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铁蛋拍了拍脑袋,似乎有了主意,用小手指着当兵的气哼哼地说道:“你管我们是干啥的那?你要是再啰嗦,我们就把大门给开开,让外边的人进来,哼!”。
  虽然只是几个毛孩子,但毕竟是受了重伤,浑身上下已经没有半点力气,这要是把门开开了,外边的敌人冲进来,自己也只有徒手手戮的份儿了,只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摇摇头不再追问了。
  “那外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叔叔!”铃儿眨着大眼睛轻声问道。
  “还用说?在打仗啊!”当兵咬紧了牙关说道,应该是身上的刀伤发作疼痛难耐了:“燕王和平王争天下,天下已经是乱成一团了,我们当兵的为主效力,战死沙场也是命所应当,只是可怜天下的百姓如同牛马一样惨遭涂炭,唉!”说着眼中竟然闪过一丝泪光。
  看到一个小兵竟然还有心怀天下苍生的善心,铃儿觉得也是有些莫名的奇怪,只是自己还是个孩子,没有那么多想法,就又递了一杯水给那个当兵的喝下去,想着待会儿自己这几个孩子怎么回去的事。
  “嘿嘿!我就喜欢打仗!”一旁的铁蛋捋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的样子。
  “小胖子,你以为打仗好玩吗?”当兵的冷冷的笑道,看这个人竟然叫自己小胖子,铁蛋不由得怒从心头起,只恨自己还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要是长大些就好了,那时就能和这个家伙较量一番了。
  “呸!你才是胖子!你全家都是胖子!”铁蛋狠狠地诅咒道道:“打仗怎么不好玩了?所谓,男儿志在四方,醉卧沙场,醉卧沙场.......”铁蛋挠着头努力地回想前几天才从私塾先生那里背了一整天的古诗,可就是想不起来后面那句是啥了,不由得气得直跺脚。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当兵的喘了一口粗气接上了下句:“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啊!我们来时还有十几万的浩浩荡荡的大军,打到现在就剩下几百人了,可是却连一座城也没有攻下,就中了平王那奸贼的圈套,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几乎就是全军覆没了!”。
  “那看来您是燕王那边的人了?”铃儿点点头说道,旁边的几个小伙伴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好像他们都知道谁是燕王,谁是平王似的,只是在孩子的想象中,打仗好像就是很好玩的事,却不想,真的在战场上的时候,他们那曾经手中的木刀竹剑可全变成了杀人的冷兵器,战场上只有疯子,无论是杀人的还是被杀的,那里只是一处人间的修罗道场。
  这时突然听到门外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了,人马嘈杂中似乎听到有人大喊道“兄弟们!一定要抓住燕公子,抓住燕公子,我们个个儿都能升官发财,这可是奇功一件啊!”,然后就是四下里乱哄哄的一片呼和声,似乎每个人都被打了鸡血一样。
  又有人喊道:“我好像看到燕公子往这边跑来了啊!这小子可能穿着兵丁的衣服那!没准儿现在就躲在这个破庙里呢!”。
  听到外边追兵的呐喊声,本来感觉已经气息奄奄背靠墙休息的那个当兵的顿时紧张起来,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声音颤抖地说道:“几位小朋友,可否帮在下躲一躲?日后定有重谢!”。
  铃儿看了一眼周围的小伙伴,大家便一起七手八脚地把当兵的扶了起来,铁蛋别说还是有几把子力气的,楞一个人用小肩膀抗住当兵的腋下,当起了小拐棍儿。
  “我们把他带回去吗?”有个小孩子问道:“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带回去,我们爸爸妈妈会不会生气呀?”。
  铃儿皱着小眉头想了一想:“他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能拿我们咋样?再说,我父母一直跟我说要帮助他人,我们之前能来到这个平静的地方不也是得到别人的帮助了吗?”。
  几个小伙伴听铃儿这么一说,也都点了点头,就前后左右地架着那个当兵的往庙里退去,在他们出来的地方,墙壁上那个方框还在隐隐地透着红光,仿佛是一扇通向异空间的时空之门。
  当兵的被几个小孩簇拥着,一脸茫然的看着被孩子们拥着往那面墙壁走去,那明明是一堵墙,难道还有个暗门不成?当下既然也无路可退,而且出去也就是死路一条,只能一边不断感谢着,一边无可奈何地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眼看就要走到墙壁那里的时候,突然大门那里响起了震天动地的拍打声,好像有人在用大木头不断撞击着这扇破门,还有很多人狂呼乱喊道:“燕公子,不要躲了,赶紧出来吧,我们不会杀了你的,你照样可以过你以前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啊!赶紧出来吧!不然要是让兄弟们冲进去,那就保不齐就把你给乱刀分尸了哈!”,接着又是四下里一阵阵狂笑,感觉外边的不是追兵而是一群疯子。
  大门的震动越来越是猛烈,好像同时有几根大木在被人用在撞门,就在大门被撞开的一刹那,铃儿他们刚好把那个当兵的带进了画里,那个当兵只觉得眼前一黑又突然一亮,自己就莫名其妙地置身于鸟语花香,田园如画的世界中了。
  “我难道是死了吗?”当兵的表情木然地喃喃自语道,铃儿这帮小孩子们被他的话都给逗乐了,一个个笑的前仰后合的。
  “好吧,你就当你是死了吧!”铁蛋一边笑一边指着这个当兵的说道。
  这个当兵就是燕公子,是燕王的大太子,此次本来燕王是要御驾亲征的,但被众大臣给力劝给劝住了,但觉得应该在决战之际,要能够有振奋军心之举,于是就派出了大太子,也就是燕公子来亲自督阵,以和平王逐鹿中原,争霸天下。
  可惜的是,燕公子虽然人品厚重,待人和善,怎奈那平王还是老奸巨猾,尤其平王手下有个能臣,给平王献出一条十面埋伏的计策,诱敌深入,把燕公子引入到一处易守难攻的山谷之中,还没有等燕国的大军尽数陷入埋伏之中,就迫不及待地发兵攻击,平王的数十万铁骑如****一般冲击着燕国的惊魂未定的军队,瞬间那浩荡的大军就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死尸遍野!
