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你编的话也太假了吧,当族长他们都是傻的吗?”叶耀祖本来跪着的腰身微微伸直,指向叶如陌两姐妹,冷笑道,“不信去问问,有谁见过羊会自杀?”
  
      堂内众人面面相觑,这理由确实过于荒诞。
  
      “你说,这羊是你家套子里套的?可有证据?”叶如陌抬起头来,迎向叶耀祖,缓缓说道。眸光清冷,褴褛的衣衫下散发出冷冽地气场,炎炎夏日里竟让人生出一丝冷意。
  
      “证据?我亲眼所见,还不是证据?”叶耀祖一惊,身子向后倾去。
  
      “这么说来,竟是套子里套住的,那肯定羊的四肢有勒痕。”
  
      “那是自然。”叶耀祖总算是恢复神情,傲声回道。
  
      羊撞石壁自杀?鬼才相信。就算不是从自家套子里偷来的,也是从别人家的套子里偷来的,反正自己是胜算已定。
  
      叶如陌闻言,低下头去,轻声说道,“既然堂哥说,羊是从他家套子里偷来的,且这进了套子里的山羊四肢必定有勒痕,还请族长爷爷请经常放山的人看下。”
  
      族长捻须,面向两侧端坐的村民,微微一笑,“你们认为呢?”
  
      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点头。
  
      “嗯,这确实是个办法。”
  
      “这山羊只要是进了套子,必定想挣脱,而越挣则越紧。这勒痕虽因时辰长短而颜色深浅不一,但一定会有。”一旁坐着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既然大家都认为可行,大牛,你狩猎多年,去检验下。”族长见大家没有异议,望向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轻声说道。
  
      心里想着,这叶家老二家的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胆子大了,以前见谁都是低着头走路,一副唯唯喏喏的样子。
  
      如今小小年纪遇事冷静,像是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模样。
  
      这说话,也有几分她爹的影子。
  
      思索间,大牛已经走向厅内角落。
  
      半蹲着身子,不时地用手拨弄死去多时的山羊,好半晌才走上前来,眉头微蹙,“族长,我刚才仔细查看了这只羊,四肢确实没有一点勒痕,羊的额头上倒是有块血印,像是用力撞在坚硬的东西上,皮都破了,血液已经凝固。”
  
      “你说的可是真的?”族长双目圆瞪,不可置信。
  
      堂内众人瞠目皆舌,有的忍不住直接跑过去查看。
  
      半刻钟不到,纷纷坐了回来,神情诧异,“这…这羊难道真如若竹所说,自杀?”
  
      “真是闻所未闻呀。”
  
      “后山山坳,那里本来就怪事频出嘛。”
  
      众人纷纷摇头,“幸亏这大河家老大聪明,要不然今日可是平白做了一回恶人。”望向叶耀祖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
  
      这小子本来就不省事,今日竟然为了一只羊陷害自己的堂妹。
  
      如果不加以惩戒,以后如何是好?
  
      叶耀祖冷汗涔涔,忍不住冲了上去仔细查看,嘴里喃喃自语,“怪事了,真的是怪事了。”
  
      父亲闲时经常上山下套子,自己自小便跟着他,怎会不知这被下了套子的山羊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大家不相信,可随如陌上后山一同查看。”
  
      “这…。”众人面露难色,后山向来是禁山,岂是说去就去?
  
      况且事实已然清楚,确实不是套子套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