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尖利的声音让桌上一干人等纷纷停住了手中的动作,返过头来。
  
      小梅错愕的抬头,循声望了过去,同一张桌上,对面坐着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年轻女子,一脸不屑地望了过来,椭圆的小脸,精致的五官,脸上妆容太过浓重,小嘴像极了猴子屁眼,红彤彤地。
  
      头上戴满了金、银、玉簪子,看得人眼花缭乱,如果换个场地与女子照面,真会以为是戏棚子里出来的戏子。
  
      “噗哧”一声,小梅笑了出来。
  
      她想起了老家山上那一个个红通通的猴子屁眼,在她面前闪烁的情景,太搞笑了。
  
      年轻女子怒目圆瞪,伸出纤长的手指指向两人,怒道,“你,你们居然敢笑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爹是谁吗?”年轻一脸倨傲望着面前的叶若竹和小梅。
  
      突然出声的是新上任的吏部尚书王元宝的嫡女王琪琳,年方十六,自小骄纵,现在仗着父亲又升了官,自然身边少不了一些溜须拍马的人,愈发觉得自己了不起了。
  
      刚才奚辰逸拉着叶如陌直接走上了主位,云鹤将她们两人安置在这里,王琪元不是很清楚小梅和叶若竹的来头,当成了哪家小官家里的庶女,要不怎么面生的很。
  
      原本期盼这么久的宫宴,又死缠着爹爹不和他们坐一桌,心里就是念叨着,能否在宫宴上找个如意郎君。
  
      先前听说瑾王爷没有娶亲,原本抱着一丝希望,后来听爹爹说起瑾王爷和叶如陌之间的种种趣事,生生消了那个念头,但是心里那个气呀……
  
      现在,同桌的年轻男女,也有长得还可以的。
  
      比如与她相隔两个位置的年轻男子,一身深色的锦衣华服,俊朗的面容,器宇轩昂,神情里透着一丝豁淡。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御史大夫蒙炙炎的长孙子蒙恬,听爹爹说起,他是年轻公子里的翘楚,熟读兵书,能文能武,以后必定大有作为。
  
      她心底仰慕已久,鉴于大家闺秀的矜持,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诉说衷情。
  
      今日,她坐在这里这么久,蒙恬居然未曾瞧过他一眼,叫她如何不气。
  
      蒙恬一直正坐在那里,眼角余光里,最多瞧瞧坐在他旁侧的那位婉约的女子。什么眼光嘛,这位女子年纪比她小,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身上穿着的衣服和头上戴着的那些饰物,一看就知道是寻常之物,能和她相比吗?
  
      更可笑的是,和她同来的这位女子,一上来就知道吃—吃—吃,像是饿死鬼投胎一样。
  
      这副尊容居然也配参加宫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家的下人,偷跑到这里来了呢。
  
      小梅瞪圆了眼,一脸无辜的问道,“你爹爹是谁呀。”
  
      在她的心里,无论多大的官,总不可能比瑾王,这个马上要登基的奚辰逸,官还要大吧。
  
      再且,她不要做官,对这些东西自然不敢兴趣。
  
      王琪琳气噎,“你……。”
  
      云奚国居然还有人不知道他爹是谁?真是好笑。
  
      如果说来,她更加确定了面前的两人只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了。
  
      叶若竹伸手握住了小梅的手,轻声示意道,“小梅,算了。吃完了,我们就去别处玩。”说罢,向着王琪琳盈盈一笑,“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家小妹不懂事,要是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声若莺啼,美眸流转,温婉的气质看傻了一干人等。
  
      清晨,叶如陌给她画的妆容,愈发显得清新脱俗,如同画中走出来的仙子。
  
      叶若竹心里想着,不管是大姐还是云鹤他们,现在都忙得很,那有时间顾着她们俩,虽说帮不上他们的忙,至少也不能添乱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忍忍也就过去了。
  
      小梅闻言,脸颊飞过一团红晕,暗自吐了吐舌头,刚才真是不应该,怎么能和这些刁钻的官家小姐们起冲突,不是让陌儿姐难做吗?
  
      两人低下头,专心吃着碗里的吃食,打算息事宁人了。
  
      王琪琳倒是不依不饶起来了,冷眼斜睨了眼叶若竹,冷笑道,“这位姑娘,请问你是什么人,与她什么关系,居然在本小姐面前帮她说话。”
  
      事实上,她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小梅在她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没脑子的吃货,她和她置什么气?
  
      真正得罪她的人是叶若竹,这小骚蹄子长着一双狐媚眼睛,脸上不施粉黛,看起来倒是比她这个隆重装扮了的人,还要水灵几分,叫她如何不嫉恨。
  
      更重要的是,蒙恬似乎对她有意,更加不能忍了。
  
      叶若竹愕然抬眸,望向面前的王琪琳,暗道,她刚才那里说错了?还是不够诚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