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奈何咖啡 > 第四章 闯关成功

第四章 闯关成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又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王捷一行终于走到了望乡台下,仰头望去,那台子真是壁立千仞的感觉,虽为巨石砌成,但没有一丝缝隙,倒像是一座山峰直接被整体切削成的一个巨大的石台一样。王捷竟想起了帝都当下的最高建筑,那栋500多米高的写字楼,摩天樽。王捷不止一次的到那栋楼去办公事,100多部电梯风驰电掣的上上下下,大堂里俊男靓女无数,操着各式的口音和夹杂着乱七八糟的英文词汇往来穿梭,一个个竭力把自己塑造成城市的成功人士,每每看到,王捷都暗自轻蔑地从嘴里吐出一个只有自己听得到“屁”字,一帮打工仔,还真把自己当成功人士了?!要没有老板看上你,就和街边的要饭的没啥区别,还不如要饭的呢!人家好歹还能自谋生路,你们要是没有挂在一个破公司里的某个职位混饭票儿,那只有背着包袱滚蛋了!王捷心里骂道,感觉很解气,似乎自己被阿q附体了一样。
  “望向台,望乡台,远望家乡回不来!”黑无常背着手,面向平地霍然拔起的望乡台,口中念念有词道,白无常小白默然地站在一旁并不搭话。
  “难道我们也要爬上去吗?”婷婷看着黑无常,用手指了指那高耸入云的巨台,有点战战兢兢地问道。
  白无常小白头也没回地低声说道:“这望乡台是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体恤众生不愿意死亡,想念家中亲人的实情实意,发愿而成的。”小白双手合十接着说道:“到了望向台,阳间的所谓的还魂是没有可能的了,也就是说人这个时候是彻底死翘翘了,再高明的现代医学技术,给你全身都插满了管子,也维系不了一丝活气儿了!呵呵!”小白冷笑了一声。
  “哦,明白明白!”婷婷说道:“我倒是不想再活回去的,就是真的不想爬这么高的台子!我,我有恐高症!”,王捷一听婷婷说她自己有恐高症,差点儿噗嗤一声笑出声儿来!心里话,你恐高症咋还选择跳楼的方式自杀?骗鬼哦!嘿嘿!但王捷确实也有同感,看到攀爬陡峭台阶的人时不时有发出惨嚎摔下来的,看的人心里感觉确实也是惊悚万分,所以,王捷也不想爬上去。
  “你们看,那些爬上去的,有鬼卒阴差的逼迫他们吗?”黑无常抬了抬胳膊指着面前的望乡台的高处说道。
  王捷和婷婷定睛一看,确实那些奋力网上攀爬的人或说鬼的后面根本就没有谁拿着鞭子啥的强迫他们爬的,王捷于是说道:“没有哦!”。
  黑无常范无赦放下手臂说道:“正是啊!那些玩儿命爬上去的鬼,要么是贪恋自己阳世的肉身的,也就是自己还没想死就死了的,要么是强烈想念自己家中的亲人,放心不下的,这么努力地爬到台顶上,就能远远地但能清晰地看到自己在阳世的肉身和惦念的亲人了。可以想见,如果看到自己的肉身已经被火化炉焚化成一堆骨骸,或是看到自己的亲人因为自己的离世而痛不欲生,但自己已经身在冥界已是无能为力了,那内心的苦楚直是撕心裂肺一般。”
  “喂!你们到底要不要上去?不要耽误时间哈!”白无常小白转过身对二人冷冷地说道。
  王捷和婷婷互相对视了一眼,婷婷先说道:“我,我不想上去了,我特别想看看我妈妈,但她肯定是伤心欲绝,我看了也更难受,也不能回去安慰她,算了!不上去了!你呢?”。
  王捷轻轻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也不上去了,父母早就不在了,那个女人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那个男的那里偷着乐呢!我只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我也不想再看看了,和你说的一样,看了只会更难过,只能是暗暗保佑她能健康快乐成长了,哎!”,王捷神色有些黯然下去。
  黑无常转过身来,有点诧异地看着二人道:“你们两个都不想上去了是吧?我和小白带过无数的冤魂怨鬼,大多都是一到这里就疯了似的往上爬,是非要看一看阳间的种种情状的,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一过了望乡台,那就和阳世彻底的人鬼殊途,再也没有半点牵连了。”
  “不过,这个是随你们个人意愿,如果不想上去看看,那我们就接着赶路吧!前面还有好几站呢!”小白站在一旁插话道。
  王捷和婷婷又对视了一眼,然后转过身来,对着黑白无常都努力地点了点头,异口同声说道:“不上去了!”。
  黑无常答了一个好字,也没有多言,也不看王捷两人,和白无常步伐从容地绕过望乡台继续往前走去,王捷和婷婷赶紧跟了上去,生怕掉下队来。
  绕过望乡台,脚下的路也变得平坦些了,继续前行也不觉得脚步沉重了。王捷边走边暗暗想到,早就听说过了望乡台,前面还有啥恶狗岭、金鸡山、野鬼村啥的恐怖的地方,都是让亡魂受尽折磨苦楚的所在,这要是一站站走下去,恐怕都到不了该去的地方就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了吧!
