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茅草屋里,小妹带着小弟嘴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来回忙碌。
  
      小弟一边清理小鱼,一边说道,“大姐,我觉得我们家像过年一样了。”
  
      不仅有鱼吃,而且有地瓜填饱肚子。
  
      叶如陌看着小弟清瘦的身子,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小萝卜头”,鼻头一酸,“瞧把你高兴的,要是以后天天有米饭吃还得了。”
  
      ——
  
      这里山清水秀,溪涧里鱼虾也多。
  
      今天足足摸上来一大盆,分给大婶一大半,剩下的一餐吃不完。
  
      清理干净的小鱼,用柴火放铁锅上焖干了,再放到太阳底下暴晒,晒干后,存放时间长久些。
  
      加上从大伯家里拿到的地瓜,这几天的生活问题算是解决了。
  
      晚膳的时候,煮了一锅地瓜,炒了点鱼虾。
  
      一家人围在饭桌前,小弟的眼睛都快笑没了,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大碗,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连声说道,太好吃了。
  
      哪里是地瓜好吃,基本上是没有吃饱过。
  
      如陌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呀。
  
      晚膳后。
  
      娘亲躺回床榻上,家里出了那档子事,她的身子更加虚弱,咳嗽声连连。
  
      弟妹们本已开心的面容上徒增了一丝愁云。
  
      听着房内的咳嗽声,大妹怯生生地看着叶如陌轻声唤道,“大姐,娘的病?”
  
      在她的眼里,大姐虽然只有十二岁,但已经是她的一片天。
  
      如陌眉头微蹙,想去给娘亲抓点药,家里一个铜板都没有了。
  
      原来仅存的几个铜板已经给自己置办了殓衣、鞋子。看着脚底的鞋子,虽然底子薄了点,鞋面差了点,也算是家里唯一穿鞋的人。
  
      但不管怎样,娘的身子还是要治。
  
      唯今之计,只有自己去山上采药了。
  
      娘亲四十岁不到就已生华发,面色苍白,体质虚寒,容易感冒,属于血虚症状。说的简单点,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和月子里落下的病根。
  
      这种病人只要吃好些,身子会慢慢调理好的,但家里一般是连着几个月也看不到肉。
  
      而温补的药材像人参之类的,一般生长在阴凉、湿润的山地缓坡或斜坡地的针阔混交林或杂木林中,昼夜温差小。
  
      在前身的记忆中,后山正是这样一片山林,更难得的是村民们平常都不去那里。
  
      ——
  
      “娘亲,我想去前日出事的地方看看。”叶如陌站在床榻前,向躺着轻咳不止的娘亲轻声说道。
  
      在残留的记忆中,原身年仅十二岁就扛起一个家,并不是脑袋有问题,甚至很有想法的一个女孩子。
  
      怎么会无端端的跑到哪个地方去?真的让人不解?
  
      为了娘的身体,自己无论无何也要去,说不定真能在那里找到一支人参。
  
      “陌儿,你不要命了吗?没听莫叔他们怎么说的吗?”霍氏本已松驰下来的一颗心,瞬间又悬了起来,重重地咳了几声,脸庞涨得通红。
  
      “娘,我就是想去那里看看。”如陌看着娘亲,声音低了下去。
  
      娘亲其实长得很好看,只是生活过于艰苦,十五年不到,生生地成了个老太婆。
  
      “你不去不行吗?真的想气死我吗?还是嫌上一次折腾我不够?”霍氏双手轻按胸口,表情痛苦。
  
      现在整个家都靠大女儿在撑着,如果她再出了点什么事怎么办?谁能保证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娘,我只是问一下,不行就算了。”看着娘激动若此,如陌只得作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