  燕公子眼见无力回天,本欲挥剑自刎,却被手下的将官拼命拦住,有近臣从倒毙的士兵身上扒下带血的军衣来,给燕公子穿上,让燕公子假装逃兵小卒混出去,待他日重整旗鼓再来和平王决战。
  燕公子和众爱将挥泪而别,众将官在燕公子的身后筑成一道人墙,拼死堵住追军的去路,掩护燕公子逃跑,在燕公子冲到庙门的那一刻,那一道血肉的人墙的最后一名大将也轰然的倒下了。
  花园里竹木葱茏,低矮的院墙外是一条汩汩流动不息的溪水,一张石桌上是刻画的一幅围棋的格子,燕公子和铃儿的父亲对桌而坐,黑先白后,正在下棋,铃儿不懂围棋,只是觉得那些黑白棋子很是好玩,就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看两个大人下棋,而铃儿的母亲则笑盈盈地从屋子里端出两杯清茶来分别递给下棋的燕公子和丈夫。
  下着下着,铃儿父亲瞥见燕公子举棋不定,一幅愁眉不展的样子,于是呵呵一笑说道:“公子这是一幅好棋呀?怎么还如此犹豫呢!”。
  “哎!”燕公子有些怅然地把棋子嘭的一声掷在棋盘上,渭然一声长叹道:“一幅好棋,却让我下了个满盘皆输!我有何面目回去见我的父王!”说完便良久低头不语。
  “此言差矣啊!”铃儿父亲宽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况大局所向,必是民心所指,天下百姓都是盼着燕王能打败平王,救黎民于水火之中那!一时的失败算不了什么,何况燕国的根基并没有动摇,经此一役,人心更是偏向燕王一边,只要再积蓄力量,等待时机,那时再发兵平定天下,逐鹿中原,岂不易如反掌了吗?”。
  听铃儿父亲如此这般的一番开导,燕公子似有所悟,暗淡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光彩起来,不禁有些兴奋地说道:“王先生所言很有道理啊!尤其是那句大局所向必是民心所指,令我茅塞顿开呀!十分感谢!”说着就冲铃儿父亲双手抱拳点了点头。
  铃儿父亲微微一笑轻轻摇了摇手道:“在下一介书生,没什么本事,只是发些感慨罢了,燕公子乃是一代君王的风范,只是希望有朝一日,燕公子能登九五之尊的时候,多想想我们天下的百姓,我就感激不尽了啊!”。
  “先生不要客气!我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况,我都会天下苍生装在胸中,如有一天,我背负了天下芸芸众生,就请上天对我狠狠地惩罚就是!”燕公子说道慷慨激昂处,猛地站起身来,以手指天握拳发誓,满脸的诚意,让观者动容。
  “好好!”铃儿父亲朗声赞道:“在下相信您一定是一位贤明的君主,一定不会辜负天下人的!”说完又笑呵呵地拿起棋子:“来来!咱们继续下棋!”。
  铃儿父亲在棋盘上落下一子,但却没有见燕公子走棋,抬头看时,没想到此时燕公子也正看着自己,眼神中满是崇敬之意,不禁被吓了一跳,诧异道:“公子这是为何不下棋了呀?”。
  燕公子对铃儿父亲拱了拱手,神情郑重地说道:“跟先生相处多日,我已明白了先生实际乃是前世的高人,刚又经先生点拨,更是发自肺腑地感觉先生一定能有番作为,所谓大丈夫兮出世兮,立功名,先生既然如此博学多才,何不跟随在下出山,帮孤王讨伐那逆贼呢?还给天下百姓一个太平世界!”。
  铃儿父亲一怔,连忙还礼,抱拳拱手道:“不才一介匹夫,哪里有安天下的本事,公子太高看在下了!”。
  “先生为了天下苍生也不要推辞了!”燕公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看先生在这世外桃源之中,过得是神仙般的日子,有贤妻爱女相伴,何况这里的岁月静好,时间也是永恒的,人人都不会老,所以,我本不想惊动先生的,但确实当今天下大乱,以我看来,若以燕王一己之力,估计难以撼动平王的势力,唯有高人相助,燕王才能一统天下啊!”。
