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腊月十五,天寒地冻,金军那夸张营盘正中央的李固镇内气氛几乎凝固。
  
  没办法,上头的贵人们一个个的铁青着脸,下面不免层层受制,何况下面也没什么理由高兴……黄河河道是腊月初十那天封冻的,然后便是一日比一日激烈的消耗战,结果一直到昨日,也就是腊月十四,很多甲士一股脑的砸上去,也没有突破宋军防线,只是徒劳送了无数儿郎性命而已……这种情况下,莫说中层的猛安谋克们,便是汉儿补充兵的军官们也没好脸色。
  
  至于更下层的基层士卒包括签军民夫就更不要说了,他们本就是伤亡的直接承受者,难道还能高兴不成?
  
  没错,昨日傍晚,金军酝酿了三四日的第一次总攻就那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
  
  不是没打,只是想象中那种五个万户自西向东,三个万户自东向西,两个万户在南,两个万户在北,还有一个高景山中心开花,所有人一起发力死战,宋军支撑不住,全线崩溃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罢了。
  
  随着王伯龙战死,一个万户突兀消失,下午这一战,北面杓合孤掌难鸣,根本没敢朝宋军最坚固的北侧防线发动什么像样的攻势,东面完颜奔睹、讹鲁补,外加错位救援的阿里,还有城内逃出的高庆裔、蒲速越诸将,强打精神,遵循着军人的职责试探性的攻击数次后,也都似猫递爪一般速速缩了回去。
  
  真的没办法,王伯龙及其部万户的消失,在东面和北面是没法遮掩的,东面几个万户,从上到下,军心士气沮丧到了极致,全都没有决死一战的那股气了。
  
  倒是西面,在战场如此庞大,且消息滞后的情况下,算是于拔离速的军令中稍微鼓起余勇,奋力冲了两次,但如此攻势,在东面和北面无法有效牵扯的情况下,却是被士气如虹且支援不断的宋军给咬牙挡住了。
  
  最终,随着宋军二线部队全线支援,同时开始大量展示王伯龙部的缴获,生怕引发前线士气崩溃的金军高层也不得不鸣金收兵。
  
  实际上,那个时候,甚至有人担心宋军会把割取的金军首级当成砲石给砸出来……不撤兵还能如何?
  
  “怎么讲?”
  
  镇中一处还算宽绰的宅院内,高庆裔正一个人坐在廊下,偎着火炉喝鱼汤,身旁还有一份宋人最新的邸报,此时听到有人进来,头都不抬便直接发问。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渤海籍万户杓合。
  
  其人闻声并不直接作答,而是先着侍从帮着解了头盔、去了甲胄,然后又兀自取了碗筷汤勺,坐到了高庆裔对面,给自己盛了一碗热汤,啜了几口下去,这才闷闷叹一口气:
  
  “能怎么讲,乱成一团,不值得讲!”
  
  “还是要讲的,细细讲讲便是。”高庆裔面色平静。“昨日那事都经历了,难道还能再被吓到不成?”
  
  “就是吵嚷……”杓合端起碗来,又连啜了几口,这才长呼了一口气,继而大约讲了一下。“七八个不在东线的万户,一直到今日还都是懵的,就是不信一整个万户那么快就没了,而且还是王伯龙的万户。等讹鲁补着人把王伯龙都冻硬了的尸身给丢到了院子里,上下才敢信了,然后又开始推诿起来,只说是东线的几个见死不救。后来蒲速越上去,当面说了他的城墙上那些见闻,这事才算过去,然后又都诿过,只说王伯龙是个如何如何误国之辈,又接着说讹鲁补和阿里救援不得力,完颜奔睹那厮居然还将事情怪到城中高都统头上,引得我与他争吵了半日。”
  
  高庆裔面色不变,似乎并不在意此事:“只是如此?魏王与元帅如何言语的?没有商讨今后策略吗?”
  
  “这正是我要说的。”杓合闷声闷气道。“闹了许久,四太子只是不吭声,说不定是被王伯龙气的发了旧伤,反正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拔离速干脆是中午才来,只说是去巡视营房、然后给军中发放些赏赐去了……”
  
  “这是对的。”
  
  “自然是对的……拔离速来了,场面才大约稳住。”杓合端起汤碗稍微喝了两口,继续言道。“场面稳住后,这厮摆出元帅模样,才大约说了几句像样子的话……第一个是指了王伯龙自大误国,丧师辱身,与他人无关;第二个是提拔了蒲速越为临时领军万户,乃是将城中带出来的这二三十个谋克跟王伯龙剩下的那点子步卒溃兵给凑到了一起,又加了点签军,硬凑了一个万户……”
  
  “不然还能怎样?”高庆裔终于有了些表情,却是苦笑以对。“一个万户就那么稀里糊涂没了……便是硬凑,也得把这个万户建制给留下,否则军心士气还要不要?”
  
