逸垂首敛眉,伸手将叶如陌揽了过来,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吐气如兰,耳根处瘙痒无比,叶如陌心底起了一层疙瘩,心底某处似乎有了一丝异样,伸手顺势在奚辰逸腿上捏了一把,低声说道,“没见着大家都在旁边看着嘛。”
  
      奚辰逸倒吸了一口凉气,抬眸,望向四周。
  
      云鹤正背过身去,装腔作势地看着宫女、太监们清理场地,叶若竹一双明亮的眸子围着蒙恬打转,宫女、太监们更是低头忙碌,谁在看他们?谁敢看他们?
  
      腰身力道传来,奚辰逸左手已经不安分地四处游曳,声音里带着一丝腻歪,“陌儿,今晚你想扔下我一个人么?”奚辰逸的表情里带着一丝伤感和不舍。
  
      叶如陌抬眸,表情错愕,这是一国之君?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
  
      不过,想想也是,奚辰逸父母双亡,看似偌大的皇宫其实找不到贴心的人,原本最亲近的哥哥突然间成了仇人,更在除夕团圆之夜想杀他。
  
      这种痛苦,谁能明了?
  
      想到这里,叶如陌的心软了,面露难色,向着不远处的叶若竹和小梅努了努嘴,“那……”她带了叶若竹和小梅进宫,难道让他们两个回去?她怎么会放心?
  
      奚辰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向着正在装腔作势查看太监、宫女们清理场的云鹤,轻声说道,“云鹤,过来。”
  
      云鹤嘴角啜笑,颠颠地跑了过来,“王爷,你叫我?”脸色笑容灿烂,估计刚才奚辰逸的小动作都纳入他的眼里,只是忍着没敢笑出来而已。
  
      奚辰逸轻咳了两声,斜睨了一眼歪眉挤眼的云鹤,正色道,“云鹤,别说我一年到头,没给你放过假,现在就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让你送两个人回去。”
  
      啊?
  
      除夕夜叫他送两个人回去,是立功?有这么胡扯的人么?还是他景仰的主子。
  
      云鹤瞬间头大,望向奚辰逸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王爷,能不能……”别说他暂时没有资格陪小梅过除夕,至少可以休息一晚吧。
  
      除夕晚上,居然还想剥削他,是嫌他刚才碍眼了?这会儿报复他了?
  
      奚辰逸蹙眉打断了云鹤的话,若无其事的说道,“本想着你让冷月押送奚辰宇,留下来是想多陪陪小梅,看来我是想错了。”
  
      “啊?”
  
      云鹤张大了嘴,不可思议的望着奚辰逸,惊道,“王爷,你的意思是……。”难道,王爷想让他送的人是小梅?
  
      奚辰逸不曾理会他,直接指向前面不远处一个长相还算可以年轻侍卫,说道,“云鹤,你把他给我叫过来,让他去送小梅……”
  
      “别—别—,千万别,我知道王爷一向体贴我,关心我,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我居然还误会王爷。我不是人…。”说罢,佯作抽打着自己的耳光,一溜烟地向着小梅跑去。
  
      这姿势,如同撒欢的兔子。
  
      “呵”,叶如陌轻笑了一声,抱住了奚辰逸,抬眸,盈盈一笑,“阿逸,你是不是早有计划?”刚才她叫云鹤去押送奚辰宇,怎么他没去?奚辰逸居然没说。
  
      这不是故意的?
  
      好吧,还是他心细,至少大过年的,让云鹤陪着小梅。
  
      “走吧。”奚辰逸拉着叶如陌的手就往前走。
  
      “去哪?”叶如陌抬眸,脚步匆匆,疑道。
  
      “走了就知道了。”
  
      奚辰逸牵着叶如陌,留下一脸怔然的叶若竹和小梅,走了。
  
      月凉如水,寒风瑟瑟。
  
      奚辰逸拉着叶如陌出了百花园,借着幽暗的月色,踩着青石板路,一直向前走去。
  
      耳边传来奚辰逸关切的声音,“陌儿,冷吗?”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沙哑。
  
      叶如陌抬眸,迎向奚辰逸幽深的眸子,浅笑,“有你在这里,不冷。”
  
      腰间力道更甚,奚辰逸低头望向叶如陌的眸子更深了几分,声音愈加低沉,“陌儿,遇见你,真好。”
  
      叶如陌嘴唇微勾,带起一抹浅笑,“阿逸,有你在身边我很幸福。”曾几何时,她以为找到了幸福,到头来却发现,幸福只是自己臆想的幸福。
  
      一个人的相思迟早都会冷却,怎能叫幸福?
  