  铃儿父亲听燕公子一席话,不禁也是心中惴惴然,其实内心深处的一番英雄梦从未熄灭,年少时的壮志豪情也从未烟消云散,只是娇妻爱子实在是难以割舍,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燕公子此番是真的有些着急了,对着铃儿父亲深施一礼,言之凿凿地说道:“我知道先生割舍不下,不过,请放心,先生此次出山也不是不回来了,铃儿和您夫人就在这里踏实地过日子,如还放心,我可以多派些兵丁日夜在附近看守,以防有贼人毁了这个世外桃源,而先生只要帮在下打败了那平王,我一定会听凭先生的意愿,是回来还是在外面,都悉听尊便,您看这样总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铃儿父亲似乎被燕公子的诚挚所感,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缓缓抬起头来望着燕公子慢慢说道:“其实我何尝不想施展自己的平生抱负,何况公子乃一国之君,能够如此抬爱,已是令在下一介匹夫感动!”说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这样,容在下和家里商量一下,三日为期,到时我跟公子走!”。
  “多谢先生!”燕公子一揖到地然后长身而起说道:“那就三日为期,希望先生能以苍生为念,能助咱家一臂之力!”。
  夜深人静,窗外那轮永远如圆盘一样的明月高挂,静谧安详的小院里,只有竹丛在微风中瑟瑟作响。
  虽已是半夜时分,但铃儿父母还是没有睡下,只是和衣卧在榻上,你一言我一语地低声聊着天,而隔壁的铃儿的卧房里则早已传出铃儿均匀的鼾声。
  “燕公子这次请你出山,外边兵荒马乱的,出门在外无异于九死一生,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了!”铃儿的母亲低声说道,语气中满是担心和不安。
  “我其实也是左右为难啊!”黑夜中听到铃儿父亲长长的一声叹息:“我寒窗十几载,不就是为了博个功名利禄,对天下百姓没有一点益处,我白读那么多年书又有何用?”。
  “怎么没用了?”铃儿母亲反问道:“你当个父母官的时候,不也是尽心尽力为本地百姓着想,做了不少有利当地人的好事吗?你忘了,那条你当父母官的时候带领当地乡绅开挖的那条灌溉的小河,至今还被当地百姓成为啥仁杰渠呢!”。
  “哎!”铃儿父亲对着黑暗轻轻摆了摆手:“说来也惭愧!混到头,好像也就做过这么一件可圈可点的事!”。
  “好了,您就不用谦虚了!”铃儿母亲轻声笑了一笑说道:“你要是实在是想施展一下身手,我和铃儿绝不会拦着你的家国天下的书生意气,只是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了,别让我和孩子跟着担心!”。
  铃儿父亲鼻子不禁一酸,耳旁也隐约听到铃儿母亲低低的啜泣声,于是翻身轻轻搂住铃儿母亲的肩膀,在铃儿母亲耳边安慰了几句。
  “我估计此番出去,多则三五年,短则一两年,就足以平定天下了!”铃儿父亲自信满满地说道:“而且啊,这里也没有啥时间观念,你和铃儿估计感觉都用不了多久就又看到我回来了!”。
  又是半天没有说话,小院里隔壁厢房里传出燕公子雷鸣般的呼噜声,看来也是睡熟了现在。
  “但愿如此吧!”铃儿母亲轻叹一声然后转过身子:“都睡吧!明天就是第三天了!”。
  铃儿父亲,王仁杰,从燕公子出了世外桃源,晓行夜宿,一路风尘仆仆,快马加鞭直抵燕国都城,燕王见长公子居然全须全影地又回来了,不禁大喜过望,和自己儿子也不顾左右大臣罗列,紧紧地拥抱一起,老泪横流,对君王来说,折损几十万兵马也比不了父子有重逢之日。
  燕公子在燕王面前,将王仁杰大大地夸奖了一番,那感觉就如同诸葛亮重生,孙武再世一般,燕国正好急缺栋梁辅国之才,燕公子这样滔滔不绝一通下来,燕王也是喜出望外,顿时觉得眼前一片光明,燕国似乎指日可定天下了。
  择吉辰选良日,鼓乐喧天之中,王仁杰身着盛装步入金銮殿,在一众文武朝臣的注目之中,当场受燕王封为辅国公任太宰之职,这就相当于把国家的命运交代给自己手里了。
  当此重任,王仁杰自然不敢心存怠慢,便没日没夜地苦苦琢磨破敌之策,只是苦了这般大臣,其中有少养尊处优惯了的,王辅国经常地召集紧急会议,来往宰相府的大臣王公的车马络绎不绝,一时之间,都城上下都知道了当今王上找了这么一位尽忠尽责的宰相,百姓都觉得燕国有了新的希望。
  自上次燕公子被平王大败而归后,燕国南方边境地区已有数十县镇,约上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已沦为平王之手,更有先锋部队星夜兼程,一路挥师北上,兵锋所指,最近处已不过离都城二三百里而已,只是古时交通工具落后,要是现代,二三百里的距离几乎就是兵临城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