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
  
      北壤好歹还有男主瑞的名声流传下去,什么和楚相双剑合璧。虽然还有一个楚星河的名字甩不开,但是好歹有五十的出场率啊。
  
      但是南部,那是彻底没有人知道男主瑞了。
  
      到处都在传颂,楚相和楚相的小侍卫不得不说的故事……
  
      男主瑞:“……”
  
      要不是再一次确认眼前这两个不想做皇帝,真的得过河拆桥走一波信不信!
  
      戏太多,我这主角心里不平衡了知道不。
  
      “真不回?”男主瑞再一次问道。
  
      “不回,要去蜜月。”浅白笑道,懒懒倚在浮生怀里,吃着浮生塞的葡萄,不要太惬意。
  
      “蜜月?是什么?”男主瑞眼睛都要被两人闪瞎了,连忙拉着边上洛芊芊的手,表示自己也能有人亲亲抱抱。
  
      然后残遭洛芊芊的嫌弃,一把推到一边。
  
      男主瑞:“……”
  
      每次到这种时候,才能理解浅白说的“追妻火葬场”是什么概念。
  
      心慌慌!
  
      “我们已经定了终身,趁着现在天下太平,就到处走走看看。”浮生好脾气解释到。
  
      但是,无疑,是在男主瑞心口捅刀。
  
      男主瑞心塞的要死。
  
      定终身了都。
  
      我明明和洛芊芊认识的不比他们晚啊!
  
      为什么我还是孤家寡人?!
  
      不公平!
  
      我只想汪的一声踢翻这碗狗粮。
  
      浮生的好心解释,气的男主瑞立马拉下脸,将洛芊芊牵走了。
  
      去你的。
  
      我今天也能让洛芊芊同意和我定终身。
  
      神气什么神气。
  
      哼!
  
      到时候我还要普天同庆,不管你们在哪个犄角旮旯,也能喂你吃我产的狗粮。
  
      统一了各国,剩下的摊子全部留给男女主。
  
      也同时完成了楚星河的愿望。
  
      浅白觉得还是很满意的。
  
      虽然,随之伴随着的断臂名号并没有因为浅白恢复女装而改变。
  
      是的。
  
      天下人,除了军营里见过浅白女装的人恍然大悟,其他人还是以为楚星河是一位断臂。
  
      这也算楚星河一生文能定国,武能安邦的唯一一点“黑料”了。
  
      无事一身轻的浅白两人,慢悠悠的坐马车到处浪。
  
      哦,还是小羽驾马车。
  
      可怜它那小屁股墩。
  
      浮生也散了之前的属下,在下属可怜巴巴,状似被抛弃的眼神中,只表示,等他,百分百会落空。
  
      之后就真的顶着下属“有异性没人性”的眼神,牵着浅白的手离开。
  
      下属一度心慌,最后还是决定,照旧按排着各自的工作,只等主子回来,随时准备着复出。
  
      可惜,是等不到了。
  
      “?我们去哪里?”浅白好奇问到。
  
      “随便走吧,东南西北,随机照个方向,一路到底就是了。”浮生佛性回答。
  
      “可是我想在南方,南方温暖。”
  
      “那就往南走。”
  
      “可是我也想去北方看雪,北方的雪大朵大朵的,到时候还能滑雪。”
  
      “那就南方玩了就去北方。”
  
      “emmm,也行。”
  
      “小羽。”浮生对着外面的小羽喊到。
  
      小羽苦逼的拿小爪子挠了挠马头,马儿很顺从的可是小跑起来。
  
      小羽想哭,但是小羽不说。
  
      因为说了也没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