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够了,入赘三年,你们江家何曾把我当过人?”
  “我受尽屈辱,哪怕每天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侍候你们全家,非但得不到认同,在你们眼里我都不如一条狗,整个云海谁不知道我的处境,老子受够了!”
  林阳发飙狂吼,满脸愤怒,眼里尽是不甘心!
  岳父一家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家伙是不是抽风了,平常被全家欺负屁都不敢放一个,今天这是怎么了,岳母冯兰才骂了他几句而已,就彻底爆发了。
  作为林阳的妻子,江婉菱容颜极美,身材绝佳,完美无瑕的脸庞上笼罩着一层冰霜,蹙眉呵斥道:“你发什么疯,自己还觉得委屈了?”
  “若不是奶奶非让我嫁给你,就凭你这个没有任何能耐的废材,还能娶到我,做梦去吧,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小姨子江晓萱青春年少,亭亭玉立,看着废材姐夫,极度不屑的说道:“呦呵,白吃饱还发脾气了,有能耐你离开我们江家啊,估计就得饿死街头,恐怕到时候,就连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
  “那就走着瞧吧,不用你们现在看不起我,有朝一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
  林阳昂着头,挺直了腰杆,十年历练终于在今天到期,家族禁令解除,他再也不用忍辱负重的活着,到了翻身的时候。
  不料,冯兰如同母老虎般冲过来,狠狠抽了林阳一记耳光,发出啪的脆响,恶狠狠的骂道:“混账东西,你狂什么狂,在老娘这里白吃白喝三年,你还有理了?”
  “没错,你就是猪狗不如,老娘看到你心烦,有种你马上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有多远滚多远。”
  帅气脸庞出现红红的手印,火辣辣的疼!
  林阳怒不可遏,眼里涌现出凶光,双拳紧握,关节处泛白,他恨不得一拳抡出去,直接让恶女人满脸开花,再狠踹几脚。
  可是不管怎么说,冯兰终究是他的岳母,理智让林阳忍住了,不看僧面看佛面,毕竟对方是婉菱的母亲,自己不能那么做,否则真是畜生了!
  “打得好,从今以后咱们恩怨一笔勾销,我不欠你们江家的。”狠狠瞪了岳母一眼,林阳转身摔门离去。
  江家人面面相觑,这个被他们嫌弃的家伙竟然真的走了,也不是平日里逆来顺受的作风啊!
  江婉菱那张美丽脸庞涌现愕然之色,眸中目光复杂,婚姻的不美满让她一直耿耿于怀,心里不痛快,莫非这就结束了,不正是自己梦寐额以求的吗?
  离开没有任何本事的窝囊废男人,以后有机会嫁入豪门,可是,怎么没有想象中的喜悦?
  刚才一直看报纸的岳父江浩瀚抬起头,很是纳闷的说了句,“这小子有点不对劲,难道就这么走了,真的不回来了?”
  冯兰黑着脸叫道:“那再好不过了,老娘一直看他不顺眼,婉菱你赶紧跟这混蛋把婚离了,重新找个有钱有势的人家。”
  “就算是大街上随便拽个男人,都比姓林的强百倍,看你那些女同学,长相身材都不如你,嫁的都比你好。”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烦死了。”江婉菱很是不满母亲的唠叨,快步回到自己房间,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死丫头,你这是什么态度,老娘为了谁啊,竟然嫌我唠叨了,我还不是为了你,假如你嫁入豪门,咱们家早就发达了,还能住这个破房子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