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叶如陌抬起头,满脸泪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全凭族长爷爷做主。”
  
      凌历的神情陡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一旁的大妹止住抽泣,透过朦胧的泪眼茫然望向面前的大姐。
  
      时而语言犀利,时而楚楚可怜,张驰有度,拿捏恰当,倒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大姐?
  
      众人议论不止。
  
      “如果不给大河家的两姐妹一点交代,确实也不像话。”
  
      “不过这耀祖蹲了牢房,这以后讨亲怕是难事了。”
  
      ……
  
      族长左右为难,想起叶如陌刚才的话,计上心来。
  
      “如陌,这件事你堂哥的确错得离谱。看在你们倒底是一家人的份上,就让他退还原来抢走的棉被。另外,这房子的租金,以后也不再收取,直到你们自愿搬走,可好?”
  
      叶如陌心底划过一丝冷笑,侧过头去,清亮的眸子瞄向一旁翘首以盼的堂哥。
  
      “这……。”
  
      叶耀祖闻言,眼眸一亮,急忙说道,“陌儿妹妹,只要你说行,堂哥马上把棉被退还给你,耏且是崭新的。还有,还有以后再也不上你们家来收取房租了。”
  
      叶如陌低下头,故作沉吟,“恐怕……。”
  
      “陌儿妹妹,你就答应吧。难道你定要逼着堂哥去坐牢房不成。堂哥错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本看到一丝希望的叶耀祖见此情形,神情黯然,急得快哭了。
  
      叶如陌冷笑,这时候来认妹子了,之前去哪了。
  
      “族长爷爷,既然您都说了,如陌怎敢不从。只是今日说好,日后……。”叶如陌微垂着头,缓缓说道。
  
      两侧村民纷纷点头。
  
      “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叶耀祖本就是无赖,事后不认帐也有可能。”
  
      “既然这样,那就立字为据。”族长直接说道。
  
      “立,立,我立。”叶耀祖在一旁急声应道,不时地看下叶如陌的表情。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比起蹲牢房来说,这些东西也不是什么大事。
  
      “谢族长爷爷为我们做主。”
  
      “嗯。”族长叶胜堂捻须微笑,如陌小小年纪便懂得知进退,适可而止,真不错。
  
      —
  
      怀瑞着堂哥立下的字据,叶如陌和大妹抬着羊走出了宗祠。
  
      宗祠外。
  
      看热闹的人群依旧没有散去。
  
      一旁等候的娘亲霍氏见叶如陌和大妹抬着羊走了出来,赶紧迎上前,“陌儿,你没事吧?”
  
      烈日下,霍氏苍白的脸颊上,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
  
      叶如陌心里一紧,手轻抚娘红肿的脸颊,颤声道,“娘。”
  
      娘亲为了妹弟们一直隐忍,在家里饱受欺负,却从不吭声。
  
      霍氏眼含泪水,迎向叶如陌心痛的眼眸,浅笑道,“陌儿,娘不痛,只要你们没事就好。”
  
      “娘。”大妹一把抱住霍氏的大腿,忍不住哭出声来。
  
      霍氏紧紧拥住大妹瘦弱的身子,“走,我们回家去。小弟和小妹还在家里等着我们。”
  
      “嗯。”
  
      —
  
      “慢着。”身后一声断喝传来。
  
      叶如陌回过头去,一张布满沟堑的老脸横在面前,怒气腾腾。
  
      堂哥幸灾乐祸地站在一旁,冷眼瞧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