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王捷听得出婷婷语气中的莫名的伤感,刚想说些什么安慰一下婷婷,猛然间觉得肩膀一紧,身不由己被大力地扳过身来,抬眼一看,原是黑无常把他生生地扭了过来,忍不住心头火气恨恨地说道:“喂!再给两分钟时间不行吗?就那么争分夺秒赶路呀!”。
  黑无常神色凝重地指着地面说道:“你自己看看!这冥时山的影子都到哪里了?!”,王捷低头一看,果不其然,那冥时山的影子已和自己的影子近在咫尺了,突然又暗自奇怪,自己是鬼呀,不是应该没有影子的么?怎么到了冥界又有了影子了呢?但听得出黑无常语气中的紧迫感,于是也就不敢多问,只能拼力转回头对婷婷大声说道:“相信我,婷婷!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那边婷婷也被白无常小白拽住了胳膊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婷婷听到王捷喊她,使劲挣脱了白无常的拉扯,转身对王捷说道:“我相信!我相信!”一时语噎,竟落下泪来。
  王捷再想安慰婷婷两句的时候,婷婷和白无常早已不见了踪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王捷只好叹了口气,顺从地跟在黑无常的后面向前走去。
  王捷跟着黑无常范无赦翻过恶狗岭,前面竟是一马平川,一条笔直的大道直达远方的天际线,低头看时,这大道的地面不知是什么材料铺成的,颜色比沥青还要深些,踩上去感觉软软的,但还不至于让双脚陷进去,更为奇诡的是,这大道之宽竟然足有几个足球场的宽度,而放眼向前看去,这大道似乎绵延不知千里万里,而以如此的宽度估算,以当前的人类的技术水平几乎是无法建造的,而即便可以建造,也不可能以倾国之资来造一条宽大几个球场的通天大道的。
  王捷正暗自啧啧称奇,就听黑无常边走边说道:“这就是冥界的高速路了,如果是按通常的走法,那是一步比一步艰辛,恶狗岭过了,后面还有若干鬼门关要过,想必你也有所了解了。”
  王捷点点头道:“是啊!就像官人说的,这要是按所谓通常的走法,一路下来,估计早就被吓的魂飞魄散了!”
  黑无常回了下头应道:“你现在所感受到的身体只是一种意生身,说白了,也就是你自己的自我意识想象出来的而已,所以,在冥界中的诸般折磨,其实不过也就是对那些前生作恶多端的人的一种精神上的惩罚,别看十八层地狱里,剖腹挖心,各种惨绝人伦的酷刑都伺候着,但你想,本来就没有肉身了,那酷刑又能有什么肉体的伤害么?”
  “我觉得也是这个意思呀!可为啥人们谈起阴曹地府的各种残酷的法子都是不寒而栗呢?”王捷不由自主地抹了抹头上渗出的冷汗问道。
  “古往今来,无论中西方,都有那种去过阴曹地府然后又还阳回来的人,这其实是天意如此,让这些还阳的人亲身诉说在冥界的所见所闻,尤其是地狱中的种种对付恶人的办法,以此告诫世人不要作恶而要为善,这样才能不会到地狱重受罪。”黑无常双手背在身后不紧不慢地在前面引着路继续说道:“但人啊,总是半信半疑,或抱着侥幸心理,殊不知,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有句话说的是,人在做,天在看,这些都已经很清楚地传达了凡事因果报应的道理,如果觉得自己有本事、有能耐能逃得掉阳间的法律制裁,但终归是跑不掉在冥界里最终的审判的,哼哼!”黑无常冷笑了两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