      两个人的相守与不离不弃,才叫幸福。
  
      小径幽暗,丛林深深,光线日渐暗沉下来,凉风阵阵,身上有了几分凉意。
  
      正想着,大晚上的冷风瑟瑟,再走下去是否会着凉?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外衣。
  
      “阿逸——”叶如陌蹙眉,声音上扬了些许,奚辰逸现在身牵天下,怎能不顾自己的身体?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奚辰逸在叶如陌肩膀上轻按了几下,将外衣给她披好了,低声说道,“陌儿,在我心里,你最重要。”
  
      叶如陌喉咙哽咽,低声唤道,“阿逸——”前世,那人有奚辰逸丁点爱心,怎会是这样的结局?
  
      前—前—前—世,她究竟修了多少路和桥,才能换得今生与阿逸相遇。
  
      叶如陌抬头望天,月亮隐在云层里,灰蒙蒙地一片。
  
      心底叹道,父亲,你去了哪里?如果您有机会见着女儿,应该高兴了吧。
  
      奚辰逸轻拥着叶如陌腰身,轻声说道,“陌儿,不用担心,马上就到了,不信,你看。”
  
      叶如陌抬眸循声望去,疑道,这不是太后生前居住的地方?
  
      耳边传来奚辰宇低沉地声音,“陌儿,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来这儿,今年多了你。我想叫娘亲瞧瞧她的儿媳。”
  
      叶如陌脸颊飞过一团红云,给了奚辰逸一个白眼,“还没成亲,怎么能这样说?”
  
      奚辰逸一把抓住叶如陌的双手,正色说道,“陌儿,你不会到了现在,还没下定决心嫁给我?是不是西旭国那小子,惹毛了我,明日就带兵去灭了他。”
  
      啊?
  
      什么跟什么?
  
      叶如陌扶额,无语到极点。
  
      什么时候扯上殷湛了?她不就是随口说说嘛,奚辰逸还真是个千年醋坛子。
  
      叶如陌未曾回应,奚辰逸自顾自地说着,“陌儿,我一日都等不了了,要不我们明日就成亲吧。”
  
      “阿逸,你带我过来干什么的?”叶如陌无语,只得转移话题。
  
      “带儿媳妇见婆婆呀。”奚辰逸笑道,心情恢复了些许,攥紧了叶如陌的手,进了烛火通明的竹屋里。
  
      竹屋里,烛火通明,窗明几净,进门正墙上供奉着太后画像,左右四个宫女神情肃穆,悄然而立。
  
      “见过王爷。”
  
      奚辰逸摆了摆手,宫女们便出去了。
  
      “陌儿,过来。”奚辰逸伸手点上两只红烛和香,递给了叶如陌,轻声说道,“陌儿,给娘亲上香。”
  
      叶如陌面露难色,期期艾艾,“阿逸,这样不好吧?”
  
      在她的印象里,好像这种事情都是男子做的,更何况现在来说她只是一个外人。
  
      怎么能够在除夕夜给太后上香?
  
      手臂吃力,身子已经被奚辰逸拉了过来,“陌儿,我说行就行,娘说行就行。你说呢?娘。”奚辰逸对着墙壁上的画像,佯作轻声询问道。
  
      窗棂格外,一阵寒风刮了进来,画像哗哗作响。
  
      叶如陌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暗道,我的妈呀,不会这么灵吧。
  
      也是,她都能穿过来,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奚辰逸嘴角微扬,带起一抹狡黠的笑意,笑道,“陌儿,你瞧瞧。我就说了嘛,娘亲一准同意。以后估计她就守在你身边了,守着她未来的儿媳妇,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呀。”
  
      说罢,斜睨了眼被风吹着呼呼作响窗纸外的人影,心底暗道,这暗卫不错,改日就得给他涨俸禄。
  
      叶如陌急忙接过奚辰逸手中的香烛,狠狠地给了他个白眼。
  
      这就是*裸的威胁嘛。
  
      不过,看在对象是奚辰逸的份上,就算了。
  
      轮到奚辰逸上香的时候,叶如陌借故走了出去,今晚,他应该有很多话要和娘亲说吧?
  
