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光阴如箭,岁月如梭。
  
  距离当初原向祖离开落萃城已是第七年了,七年时间,整个落萃城变化巨大。
  
  最大的变化是原家早已落魄到从落萃城三大修真家族除名了,原家各大产业陆续被匡家和胥家接手。
  
  相对而言,原本低调的左家,最近几年时间崛起很快。左家家主左衡擎在女儿左婉音死后就离开了落萃城,从此杳无音信。
  
  左家没有了左衡擎和左婉音,当家作主的只有左方夷。左方夷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短短数年时间,就将低调的左家推到人前。各种各样的生意都开始插手,不仅如此,还养了许多修士,甚至还有一名脱凡境强者。
  
  左家实力虽然比不上有脱凡圆满强者的匡家和胥家,不过左家在真正的修真城市大阙修真城也是有底蕴的。所以在没有彻底侵犯匡架和胥家的利益之前,匡家和胥家都没有对左方夷如何。
  
  落萃城长胥商楼,在整个落萃城也算是最豪华的商楼了,这个商楼是胥家胥贝和建起来的。
  
  整个商楼分为五层,底层是胥家公会,胥家公会允许任何人在这里交接任务,并且可以使用胥家贡献分。二层和三层都是各种宝物、丹药之类出售,四层却是最大的一个拍卖会。至于五层,那是胥家少主胥贝和修炼的地方。
  
  此刻长胥商楼外面却站着一名一身沧桑的男子,男子头发很长,胡须很久也没有收拾过了。他的背后背着一柄长刀,盯着眼前这个高大商楼,似乎在愣神。
  
  他就是原向祖,他很清楚这个商楼本来是谁的地方。这个商楼是他的家,胥贝和将他的家毁掉了,然后建立了这个商楼。
  
  也是因为他的家被毁掉了,他没有救下结拜大哥天涯的命。如果说之前他和天涯结拜只是希望天涯有一个身份和左婉音在一起,还有就是没能救下天涯的愧疚。那后来他在感知到自己修炼进步迅速可能是天涯的缘故后,他已彻底将天涯当成了自己的大哥。
  
  今天他回来报仇了,报天涯大哥的仇,还有他原向祖被毁家之仇。
  
  七年了,七年时间,他从一个拓脉境五层的修士晋级到了元丹一层,开辟出一百零二条灵络。这一切都是天涯大哥所赐,在进入星空寻找新的机缘之前,他一定要将这个仇报了,然后去结拜大哥的坟前祭拜一番。
  
  “所有在长胥商楼的人听好了,如果你不是胥家的人,请十个呼吸之内离开长胥商楼,否则的话生死自负。”原向祖深深的吸了口气,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
  
  几乎是在原向祖话音落下的同时,十数道身影就从长胥商楼激射而出,扑向了原向祖。
  
  “等等…….”一个声音随后响起,那十多道冲了出来的身影,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向祖的身前。
  
  跟着一名身穿锦衣的男子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原向祖,然后哈哈一笑说道,“哦呦,我说是谁回来了,这么嚣张。原来是祖少啊,祖少这是回来找场子来了?觉得我胥贝和占了你的地盘?”
  
  原向祖看着站在眼的胥贝和,对方已是筑灵七层境界。如果是在几年前,他甚至连在对方面前站稳的资格都没有。而现在,对方在他眼里却成了一只蝼蚁。人生际遇,真是无常啊。
  
  在讥笑完之后,胥贝和脸色一冷,声音冰寒的说道,“给我将他四肢砍掉,然后挂在长须商楼外面,同时告诫原家,限他们一日之内滚出落萃城。”
  
  原家滚出落萃城是不可能的,胥家早已将原家看成死人,只要原家离开落萃城,胥家就会将原家斩尽杀绝。
  
  “是。”十数道被胥贝和叫停的修士再次疾冲向原向祖。
  
  原向祖心里非常清楚,胥贝和让十几个人来对付他,不过是故意显摆罢了。这不是做给他看的,而是做给旁观者看的。否则的话,在胥贝和眼里,恐怕只要一个人就可以教训他原向祖。
  
  原向祖一张手,背后的长刀飞出,随后一道刀弧白芒划过空间。一片片血花炸裂,那十多名冲向原向祖的修士,甚至连接近原向祖都没有办到,就已经化为了两截。
  
  胥贝和脸色一变,这些冲上去的打手,修为最强的一个已经是筑灵九层了。比他还要高一些,可现在连人家衣服都摸不着,这原向祖的实力……
  
  “祖少,这事情有些误会,是我的错……”胥贝和脸色苍白小心的后退,他语气中充满了惶恐不安。原向祖恐怕不是脱凡境这么简单,很有可能冲进了元丹境。当年说原向祖是原家第一天才,难道这是真的?原向祖一直在藏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