  白无常小白似乎知道王捷在想着心事,回头冷冷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该来的一定会来的,把心放踏实,只要记得一点就是在出现啥异样的时候,听从我们的指挥就是了,我们保证把你们送到地方,明白了吗?”,王捷冲着小白使劲点点头应道:“是,明白明白!”。
  婷婷一直跟在王捷的后面,现在觉得脚步轻松了好多,这一路走来,昏天黑地的也不知走了多少个时辰,但虽然有时觉得疲惫不堪,但却从没出过一滴汗,也不觉得半点饿,但一直觉得喉咙冒火,焦渴难耐,实在忍不住了冲着黑白无常的背影说道:“两位大侠,有没有水呀?觉得快渴死了!”。
  “呵呵!”黑无常头也没回干笑了两声说道:“你们都已经死了好吧!你现在觉得焦渴,那只是自己意识的产物,就好比一个人腿都没了,但有时还嚷嚷腿疼一样,同样的的道理!”。
  “那好吧!”婷婷闻言道,又低下头赶路不说话了,只是那种想喝水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王捷倒没觉得渴,他只是觉得身上一阵发寒颤,有时莫名的就浑身哆嗦起来,冷的自己上下牙齿都嘚嘚地打架,不由得双手抱住了肩膀,跟在自己身后的婷婷见状低声问道:“你怎么啦?是冷吗?”,王捷哆嗦着点了点头,“估计也是和我口渴一样吧?咱们这都是幻觉了。你就多想想以前在温暖的热带国家度假时的记忆,估计会好点吧!”婷婷关切地说道。
  婷婷一提醒,王捷马上又想起了以前在马尔代夫度假的时候,那时他和李美晨刚结婚不久,口袋里其实没有几个钱,但天天看到微信朋友圈里总有人在炫出国旅游的照片,玩的如何如何尽兴、景色如何如何美不胜收、吃的都是法国大餐或是生猛海鲜,住的也是五星级总统套等等,王捷看的心里发酸,恨不得把这些晒旅游的全拉黑了算了,但一想到其中有不少自己的客户或潜在客户,动心忍性,还是忍住了没有给删掉,但下定决心就是没几个钱也要先出国玩儿一趟!
  王捷和李美晨天天上旅游平台上看,也在网上搜那些出国旅游的攻略,最后选择了马尔代夫的7日5晚的自由行,两人一共旅游费用3万多人民币,几乎花光了二人半年多的积蓄,但最终还是去了,那时和李美晨正是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时候,当夕阳映红了辽阔的海天,两人手拉手漫步在洁白而有些扎脚的珊瑚沙的沙滩上时,王捷觉得是如此的心满意足、意兴阑珊!似乎觉得美好的生活已经开始,而且会永远地这样美好下去。
  现在王捷就想象着自己躺在温暖的马尔代夫的沙滩上,别说,还真是起了一点效用!王捷不再感到一阵阵寒意袭人了,于是拉着婷婷又加快了一点脚步,只是看天色不知何时变得阴沉起来。
  王捷边走边朝四下里望去,觉得这冥界的景观和人间的区别也不大,唯一的区别就是不见天日了,看四下里也是一片漫无边际的茫茫原野,就像很多年前回河北老家一样,开车快到老家的时候,车窗外就是一望无际的河北平原,这冥界的情景似乎就像极了暮色低垂下的原野一般,在十分的静谧中又似乎隐隐有种怪异的声响不知从哪里悠悠地传入耳朵里,让人觉得心里是一种无望的孤独和不安。
  婷婷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安,一只手拽了拽着王捷的袖子让他放慢些脚步,王捷冲着黑白无常的背影努努嘴,意思是说,你看他们走的多快,慢了跟不上呀!可还是略微放慢了自己的脚步。
  这时前面远远地出现了一处坡地,算不得山,因为确实不是很高,大约最高处也不过六层楼的高度感觉,但那坡地往两边似乎无限地伸展蔓延开来,根本就无法绕过这无边无极的坡地而只能硬着头皮翻过去。
  坡地上树影婆娑,王捷又想起了北市北边200公里外的塞北草原,世界真是奇妙,这边还是灯红酒绿的都市繁华,但只要驱车一路向北,不出200公里,这在卫星地图上也只是很短的一截,就是大片大片的人烟罕有的草原了,这就是北市百姓在夏日里常去的度假所在,开着越野车在草原公路上奔驰,或花几百块钱租匹马然后翻身骑上在草原上撒欢儿,当然最惬意的是在大大小小的农家院里,点上篝火,然后让当地人给烤羊肉吃,王捷和李美晨以前也是几乎年年都去塞北草原,后来有了玲玲后也带她去过几回,玲玲每次去都开心的不行,在草原上追追着飞舞的蝴蝶或采那些各色各样不知名的野花,然后编成一个小小的花环戴在头上,玲玲感觉自己就像这个草原的公主。
  王捷又把思绪拉回到眼前,又暗自奇怪,觉得人要是死了,怎么可能还有记忆呢?不就是一个自我意识被释放出来了吗?记忆不是在大脑皮层里存储着呢吗?人都完了,那么记忆也就应该没了,可自己却为啥对以前的事记忆犹新呢?