      屋外,凉风习习,月色倾泻。
  
      远处的灌木,黑暗里迎风摇曳。
  
      画像前,奚辰逸长身玉立,烛火映出了长长的身影,显出了几分落寞和凄凉。
  
      几年前,一家人高高兴兴坐在一起聊天、吃饭。转眼间,最亲密的人成了敌人,就这样人鬼殊途了。
  
      个中痛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
  
      叶如陌站在庭院里,望着天上的云彩,两边的灌木,就算再冷,也不愿打扰奚辰逸。
  
      不到半刻时辰,奚辰逸从里面走了出来,面色已复于清冷,望向叶如陌嘴角啜起一抹不达眼底的笑意,“陌儿,我们走吧。”淡淡的落寞萦绕奚辰逸周身,只有叶如陌才明白他此时的心情。
  
      太后视奚辰宇为己出,宁死都没有透露过有关奚辰宇身份的一个字,如此深情,岂不让人为之动容。
  
      而事到如今,奚辰宇依然没有悔悟。
  
      奚辰逸的心怎能不痛?
  
      “好。”
  
      叶如陌低低地应着,挽住了奚辰逸的手臂,两人就这样踏着青石板路,缓缓而行。
  
      没有前世的繁华…。
  
      没有前世的奢靡生活……
  
      甚至没有没有最基本的照明……
  
      但是有奚辰逸的地方,就是最美的地方,哪怕连烛光都没有,她也心甘情愿。
  
      “陌儿。”
  
      “嗯。”
  
      “如果有一日你想起回家乡的路了,你会回去吗?”奚辰逸声音淡淡地,飘忽不定,迎着晚风多了一丝落寞。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这世上只剩下他一人了。
  
      他要怎么过下去?他从未想过。
  
      叶如陌没有思索,脱口而出,“我不会。”
  
      前世,回不去了。
  
      就算能够回去,她还会回去吗?
  
      父亲去了,没了心爱的人,就算那个世界再繁华又怎样?
  
      “真的?”奚辰逸紧攥叶如陌柔若无骨的手,兴奋地不可自抑,横抱着叶如陌在空中甩了个大圈,直到叶如陌惊叫不已,才放了她下来。
  
      奚辰逸手捧着叶如陌的俏脸,语速急促,轻声说道,“陌儿,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一直因为这个事睡不好。就担心你回去,留下我一个人。”
  
      话至尾声,声音低了下去。
  
      虽然他在云奚国贵为一国之主,但是比起叶如陌的家乡,还是差远了。
  
      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和叶如陌一起回到她的家乡。但是,他怎能丢下云奚国的百姓,就算是叶如陌也可能放不下梅庄吧。
  
      三岔路口,奚辰逸攥着叶如陌往乾元宫走去。
  
      虽然奚辰逸还没有登基,但是宫中事务繁多,处理日常朝政往往顾不上回瑾王府,内务总管索性给奚辰逸在乾云殿布置了房间,以供他累了歇息所用。
  
      至于奚辰逸登基之后,所住房子已在装修中。
  
      叶如陌脚步顿住,深深地望了眼奚辰逸。
  
      “怎么了?”奚辰逸不经意地望向远处燃着火把的城门口方向,眼底露出了一丝狐疑,“陌儿,怎么不走了?”
  
      “我们去那里瞧瞧吧。”叶如陌手指指向城门口方向,轻声说道。
  
      除夕的深夜,京师城里的百姓们早早睡下了,只等着明日赶早做年夜饭。城门口的火把今夜似乎多了不少,执拗的亮着,像是等着谁的到来。
  
      奚辰逸稍微沉吟,转身,向着乾元宫而去。
  
      “阿逸——”叶如陌追了上去,轻声唤道,“你难道就不想见见奚辰宇?”
  
