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门内的女人不顾双腿麻木,挣扎着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冲向门外,一把扶住同样脚步踉跄的叶如陌,“陌儿,陌儿,真的是你吗?他们好狠心呀,把你放在义庄不管,现在还说要烧了你。”
  
      声音凄厉,充满彷徨无助的神情,一边向着叶如陌哭诉,一边望向旁边早已吓呆了的众人。
  
      看的旁边一干人等眼皮直跳,冷汗直流。
  
      这,这瘟神真的是回来报仇的吗?
  
      头脑一片空白,腿脚不受控制,只恨爹娘少生了一双腿。
  
      人群中原来声音最尖利的那个高个子此刻面如土色,早已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刚才怎么就那么傻,逞什么能呀。
  
      幸亏这老天下了场及时雨,要不然地上早已是尿渍斑斑。
  
      奶奶何氏魂飞魄散,腿脚发软,如果不是大婶林月婶搀着,只怕是吓得滚到哪个角落去了。刚才指手划脚的神气劲早已没了,浑身无力,瑟瑟发抖。
  
      自己活了大半辈子,哪里见过这样的事情,明明死了的人,竟然活生生的回家来了。
  
      这,还是人吗?
  
      ——
  
      感受到手心实实在在的温暖,母亲霍氏双手颤微微地抚上叶如陌的额头,轻抚她发际边凌乱的头发,“陌儿,你真的回来了吗?”
  
      突然,安静的人群里,冲出一个瘦弱的女人,直奔霍氏而去,“陌儿她娘,你别太伤心了。陌儿都已经去了,这只不过是幻觉。”
  
      “她,她不要命了吗?”
  
      “莫离不是还没醒吗?”
  
      人群里议论之声此起彼伏,人人目瞪口呆。
  
      “陌儿,你去安心地去吧。生死有命,富贵由天。莫离在生,就与你要好,真要是死了,你们俩刚好有个伴。婶子不该一时糊涂,听了谗言,也跟了过来。”莫婶泪如雨下,愧意连连。
  
      得多大的冤屈呀,竟能让一个已经死了的人重新回来。
  
      面前仿若出现如陌那甜甜地笑容,“莫婶,您今日又上山采菜呀。我告诉您,后山的野菜,种类多,个大又嫩,可好吃了。”“莫婶,莫离哥去哪里了,我想和他一起去山上采野菜。”
  
      莫婶泣不成声,拼命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都怪自己一时糊涂,明明知道后山危险,也让他们两个孩子去。
  
      如果当日自己拦着,就不会发生今日的一切。
  
      莫离一直昏迷,而如陌则死了。
  
      邻村的巫医说了,这是邪灵附身。现在邪灵正附在如陌的尸身上,邪灵不走,莫离便不会醒。只有烧了她的尸身,莫离才会醒过来。
  
      ——
  
      雨后的夏日,凉风徐徐。
  
      叶如陌的小手被母亲紧紧地攥在手里,神情迷离,仿若意识未清。
  
      真好,有亲人的感觉真好,如果可以,真想一辈子这样。
  
      只可惜,前世亲人已死,所谓青梅竹马的亲夫和自己在一起,也不过是窥伺自家的财产,将自己和父亲沦为鱼肉而不自知,最后落得意外身亡的下场。
  
      见情况并未像传说中的尸变,六亲不认,血河成河。
  
      作为一家之主,大伯叶大海也麻着胆子走上前来,暗自庆幸,上个月的租金,家里的死婆娘说要来催,自己给拦着,五个铜板抵什么用,够不上半斤肉。
  
      看来,这以后租金不但不能再收,就算这破茅草屋都不敢再要回来,幸亏当初把这屋子里的物件早已搬了一空,只留下两张没有床脚的烂床和这到处透风的破房子。
  
      强忍住心头的颤栗,站在一米之外,“陌儿,你真的没死?”质疑的眼神围着叶如陌上下左右打量,语气轻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