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屋内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这都已经是下半夜了。茅草屋孤零零地座落在山脚下,谁会来敲门?
  
      站在一旁的莫婶,心里猛地沉了一下。
  
      “孩他娘,孩他娘,你在这里吗?快回家看看莫离吧。”一声嘶哑带着惶恐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在这深夜里显得分外碜人。
  
      霍氏赶紧上前把门打开,“莫叔,快,快进来。”
  
      一阵风刮了进来,叶如陌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虽然是夏季,山村里凉爽怡人,大半夜的偶尔起点风,衣着单薄竟有点凉。
  
      一个黝黑的中年汉子穿着一身青色大褂,神色仓皇,急急忙忙地闯了进来,一把抓住莫婶,声音哽咽,“孩他娘,你快回去看看吧,莫离,莫离他不行了。”话至尾音,已经泣不成声。
  
      “下午,下午不是还好好地吗?怎么现在就这样了。”莫婶闻言,也慌了。
  
      两人站起身子直往外走,也顾不上喝霍氏端过来的茶水了。
  
      “莫婶,我和你一起去吧。”一直坐在那里喝青菜粥的叶如陌,突然站起身来轻声说道。
  
      莫婶一拍前额,我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
  
      自已留在这里,不就是在等如陌?
  
      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一边,是一个行医数十年的巫医和来势汹汹的村民,一边,是一个年仅十二岁被视为不祥人的孩子。
  
      乍一看,胜负已明,孩子必死无疑。
  
      几个回合下来,村民们信服不已,如陌不仅救了自己的小命,巫医则如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而去。
  
      如今,巫医走了,如陌没去。
  
      自己回去又能怎样?
  
      思绪游离间,叶如陌已经匆匆忙忙地换了一身衣裳,虽然陈旧不堪,但总比穿得一身殓衣去别人家里好上许多。
  
      “陌儿,婶子代莫离谢谢你。”莫婶看向叶如陌,心里想着,这孩子,自己真没白疼她。还没开口,就已经换好衣服。
  
      娘亲霍氏放心不下,一定要跟着去,大妹在家带弟弟和小妹睡觉。
  
      夏日的深夜,凉风习习,蛙声此起彼伏,宛如流动的音符,在宁静安谧的夜晚弹奏着乡村夜曲。
  
      良辰美景,大家无心欣赏,踏着星光一路急行。
  
      记忆深处。
  
      莫离应该是自己唯一的玩伴。
  
      从记事起,就能感觉到村民们对自己的眼神总有些不一样。后来,大一点了,和自已玩的小伙伴往往都会遭到父母的呵斥。久而久之,大家都把自己当成瘟神,避而远之。
  
      只有莫离从不避讳,从小到大,一起玩一起下地干活。
  
      眼前仿若出现那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陌儿,给。这是我爹今日从集市上买来的果子,可好吃了。”
  
      一会是,俊秀的身影向自己跑了过来,“陌儿,走,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风声瑟瑟,树叶沙沙声骤起。
  
      心思飞扬,一连串的巧合,让叶如陌也怀疑起自己来了。
  
      难道这一世的自己真是瘟神?
  
      身边的人都会遭遇不测?
  
      做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名校毕业的硕士生,中药研究领域的高端人才,竟然会相信这些牛鬼蛇神之说?
  
      叶如陌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小脸。
  
      啊,疼,真疼。
  
      我这是在想什么!
  
      ——
  
      一进屋便看见床榻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宽额星眸,长着一张让人看了特别踏实的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