      “不想。”奚辰逸甩开衣袖,大步向前迈去。
  
      叶如陌紧了几步,一把抓住奚辰逸的衣袖,喊道,“阿逸,难道你不想见奚辰宇在太后面前谢罪?”
  
      奚辰逸脚步顿住,转身,疑道,“陌儿,你说什么?”
  
      他刚才是否听错了?
  
      让奚辰宇在娘亲面前认错,他会吗?娘亲怎么说也是他的养母,为了他,至死都没有说出实情。
  
      但是奚辰宇对这份厚情却是一句话带过了,各为其主。
  
      让他如何不气?
  
      叶如陌定定地望着奚辰逸幽深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说,让奚辰宇在太后面前磕头、谢罪。”
  
      幽暗的光线里,叶如陌大红衣裙迎风飘拂,嘴角微扬,明亮的眸子里隐过一丝狡黠。
  
      奚辰逸心底一颤,他就知道,叶如陌将奚辰宇放在城门口,定有计谋。
  
      原来她最终目的,是摧毁奚辰宇心底多年来所坚守的一切。
  
      打击一个人,摧残一个人,还有比这更彻底的吗?
  
      “我只是想让他看清楚什么是人性,或许,他所谓的信念只不过是自己臆想出来的。或许,只是成就了个别野心家而已。”叶如陌眸光飘忽,移至远处的城门口。
  
      “来人。”奚辰宇一声厉喝,不远处的暗卫即刻现身。
  
      “马上备辆马车,我们要去城门口。”
  
      “是,王爷。”暗卫微微一怔,即刻反应过来。
  
      夜色已深,但今夜城门上吊着奚辰宇,王爷要去查看,纯属正常,他只有听从的份。
  
      从宫门口到城门口,马车大约一个时辰的样子。
  
      马车上,奚辰逸一直沉默着,叶如陌抓紧时间睡了会,等会要做的事还很多,得抓紧时间补觉。
  
      赶到城门口时,天色微亮。
  
      马车停了下来,奚辰逸抱着昏昏沉沉的叶如陌下了车,冷月站在马车旁。
  
      “王爷,您来了。”
  
      “嗯,上面是什么情况?”
  
      “开始用绳子将奚辰宇吊在城楼上,后面见他身子似乎扛不住了,又将他的脚放下来一点,至少脚尖可以踩着地面,不至于那么快没命。”
  
      “守卫是不是如叶姑娘所说,只安排了几个?”
  
      “是的,王爷。到现在未曾看见有什么动静。属下也在嘀咕,这些人怎么不见来劫奚辰宇?怎么说,他也是雪莽国的皇子呀。”冷月低着头,领着奚辰逸往城楼上走去,一边疑道。
  
      自动忽略了奚辰逸手中抱着的叶如陌。
  
      一直到了城楼上,奚辰逸才将醒了多时的叶如陌放了下来。
  
      望着守卫们一个个难为情的别过头去,叶如陌咬牙,捏拳,心底愤愤然。
  
      奚辰逸就是这样,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秀恩爱,这架势就是想告诉全天下,叶如陌是他—奚辰逸的娘子。
  
      奚辰宇吊在城门口上的城楼里,四周插满了火把。
  
      红彤彤地火光里,他的脸色苍白无力,失去了功力长时间吊在横梁上,已经将他所有的精气神消磨殆尽,眼神涣散。颓废萎靡的神情,与当初坐在皇位上意气风发的奚辰宇相去甚远了。
  
      “奚辰宇。”叶如陌走上前去,冷声唤道。
  
      奚辰宇微微地抬头,望向面前的叶如陌和奚辰逸,嘴角微勾,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声音苍白无力,“你们终于来了。”
  
      奚辰逸未曾做声,幽深的眸子定定地望着失去了往日威风的奚辰宇。
  
      叶如陌嘴角啜起一抹冷笑,斜睨向旁侧寥寥无几的守卫,冷笑道,“奚辰宇,你好歹也雪莽国的王子,我们只派了这几个守卫在这里,也没见你们的人来救你。真是让人想不到呀。”
  
