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铁骑掠阵过,秋涛触山回。
  
  腊月下旬,宋军忽然变缓为急,变少为众,其进军之神速、部队之规模,使得太原盆地中的金国守军无不震动,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做出系统性的反应就被宋军轻易分割包围在各个城寨之中,而赵宋官家本人的龙纛更是只用了八个昼夜便直抵太原盆地的心脏太原城下。
  
  一时间大军兵临城下,城中金军不免惶恐。
  
  而当此之时,守将完颜折合以勇将督数百骑突出,掠阵而归,大大稳定了城中军心。
  
  这场突袭战的胜利毋庸置疑……金军不过七百余骑,抓住宋军大股骑兵北上后步兵大阵立足未稳的空隙进行突袭,杀伤何止四五百众,自身上不过损失了七十余骑而已。
  
  更有甚者,其大部撤退之前居然一度逼进到了赵宋官家龙纛前两三百步的距离。
  
  这不算大胜,什么算大胜?
  
  不过,宋军内部对这场战斗倒没有多么沮丧看法……一来,乃是说这种大场面下,如此规模的战斗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这些损失跟隆冬时节强行军造成的减员比都不成比例;二来嘛,却是因为女真铁骑造成的死伤中,大部分都是初来乍到的日本武士,很难有哪个体系的军士会对这些武士有什么认同感,连御前班直们也最多喊一句‘不惜命的好汉子’,然后就不了了之了。
  
  最后,这不是还有七八十骑的斩获吗?在相当一部分中层军官眼里,这是不亏本的。
  
  不过,这些是属于中下层的考量,对于宋军最高层来说,这一战则透露出了另外一些信息。
  
  首先,在宋军如此规模如何速度的强袭下,完颜折合的态度借这次下马威表露无疑,这一点跟汾水西岸的完颜撒离喝截然不同。
  
  其次,那就是太原城,尤其是太原城外的三座关城,确实棘手……当时,日本武士的突袭虽然失利,却无疑给了零散的宋军骑兵以集结时间,那七十余骑的斩获也是随后这些宋军骑兵达成的。
  
  但是,等到这些女真骑兵意识到问题,第一时间奋力逃脱,沿着羊马墙预留的通道抵达关城与城墙的夹角处后,这场捕猎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宋军甚至都无法借助神臂弓杀敌……因为女真骑兵是直接从关城与城门之间的夹道中转入的,那根本就是射击死角,倒是关城上的劲弩反过来威胁到了追兵。
  
  最后,宋军只能眼睁睁看着金军转回城内,却无可奈何。
  
  “最要命的便是关城,遮蔽了城门,化弱为强。”
  
  “而且关城也太大了,足足遮蔽了半个城墙,只是大约猜度,关城边角上的巨弩应该能跟墙角上的巨弩交织到一起,无论从哪里进攻,都躲不掉……”
  
  当日傍晚,匆匆立起的宋军大营内,早已经去了甲胄的赵官家正在手持一张夸张的日本长弓,饶有兴致的在中军大帐一旁的空地上把弄。与此同时,一些昔日出身武学和班直的军中军官此时被召集起来,正在一旁略显紧张和严肃的争论着什么,韩李两位不在,乃是王彦在旁总揽主持,诸多近臣旁听参与。
  
  且说,这些人,包括赵官家本人,之前一个下午也不是都无所事事的,在局势控制住以后,基本的侦查是少不了的,赵官家本人虽然拒绝了韩世忠以背嵬军护卫的提议,却也依然在安抚了那些日本武士后,带着他的龙纛,远远绕城一周,一直到刚刚才折返,以作姿态。
  
  官家如此,城下各部军官自然免不了稍微用心。只不过,谁也没想到,赵官家并没有第一时间召唤帅臣、统制们讨论军情,反而是忽然召集了一批曾经在御前出身的各部军官,来询问城防问题。
  
  “交叉火力。”
  