  这时前面的黑白无常都站住了脚步,婷婷也拉了一把王捷,二人停下来站在黑白无常的后面。黑白无常同时转过身来面向王捷婷婷二人,黑无常范无赦正色道:“你们也看到了前面有一道山岭,或说坡地也行,这就是有名的恶狗岭了,过野狗岭时要注意速度要快些,而且只能是自己顾自己,即便队友掉队,也不能停下来相帮,不然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那样就得不偿失了,你们听懂了吧?”。
  “啊?这样恐怖啊!”婷婷小声儿地说道。
  “两位官人,咱们可以绕路走吗?”王捷本来就不喜欢狗,一听恶狗岭三个字,头皮都发麻!
  “你们自己看啊!那恶狗岭又不是望向台,这道岭说是岭,在冥界中那是两侧无限延伸永远到不了另一端的高地,神仙都绕不过去,你们区区两个新来乍到的小鬼就更别想了!”白无常小白还是冷冷的一幅腔调说道。
  王捷听了暗自直想抽自己几个耳光,心想,本来活的好好的,不过是受了些挫折,事业不顺,我可以跳槽啊!股票跌了,我再守到它涨呀!老婆跟人跑了,哼哼!天下女人多的是,我王捷又不是没见过别李美晨漂亮百倍、妖娆百倍、妩媚百倍的女人!而且,说一千道一万,我王捷才四十都不到呀!失败了还可以重来!哎!王捷越想越是恨自己一时糊涂,但望乡台都过了,想诈尸还阳,就是大罗金仙也无计可施了!但愿自己下辈子能记住此生的教训,糊涂事不要再犯就好。
  婷婷虽然是喜欢狗,自己以前独自租公寓住的时候还养过一条大金毛,天天和她的“毛孩子”相依相伴,每每孤独的时候、受委屈的时候就和大金毛偎在沙发上,抚摸着大金毛的脑袋说说话,就跟自己的亲人一样,后来养了没有一年,大金毛也送人了,婷婷难过的一个月都觉得头上是顶这一片压抑的乌云,心情郁闷到了极点。但话说回来,大金毛那是宠物狗,但再喜欢狗的人也不会对恶狗、疯狗青眼有加,除非是自己也疯了!