      说罢,幽幽地叹了口气,一脸为奚辰宇不值的模样。
  
      奚辰宇眸底隐过一丝阴郁,啐了一口,“兮月,麻烦你不要叫我奚辰宇,正如你是兮月,而不是叶如陌一样。”
  
      “呵。”叶如陌轻笑了一声,“奚辰宇,没想到你死到临头了,还分得这么清。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既是兮月,也是叶如陌。我不能否认无极老人孙女的身份,我更要记得叶家对我的养育之恩。不像某些人……”
  
      城楼上,风声猎猎,奚辰宇烂成片条的衣襟随风飘扬,身旁密密麻麻的火把给了他温度,不至于活活冻死。
  
      就算如此,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他体力不支,脸色苍白。
  
      奚辰宇眸底隐过一丝寒气,“兮月,你一个女流之辈知道什么?如果当初不是我一时心软,会轮到你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叶如陌干笑了两声,“奚辰宇,你的想法真是不同于一般人,顽固不化。好吧,就算你杀了我,你确定你就能够坐上雪莽国的皇位,确实能够救雪莽国的百姓脱离苦海?”
  
      奚辰宇垂首,斜睨向远处的黑夜,面沉如水。
  
      叶如陌自顾自地说着,“奚辰宇,今夜,应该还有很多人和你、我一样,睡不着吧。只不过他们是在外面等着接应你,这会儿,应该早就知道你任务失败了吧。城楼上,烛火通明,以那些人的身手和敏感,绝对知道你在这里。”
  
      “一眼便可以看到城楼上,守卫并不森严,怎么就不见他们来救你?”
  
      奚辰宇咬牙切齿,“谁知道,你们暗地里埋伏了多少人马。”
  
      叶如陌向前走了几步,直视着奚辰宇充满愤怒的眸子,低声一字一句地说道,“奚辰宇,拜托你别再自欺欺人了,好吗?麻烦你用脚趾头想一下,你云奚国这些年里,雪莽国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现在,只因为一点点疑心便不敢来救你。这又是何意?”
  
      “或许,雪莽国有人不希望你活着回去吧。真的不明白,这些年来,你在雪莽国一直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如果你真是雪莽国皇上心头肉,绝对不会让你过来当细作。可有可无,甚至回去还会对某人构成威胁的角色,有必要救吗?”
  
      奚辰宇冷眼对着叶如陌,脸颊通红,不曾言语。
  
      叶如陌低叹了声,“可惜呀,奚辰宇,你这辈子感受到的温暖都是来自云奚国,你会亲手毁了它。你说……”
  
      奚辰宇眼底怒火褪去,望向叶如陌身后的奚辰宇,神情晦暗未明。
  
      远处,京师城里,传来声声公鸡报晓声。
  
      天际边,现出了一抹鱼肚白,转瞬,照亮了大地。
  
      城墙上,火把慢慢灭去,奚辰宇苍白的容颜裸露在清晨的微风里,失神眸子定定地望着叶如陌,声音无力,“兮月,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如陌直直地望着神情里有了一丝动摇的奚辰宇,冷笑道,“我想干吗?难道你觉得自己还有利用价值?”
  
      奚辰宇眸子暗沉了些许,不曾回应。
  
      “奚辰宇,我只想告诉你,你所坚持的亲情都是可笑的,而你所期望的天下大同由雪莽国来完成,或许是真的。但是这个计划里,你,可有可无。说白了,你现在就是一颗弃子。”
  
      “你说谎。”奚辰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歇斯底里的喊道。
  
      “我说谎?”叶如陌轻笑了一声,“奚辰宇,你瞧瞧,天都已经亮了。连救你的鬼影都没有,你还在死撑什么?”
  