  赵玖在心里默念了一声,却只是一声不吭,去玩手中长弓,真正到手他才意识到,日本长弓居然不是对称的,这无疑激起了他的兴趣……无论如何,这位官家也算是玩弓的行家了,只是不擅长实战罢了。
  
  “羊马墙设置的也全,基本上绕城一周。”又有人开口言道。“不过远远看着,应该是城中守军新培建的。”
  
  “不光是羊马墙,羊马墙外,隔着一条护城河,还有外壕、鹿砦。”又一人提到。“而其中通道也比较复杂,我今日亲眼看到,金军是在关城上旗帜引导下才摸了进去。”
  
  “还有砲车。”再一人开口。“之前安化郡王(王禀追封)曾在此城首开以砲制砲……完颜折合接手城防四十余日,没有不仿效的理由,故此,我猜想,此时城池内东、南、北三角,应该已经有砲车阵地了,只是没必要今日便打出来示威罢了,可一旦咱们就近设立砲车阵地,就是中了他的计策……”
  
  “若如此,官家虽一贯亲冒箭矢,此次却绝不可轻易临于阵前。”
  
  就在讨论渐渐有了点气势的时候,作为近臣中主管武事的仁保忠,却忽然转身朝着赵官家恭敬行礼,严肃以对,倒是让一旁所有人都措手不及,也打断了讨论的节奏。
  
  当然,措手不及后,王彦以下,众人虽然无语,却也免不了捏着鼻子连忙附和……只不过所有人也都知道,这太原城跟南阳城、东京城都不一样,城池虽然险要,但城墙本身规模有限,而且是核心主体城墙是夯土城墙,这就是使得砲车根本无法上墙,而且女真人应该也缺乏小型砲车技术,所以赵官家只要没蠢到跑墙跟上,就绝不会有这种事的……仁保忠真就找法子表忠心。
  
  话题被捅到了跟前,赵玖终于微笑开口,却依然在把弄那柄弓:“朕知道了,朕就在大营中观尔等破城便是,决不冒险。”
  
  众人赶紧称是,兼做如释重负之态,可回过神来,继续讨论,却不免要因为赵官家那句破城提前进入正题,这时候,话再说起来就很干巴了。
  
  因为想要破城,确实很难。
  
  “所以,想要破城,须以砲车层层叠入,先砸破关城,再抹去鹿砦、填平壕沟,可能还要填平护城河,最后才能砲车互砸,以量取胜。”一番讨论之后,王彦尝试总结。
  
  “如此说来,太原城就没有弱点吗?”就在这时,赵玖忽然又把弄着长弓插嘴。“你们看,这城三面都有关城,不是少了一面吗?而且若是按照你们的说法,城中内城是挨着西面和北面的,砲车也不可能摆到西北角……为什么不能从西面攻城?”
  
  众人各自一滞,继而面面相觑。
  
  随后,到底是王彦躲不开,只能主动拱手解释:“好让官家知道,太原城西面确实没有关城,西北角也不可能设置砲车,非止如此,太原城西面墙下也只有一个羊马墙,并无太多延展,就连墙上的堡楼,也比其余三面少太多……但西面城外不过百余步便是汾水河道,现在天寒地冻,汾水通行妥当,可最多十来日,可能便有化冻之虞,届时太原城西,反而是太原城最稳妥的一个地方……官家,不是不能从西面行险试一试,但咱们没有现成的攻城器械,怕来不及。”
  
  赵玖含笑摇头,却不知道是故作高深,还是因为是终于将手中长弓给摸到门路拽开了而高兴。
  
  “官家的意思莫非是要截断汾水?”仁保忠思索了一下,正色相询。“趁着天冷,先在外围挖出一条河道,待冰一化开,便截断原来的河道,便可化河道为坦途,从西面设立阵地,起砲攻城?”
  
  王彦等人若有所思,而片刻之后,居然有不少人状若意动,而且很快便起了附和之声……很显然,这法子虽然听起来笨,听起来有些浪费人力,但在太原城这个几乎没有死角的军事堡垒前,却似乎真有一定可操作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