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云鹤所指的女子,便是云奚国上下称颂的叶如陌。
  
      就算相隔甚远,一身大红衣裙仍旧亮炫眼眸,旁侧俊逸非凡的瑾王爷,就算一直面对群臣热情有加的轮番敬酒,仍不忘了时不时地给旁边的叶如陌夹菜,这份恩爱,真是亮瞎了旁人眼眸。
  
      传言,她精通医术,有起死回生之术。
  
      传言,她智谋惊人,单枪匹马去了西旭国,解除了西旭国皇储危机,并带回了救命的种粮。
  
      传言,得此女者,得天下。
  
      ……
  
      这两个名不经传的野丫头,居然是她的妹妹?
  
      王琪琳脸红一阵白一阵,脸色极为难堪,背脊处阵阵冷汗,就算她爹官再大,也不能和即将登位的皇上和皇后娘娘相斗,这不是找死?
  
      王琪琳反应快,美眸流转,心底已经有了一丝疑惑,声音仍旧怯弱,她不傻,这时候来硬的怎么行?
  
      “云侍卫,您说,这两个野丫头,不,这两位姑娘是皇后娘娘的妹妹有何依据?不是说皇后娘娘是梅山族的唯一传人吗?怎么平白无故多出妹妹?而且……”
  
      而且,就算叶若竹和小梅长得有几分姿色,但是和叶如陌比起来,那份淡定的气场是两人远不能相较的,这句话,王琪琳没有说出来。
  
      虽然季以宸和叶如陌没有登基,但是在云奚国人的眼里,他们早已是名副其实的皇上和皇后娘娘了。
  
      云鹤嘴角上扬,带起一抹冷笑,“王姑娘,要是你不相信,不如亲自上前问问,如何?”
  
      原本知道王大人家的千金,骄横无礼,只是没想到竟蠢到这般田地,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不依不饶。
  
      王琪琳,“……”
  
      原本想到的破绽居然在云鹤这里,轻易被化解了。
  
      她敢上前去问吗?肯定不敢。
  
      只得悻悻地回到座位上,心里头想着别栽在本姑娘的手里,否则有你们好看。
  
      宫宴上事务繁多,云鹤向着叶若竹和小梅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云鹤前脚刚走,桌上便热闹了起来。
  
      贺清明忙不迭地凑了过来,冲着小梅轻声问道,“姑娘,你认识云侍卫?”
  
      眼眸里满是惊喜,如同见到了传说中的宝藏。
  
      也是,在京师官宦之家的年轻子弟眼里,谁对云鹤不是满满的崇拜,整日里跟在季以宸的身后,不仅耍得了帅,还退得了敌。
  
      特别是,前段时间那段让所有人惊魂动魄的宫廷之变。
  
      只是从父辈们嘴里听到些支零碎语的东西,足以让他们这些年轻人膜拜了。
  
      甚至私底下,季以宸、叶如陌,甚至云鹤,都已经神化了。
  
      隐忍了这么多年,一招之下,所以真相公诸于众,接着夺回政权,维持了天下稳定,还有什么比这令人振奋的事了。
  
      季以宸,是当今皇上,他们目前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借着爹的荣光,远远地瞻仰一下他过人的风姿。
  
      但是叶如陌和云鹤两人,面前的两位姑娘认识他们,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吗?
  
      小梅眨了眨眼,夹了一口菜放入嘴里,满不在乎地应道,“认识呀,我要他往东,他绝不敢往西。”
  
      啊!
  
      桌上一干人等,惊得下巴都快掉了。
  
      纷纷凑了上来。
  
      “真的?”
  
      “姑娘,你说的是真的?”
  
      ……
  
      小梅掏了掏耳朵,真是太聒噪了。
  
      慢悠悠的放下了手中银筷,转身,向着身后不远处的云鹤招了招手。
  
      下一秒,云鹤即刻出现在小梅的身后,脸上带着一丝宠溺,腰身微弯,低声问道,“小梅,什么事?”
  
      小梅干笑了两声,“没什么事,就是见你太帅了,过来仔细瞧瞧。没事了,你回来吧。”说罢,慢悠悠地转过身来,拿起面前的银筷专心吃着碗里的吃食了。
  
      这群小子,对,陌儿姐平时怎么说的?纨绔子弟。
  
      银子多得没地使,整日里琢磨着怎么玩,是不是从他们身上挣点银子花花,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呀。
  
      梅山族的宝藏有多少?小梅反正是不知道。
  
      也不知道哪些银子究竟去哪里了,只知道陌儿姐整日里操心,忙得连个人影都见不着,赚点银子给她帮衬帮衬也好。
  
      贺清明彻底怔在原地,服了。
  
      除了蒙恬,其余一干人等傻眼了。
  
      王琪琳小姐脾气早就没了,除了皇后娘娘的妹子,谁能轻易使唤得动皇上身边的人?
  
      贺清明见叶流萤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急了。
  
      直接抬起屁股,伸手过来扒下小梅手中的筷子,低声说道,“姑娘,你先别急着吃,出了宫外,我直接带你上最好的馆子,吃它个天昏地暗。”
  
      贺清明腆着脸,循循善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