      说罢,向着身后的冷月说道,“将他放下来吧,今日是新年第一天,奚辰宇好歹是雪莽国的皇子,就算死,他也应该有尊严的死。不应该像条死狗一样,被人遗弃在这里。”
  
      叶如陌冷冽的声音如同冬日里的寒风,直直地刮向奚辰宇。
  
      奚辰宇冷不丁地打了寒颤,斜睨向城楼下,百姓们身穿新衣,手提物件,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谁来关注云奚国先前的皇上?对他们来说,奚辰宇就是一个罪人,妄想破坏现有平静安逸生活的罪人。
  
      奚辰宇心底弥生出最后一丝希望,对,他的最终理想是让雪莽国的百姓们离开贫瘠的居住地,来到鱼米之乡的云奚国。或许,他们,雪莽国的百姓们会理解他。
  
      冷月手中利剑一扬,“扑通”一声,奚辰宇摔到了城楼上。
  
      “奚辰宇,你现在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奚辰宇眼底隐过一丝不可置信,声音颤道,“兮月,你是说,要放了我?”
  
      叶如陌嘴角微扬,带起一抹狡黠的笑容,“我是要放了你。反正你现在也是个废人了,杀与不杀,又有何意义?”
  
      身后,冷月眼底隐过一丝狐疑,刚想向前质问,奚辰逸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拦住了他。
  
      冷月带着满腹的疑问,退去了一旁。
  
      奚辰宇挣扎着站了起来,斜着眼望了一眼神色淡然的叶如陌,喘着气说道,“兮月,你可别后悔。”
  
      叶如陌淡淡一笑,“当然,我说了只让几个守卫守着你,便只有几个守卫。现在,说放了你,当然也是真的。只是此处雪莽国路途遥远,就你现在这身子骨,我觉的有点困难,如果不嫌弃,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去。”
  
      奚辰宇手一扬,脚步踉跄着,向着城楼走了下去。
  
      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待,趁着兮月和奚辰逸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他要赶快离去。
  
      身上功力尽失,如同一个被折磨了一夜的普通人,衣着褴褛,面色苍白。
  
      “奚辰宇,你真不要帮忙?”
  
      “不用。”奚辰宇如同见了鬼似的,向下踉跄而去。
  
      “记得,要是想找我,就大声喊我,说不定我会及时出现。”叶如陌双手放在嘴巴周围,做成喇叭状,冲着奚辰宇喊了一嗓子。
  
      直到奚辰宇的身影消失于视线里,冷月才猛地恍了过来,身子凑了过来,低声问道,“陌儿妹子,你真这样放他走了?”
  
      叶如陌给了他一个白眼,嘴角微勾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难不成,你还想留他下来吃年夜饭?”
  
      冷月,“……”
  
      见冷月急得不行,叶如陌抿嘴一笑,“好了,跟上去吧。”
  
      冷月长吁了一口气,望了眼奚辰逸,得到他的暗示,转身向着城楼下而去。
  
      “陌儿,你究竟想做什么?”奚辰逸望着远去的奚辰宇,幽深的眸子沉了沉,轻声问道,“难道,你真的想放了他?”
  
      晨风奕奕,叶如陌发丝凌乱,大红的衣襟随风轻拂,望向远方,嘴角啜起一抹晦暗未明的笑意,“人在不同的状态里,所见的人和事都不是一样的,或许,这一次,奚辰宇会求着我们去接他回来。”,
  
      “求着我们去接?”
  
      奚辰逸嘴角上扬带起一抹迷人的弧度,声线上扬了些许,“竟然陌儿这么说,那夫君就等着看好戏吧。”
  
      “阿逸,你有没有想过去雪莽国看看?”
  
      奚辰逸挑眉,疑道,“你是说现在?大年第一日?”
  
      叶如陌抿嘴盈盈一笑,“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今日会去雪莽国,而且是跟在奚辰宇的身后。”奚辰宇不是满嘴里都是雪莽国的百姓疾苦?不去看看怎么行?
  
      奚辰逸稍作沉吟,低声说道,“好,陌儿说去哪?我就去哪?”
  
      “来人,叫云侍卫。”
  
      “是。”
  
      云鹤匆匆从城楼下赶了上来,急声问道,“主子,什么事?”
  
      奚辰逸面色凝重,斜睨了眼眉宇间带着春风的云鹤,低声说道,“边走边说,先找辆不起眼的马车回瑾王府再说。”
  
      “是,主子。”云鹤连声应道,望了旁侧的叶如陌一眼,暗道,估计又是叶姑娘想出什么花招了吧。
  
      好像每次她出的点子都是剑走偏锋,兵行险招。
  
      这一次,她又想做什么了?
  
