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看来所有玄幻篇里边的男主,绝大多数都是这种心狠手辣,却死活只对女主一人心太软的官配。男主对方其他人再过分都没啥事,那是实力的象征,只要对女主一人好的离谱就行。
  但是一旦做这种事的是炮灰女配或者反派大大的话,那就不一样的概念了。到时候就会有一堆人对着你指指点点,说你草芥人命,就该被正义驱逐打压。
  玄幻篇的三观就是,女主的对手就一定是坏人,对女主包容爱护的就是好人,还有就是加起来也没有几百块钱出场费的群演,平常就是看着女主装逼打怪兽。
  哎……亲妈作者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
  【确实。】宿主不提,没感觉,一提就好像就是这样的道理。
  恍惚间,男主就已经离开这块地方了。
  清风也没有第一时间就走,而是望着洞口的方向发呆了一会,才转头看向白浅。
  “看什么看,没看见过美女啊!还看!还看!再看老子要收钱了!”
  白浅这会就站在清风没到一手臂的位置,也因为站的太近,白浅看人就得仰着头。
  清风就那么微低头,垂眸看着她。
  看她五官表情那么丰富的一惊一乍,吹胡子瞪眼的,感觉还是很萌的。
  可惜这丫头是个暴力狂。
  这短短几天,自己可是知道她每天都在惹事,还每次都是她主动挑事的。
  让一整个学院的鸡飞狗跳,好不活泼。
  本来学院里除了没日没夜的学技能学武技,要么就顶多是去竞技院找些人打打架,却没有谁满院跑,见谁打谁的。毫无理由,毫无准则。随心所欲,自由狂妄。
  不得不说,自己还是很喜欢这种小丫头的。
  就像死气沉沉的池水中投入一条锦鲤,一下子就带动了整个池子的生机。
  这种感觉,该死的让人紧张,一方面惊喜着兴奋着的生机盎然,一方面就恐惧着那条鱼儿会否悄然逝去,从此又恢复成一成不变的黯然消沉。
  这种复杂的情绪带动着清风伸出手,揉了揉着丫头的脑袋瓜。看着白浅的眼神越加深邃。
  “我靠,你大爷的,揉啥揉,本大爷的头是让你揉的么。”
  白浅又是一言不合的炸毛跳起来,一蹦三尺高。
  不淡定的用右手把自己头发扫了扫,恢复自己的发型。
  两眼睛还直溜溜的怒视着对面那个一句话不说直接动手性_骚_扰的家伙。
  【宿主……性_骚_扰不是这么用的!】
  老子喜欢老子乐意。
  【……】又怼本系统,又怼本系统!还能不能愉快的交流了。
  气哭。
  性子这么恶劣的家伙。
  “你看到的不要对其他人说。”清风对白浅说到,想想又接着解释了一句,“你要是对外面说了,诸葛潇不会放过你的。那样你会不安全。”然后又看见对方瞪着自己的眸子里那种不屑的眼神,又接着补充一句,“不是说你打不过他,而是……他的势力还是挺大的,轻易对上容易吃亏。”
  白浅对此还是那个眼神,像是在说:蛇精病,老子会怕?笑话。
  哦……诸葛潇说的就是男主。是皇室成员,先皇的幼弟,现在在位的,是他的亲侄子。说是亲侄子,岁数都比他大了3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