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这羊?奶奶不用了,你们自己留着。”何氏拉着叶轻烟便往回走,临了,还不忘挤出一丝慈祥的笑容。
  
      叶轻烟似有不甘,轻甩罗袖,轻声唤道,“奶奶。”语气微扬,满是不平。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事事都让这乞丐堂妹占了上风?
  
      “死丫头,跟奶奶回去,差点被你坏了大事。”何氏低声斥喝,握住叶轻烟的手不觉得重了些许力道,自己也是一肚子力气没地方撒,这死丫头还想折腾。
  
      叶轻烟疼得龇牙咧嘴,刚才的淑女形象全然不见,嘴里哼哼着被何氏拽了回去。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叶茹陌和大妹相视一笑,抬着木盆到溪涧里去了。
  
      清澈见底的溪涧里,映着两人笑靥如花的小脸。叶如陌抬起头,望向头顶一碧如洗的天空,叹道,真美呀。
  
      烈日下,羊肠里的粪水混合着血水,一股股腥臭味传了过来。
  
      叶如陌坐在溪涧边的石阶上,哼着歌,把手中满是粪水的羊肠子甩开了去……
  
      —
  
      茅草屋,角落里灶膛边上。
  
      叶如陌正认真的用一个紫滕编制而成的绳子,穿起一个竹篮子的四角,把它固定在灶膛的正上方。
  
      拾起盆里清理干净的羊内脏一一放进去。
  
      “大姐,你这是干什么?”一旁的小弟忍不住问道。
  
      “把这些羊内脏用火烘干,可以吃的久一点。”想着现在终于可以吃到自己亲手所制,柴火熏制的腊货,不由得口水直流,要是这些羊内脏换成猪肉,那就更有口福了。
  
      前世的自己,放弃功名走入厨房,因此爱上了烹饪,不想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大姐,晚膳我们吃什么?”小弟赖在一旁不肯走,垂涎欲滴的眼眸里只有面前的羊内脏,伴着“叭叭”地吞咽口水声。
  
      叶如陌扭头望去,小弟瘦弱的面庞在火光的映衬下更显苍白,门口处,娘亲虚弱的身子软软地靠在墙边,还有大妹、小妹,包括自己都是长期严重营养不良。
  
      “晚膳,我们吃清炒羊肝,你就负责烧火。”
  
      羊肝养血,主治血虚萎黄,嬴瘦乏力,是最好的食补良药,且越新鲜越好。
  
      前世,虽说毕业后便进了父亲名下的研究所。
  
      偶尔也得接触一些病例,特别是一些偏远地区,那里交通不便,一般的老人家也只能在家看中医,平时有点什么病,就吃点草药,或补一补身子,也就好了。
  
      在叶如陌感叹自己吃什么补品都无济于事的时候,有些老人家身子虚弱,颤巍巍的,腿似灌了铅,只是吃几个家中母鸡下的蛋,病就去了一大半。
  
      明明就是营养不良造成的,饿的。
  
      叶如低头,看向自己发育不良的小身板,苦笑,也好,希望这些天大家补点荤,也和那些老人家一样有奇效。
  
      小弟欢呼雀跃,拿起旁边的柴火就往灶膛里扔,连声说道,“大姐,我保证烧好。”
  
      火苗摇曳,没过过久,一股香味便传了出来,芳香四溢。
  
      小弟和小妹期盼的眼神,紧盯着叶如陌手里端着的羊肝。
  
      大妹陪娘亲倚立门边,依旧没动。
  
      “大姐,你做的菜太好吃了,我都快忍不住了。”小弟吞了吞口水,说道。
  
      小妹已经等不及爬上桌子,伸手直往碗里的羊肝抓去。
  
      “啪”地一声,小弟轻抽了下小妹的手背,轻笑道,“就知道吃,娘还没来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