      云鹤只觉得背脊处冷汗涔涔,王爷的身份现在可是非同凡响,身系天下,还能这样动不动出行吗?
  
      如果昨晚那些在外接应的人,没走怎么办?
  
      “想什么呢?”奚辰逸望着身后站着不动的云鹤,低声喝道,眉宇间似有一丝不悦。
  
      都什么时候了,还是这么磨磨蹭蹭的?
  
      “啊!主子,昨夜没休息好,所以今日有点反应迟钝。”云鹤恍了过来,咧嘴陪着笑,转身走下了城楼,准备辆不起眼的马车去了。
  
      也罢,虽然叶姑娘有点任性,每次也都没出什么问题。
  
      说不定这次一样?
  
      至少目前还没有透露他们想干什么,自己就在这里神神叨叨地干什么?总不至于春节第一日,就去干什么刺杀和远行的事情吧。
  
      等叶如陌和奚辰逸下了城楼时,云鹤已经毕恭毕敬地站在马车旁等着了。
  
      两人入了车厢,马车便一溜烟地向着瑾王府使去。
  
      今日的街市上,人潮涌动,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来百姓们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
  
      叶如陌望着奚辰逸淡淡一笑,“阿逸,才这么短的时间,百姓们便安居乐业,你功不可没呀。”言语里的表扬是显而易见的。
  
      奚辰逸嘴角微扬,抱着叶如陌啃了一口,含情脉脉地说道,“陌儿,你身为女子这么优秀,我要是不努力点,怎么配得上你?”
  
      叶如陌暗自翻了个白眼,这话说的,不但给她戴顶高帽,连着自己一起表扬了。
  
      真是不害臊呀。
  
      不过,奚辰逸确实算是努力了,这些日子为了朝政,很少和她嬉笑吵闹了。
  
      如果不是担心她,这一次,可能也不会陪她出行吧。
  
      “阿逸。”叶如陌心底又感动莫名了。
  
      “嗯。”奚辰逸轻拥着叶如陌,手臂穿过她盈盈一握的腰身,修长如玉的手指扣在她柔软的肚子上,轻声应道,“怎么了?”声音轻柔带着一丝暖意,让人觉得特别心安。
  
      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奚辰逸何曾是这样的人,冷冷地看着如同小叫花子模样的她,眼底没有戾气,却带着一丝兴味。
  
      荷花池旁,与他再次相见,邪痞的模样,让人第一眼便想起了官宦家里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哪曾想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只有面前这个时而含情脉脉,时而冷气逼人的奚辰逸,才是真实存在的。满足她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任性,或者,突然其来的想法。
  
      “阿逸,是不是这次出行会给你带来麻烦?这么多大臣都在宫里等着你,你就这样和我去了雪莽国,行吗?要不像上次一样,你让冷月跟在我身边便好了。”
  
      奚辰逸伸手搂紧了叶如陌,凑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陌儿,这次你想扔下我,告诉你,没门,连窗都没有。”
  
      叶如陌扶额,这话学的,比她还顺溜。
  
      转身,双手环住奚辰逸的脖子,腰身用力,给他下巴狠狠地咬了一口。
  
      奚辰逸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捂住湿哒哒地下巴,颤声道,“陌儿,你什么时候成了属狗的了?”
  
      叶如陌挑眉,嘴角带起一抹狡黠的弧度,眼眸定定地望着奚辰逸,咬唇,轻声说道,“阿逸,你和我一起出去,就不怕我欺负你。”
  
      奚辰逸嘴角啜笑,眼底是满满的宠溺,“我就喜欢让陌儿欺负,反正可以要求你偿还回来。不然,我也可以送上门来,让你欺负够…。”说罢,性感的薄唇覆了上来。
  
      在叶如陌嘴唇上轻啄了下,又放开了她。
  
      叶如陌,“你……”
  
      奚辰逸似是意犹未尽,抿了抿嘴,轻声说道,“怎么?刚才又让你占了便宜哦。”
  
      叶如陌瞪圆了眼,语噎,“……”
  
      奚辰逸轻笑了一声,轻声说道,“谁叫我长得比你帅。”
  
      啊!
  