  “不过,咱们也不用怕吧!我们都是死鬼了,还能拿我们怎么样?只要自己内心强大一些,啥都不算事,对不?”王捷还在安慰着婷婷,不过他自己都听得出来自己的话音都是哆嗦的,婷婷还是相信地点了点头。
  “好了!别啰嗦了!你们两个也不知怎地凑到一起的,都做鬼了还能感觉挺浪漫似的,真是服了你们了!”白无常小白有些莫名的气哼哼地吆喝大家赶路。
  王捷二人也不敢怠慢,赶紧跟上黑白无常的步伐,不出片刻变来到恶狗岭前,仰头往上看去,确实觉得不甚高,即便如婷婷这样自称有恐高症的在岭上也不见得会害怕,但往岭的两边望去,确实绵绵无际的,除了会飞,不然是根本无法绕过去的。
  王捷和婷婷跟着黑白无常向岭上走去,从背影看去,黑白无常走的很是轻松自在,就好比一个打工仔下班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似的,王捷和婷婷虽不觉得脚下很累,但心里却很是忐忑,因为不知道啥时那传说中的地狱的恶狗会扑过来啃噬他们。
  恶狗岭上光秃秃的,没有一根草,只有远远近近稀稀落落地不知何名的树木,也都是光秃秃的枯枝残杈,而脚下是黑色的如墨染过的土地,看着这番景象,王捷不由得又想起了以前去过的额济纳的胡杨林场。
  那时是和车友一起组织的长途的自驾,一行二十几辆越野车,带着长枪短炮各种摄影器材,来到大漠的深处的这片胡杨林,王捷被眼前的这番不同寻常的美景给惊呆了,那金灿灿的的满树的叶子,那虽然已经化为枯木但依然昂扬的枯枝残杈,这是一种从遥远的古代绵延至今的倔强的生命力,王捷甚至突然有种自己以前来过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多人都会有,就是到了从没去过的地方,突然莫名其妙油然而生出的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以前什么时候自己来过一样。王捷网上也查过,这种现象叫做“既视感”也有叫“幻觉记忆”,指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场景似乎在某时某地经历过的似曾相识之感,也有说这是“海马效应”的,总之不承认它是灵异现象就是。
  王捷现在觉得人类的所谓的科学知识还真是太有限了,甚至有的所谓的科学简直就是扯淡!一味地要求人去相信科学,而这种科学本身也是有局限性的,或说科学本身对某个现象还没弄明白呢,那不一样也是一种迷信吗?就好比,人不相信地球是圆的而是方的,那是迷信,但要让人一定不要相信鬼魂、转世轮回,当科学本身没有能力来验证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魂和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而勉强人类蒙骗自己而一概否认这些现象,这同样是迷信。
  王捷惊叹于自己这个时候还能够进行内心的哲学思辨,但扑鼻一阵阵腥臭的阴风扫过,又把他的神识拉回到冥界之中。
  “王捷!”身边的婷婷突然叫了一声“你看!前面的黑白无常咋不见啦?!”婷婷声音有几分惊恐。
  王捷愣怔了一下,往前看时,果然本来前面不紧不慢走着的黑白无常早已没了踪影,只剩下他和婷婷两个留在了这四野茫茫、暮色低垂的恶狗岭上!
  “欧卖糕的!”王捷心中一惊不由自主也叫了一声说道:“这可不好玩啊!”,又扭头对婷婷说道:“管不了那么多了,咱们加快速度赶紧过去吧!这里越待越觉得心里发毛!”“嗯嗯!”婷婷努力地点了点头,跟在王捷身后向坡上走去。
  二人走了片刻时分,也没有看到有任何异样,甚至连狗吠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只是觉得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天空的颜色也由灰黑色不知何时变成了血红色,这种红比阳间的夕阳落霞的红色还要浓艳,浓艳得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越是这种反常的宁静越是让人觉得莫名的惊悚。
  真的听到狗叫声了!但不是那种恶狗的狂叫,而是低低的一声狗叫,“哎!这里有一只小狗啊!好可爱呀!”婷婷用手捅了捅王捷的胳膊,兴奋地朝前面跑去,果然在不远处蹲着一只看样子也就两个月大的一只毛茸茸的小黄狗,吐着粉色的小舌头,模样很是招人喜欢。
  王捷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对婷婷嚷道:“不要动它!”,刚想冲过去拦住婷婷,但已经晚了,婷婷早就把那只小狗抱了起来!
  就在婷婷把小狗刚刚抱起,顿时脚下的黑色的大地由远及近发出阵阵轰隆隆的如滚滚的闷雷一般的响声,平地里卷起一阵狂风,裹挟在狂风带起的漫天的黑色的尘埃,王捷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又听到婷婷啊呀地叫了一声,王捷勉强睁开眼看过去,见婷婷怀中的小狗不见了,婷婷手里只有一块烂木头,但随着大地的震动越来越剧烈,身后不远处不知何时竟出现了黑压压一片狗群,王捷和婷婷回头看去,那些狗身形巨大,趴在地上的肩高也足足有两人多高,要是直立起来估计要过丈了,而且一只只都是蹬着红色的铜铃般的眼睛,更让人觉得惊悚的是,那甚至不能称其为狗,因为那黑压压的一片不过都是看起来更像是狗的骷髅骨架!
  即便是骷髅骨架也大多是不完整的,有的身上还耷拉着一两块腐肉或是残破的毛皮,仿佛都是从土里刨出来的狗尸一样,但那红色的眼睛和闪着寒光的巨大的犬牙是触目惊心的,王捷甚至还可以看到那些狗的嘴角还流淌着红色的粘液。
  婷婷已经被吓的呆坐在地上动弹不得了,王捷好赖还能自主地支配自己的身体,跑过去扶起婷婷,对着婷婷喊道:“我们赶紧跑路吧!”,然后拉着婷婷就往前面没命地跌跌撞撞的跑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