      叶如陌瞬间无语,还有人脸皮这么厚,古人什么礼义廉耻都去什么地方了?
  
      “奚辰宇,你可以脸皮更厚点吗?”
  
      “可以。”说罢,奚辰逸双手四处游曳,从叶如陌的背上慢慢—慢慢地伸上了胸前——,
  
      “停,你赢了,我输了。我投降,行不行?”
  
      “好。”奚辰逸挑眉,瞟了一眼窗外,笑道,“不过,你得补偿我一下。”说罢,嘟着嘴凑了过来。
  
      叶如陌暗地里给了奚辰逸一个白眼,双手捂住他的俊脸,在他嘴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行了吧。”
  
      奚辰逸浅笑,丝毫不介意红肿的嘴唇。
  
      马车停了下来。
  
      车外,传来云鹤极为恭敬的声音,“王爷,到了。”
  
      叶如陌失声,“你……”又被他耍了,难怪刚才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早知道,不用亲他,直接下车不就完事了?
  
      云鹤见着从马车上下来的奚辰逸,嘴唇红肿着,一脸洋洋得意的模样,憋红了脸,没敢笑出声。
  
      “怎么?你嫌陌儿的杰作不好看?”奚辰逸斜睨了眼云鹤,淡淡说道,声音里透着一丝不容忤逆的威严。
  
      云鹤脸色瞬间变得肃然,正色道,“王爷,好看的不得了。”
  
      “噗哧”一声,叶如陌笑出了声,转瞬,突然明白了过来。
  
      奚辰逸这么做的目的,不是想告诉全天下,她和奚辰逸这辈子捆在一起了,让殷湛等人断了想法。
  
      额~
  
      真是个千年醋坛子,小心眼的男人。
  
      “陌儿,走吧。”奚辰逸眉眼俱是笑意,伸手将叶如陌揽了过来,低声说着,“陌儿,我终于明白了,古人为何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原来真是这么一回事。有你在身边,就算让我去做神仙,我也不愿意。”
  
      古人说?
  
      奚辰逸自己不就是个古人么?叶如陌抿了抿嘴,任由奚辰逸揽着她入了府。
  
      一盏茶的功夫后,瑾王府里,与奚辰逸极其神似的男子,正在客厅里对着庆侨芝训话,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是两个人。
  
      奚辰逸和叶如陌易了容,换了普通的衣裳,从后门出了瑾王府,云鹤也换了身装扮,马车载着他们向着城门口而去。
  
      城门口,人声鼎沸,人头攒动,街市两边商铺未见分毫冷清。有些商铺打出了优惠的旗号,商铺前更是人群推搡,开年第一日,生意人图个生意兴隆的吉利。
  
      城墙下,奚辰宇一身破烂衣裳,神情颓废,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茫然地望着面前的热闹景致,偶尔有人凑上前来,指指点点。
  
      毕竟大过年的,奚辰宇神情涣散的坐在这里,不免让人生疑,好在城门口的守将们得到了冷月的密令,谁也没有上前盘问。
  
      好一会儿,一个身着破旧衣裳的老年人走了过去,给奚辰宇递了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过去,低声说道,“年轻人,吃吧。你还年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像我,从未想到临老了,还能吃口饱饭。这日子好了,百姓们都好了。”
  
      奚辰宇抬眸,神情茫然,“老人家,你……”
  
      奚辰宇心底轻笑了一声,奚辰逸明明执政不到半年,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这不是笑话吗?
  
      “诶,你就拿着吧。”老年人以为奚辰宇不好意思拿他的馒头,硬塞了过去,“现在的皇上虽然没有登基,但是做了很多实事,老百姓都受益匪浅。我有三个儿子,一个是木匠,一个在家务农,一个去参军了。现在军营里按月发粮饷了,吃得比以前也好了,余下的钱财都可以寄回来了。木匠儿子被公家找去做事了,工钱比以前翻了一番,好日子终于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