  “比没有强吧,至于军心士气,这东西从昨日到现在,根本就没了。”杓合放下碗来,望着院子里喂马的侍从,一时也有些沮丧之态。“其实我如何不晓得,这么多万户,个个不是宿将就是贵种,之所以这般吵嚷混乱,其实还不是心中起了畏惧之心,以此来遮掩?便是我与奔睹争吵的那般利害,其实内里也是如此……吵到最后,已经有人喊着要撤军了,撤到什么燕京,还有人说,不妨留几万人在这里对峙,其余兵马直接趁着黄河冰冻南下,去东京城下,弄什么围……围魏救赵。”
  
  “不至于。”高庆裔停了半晌,方才轻声回应。“不至于的,十几万大军还在呢,不过丢了几千人……何至于此?”
  
  “高通事这话,说的未免过于轻巧了些。”杓合摇头不止。“昨日那一战,根本不是一败丢了几千人那么简单……真要是说兵力,现在细细究来,只说王伯龙那事,寨中丢了四十个谋克,河东又被宋军骑兵击溃践踏,损失了一两千,加一起不过是五六千折损与一员万户主将,而宋军呢,诱敌的也损伤不少,听说西边为了遮掩也有一支兵马出来决死,也损伤不少,也不是全然无损……可是再怎么说,都是一个万户直接就没了!这不是拿兵力计算的事情!”
  
  高庆裔沉默不语,他怎么可能不懂呢?
  
  王伯龙昨日一败,根本不是几千人没了的问题,而是一个万户,一个精锐的、满员的万户,呼啦一下就没了,就成建制消失了的问题。
  
  真的是整个没了。
  
  主将死了,尸身摆在那里;将旗被折断践踏;五十多个谋克里,有足足四十个在宋军营盘里被整个包围,不管是死了还是降了,反正是整个丢掉了四十个谋克,然后又在埋伏圈外被宋军骑兵追击、践踏,遭了一两千的伤亡……难道非要指着剩下的一群补充步兵和残存的几百骑说他们还在?
  
  便是蒲速越成了万户,大家心知肚明,其实也更像是继承了城内高景山的那个万户,属于渤海人内部的军权更迭,本质上跟王伯龙无关。
  
  所以,王伯龙的那个万户是真的直接整个没了。
  
  那么这种万户金军有多少呢?
  
  二十个?
  
  其实没有那么多了。
  
  表面上是二十个,但实际上,如王伯龙这种属于嫡系,属于开国的便有的根基万户,属于装备精良、士卒精悍、传承不断的那种万户,根本已经没有二十个了。鄢陵开始,尧山最盛,七零八落的,金军的损失也有三四个万户了,何况还有活女在陕北的破事。
  
  实际上,从鄢陵和尧山也能看出来这种成建制军事力量的重要性……鄢陵一战,不过丢了十来个猛安,而且还不是成建制没的,结果就造成了金军攻势的全线崩塌,完颜挞懒也硬生生从昔日的名帅变成了一个不敢言兵的废物。尧山就更不要说了,一战下去,不过两三万损失,天下人就都知道,女真人再不可能继续于大局上进取了,中原也好、关西也罢,都不是他们能染指的了。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战直接牵动天下大局,使大势逆转。
  
  兀术兄弟几人为什么要在燕京搞什么新军呢?
  
  除了制衡,本质上就是这种老底子在凋零,不得不寻求维持一个让人安心的军事力量。
  
  而说到安心,王伯龙这一败,也不光是损失了成建制力量的问题,他着实是用自己的资历和自己部的根基性给所有金军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连他王伯龙的万户都能在这种战场上在这么短时间轻易抹除,是不是说,所有的万户都丧失了独立行动的安全性?
  
  这么想可能有些夸张了。
  
  但现在,不说深远影响,只说金军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在维系住士气后,接下来又该怎么做?
  
  很显然,这一个万户的丢失,以及随即导致的第一次总攻失败,已经切实动摇了金军高层会歼岳飞部、救援元城的信心。
  
  甚至,以及影响到了他们对长远战略的判断。
  
  “杓合。”
  
  枯坐在廊下许久,眼看着对方喝了两碗汤、吃了半条鱼,高庆裔终于开口。“请你务必帮我个忙。”
  
  “什么?”杓合诧异抬头。
  
  “我想见魏王一面。”高庆裔认真言道。
  
  杓合当即皱起眉头:“你是都元帅的心腹,所谓罪臣余孽,你这个身份去见魏王,他如何信你?而你若是想说什么,不如去见拔离速,依着我看,他这个元帅似乎还是有些担当的。”
  
  “拔离速有担当是有担当,但大略上真正能做主的人,还是魏王,所以还是要见魏王。”高庆裔平静解释道。“至于罪臣余孽什么的……他若不信,我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为谁尽心尽力?”杓合皱眉追问了一句。
  
  高庆裔避口不言。
  
  “也罢!”杓合板着脸站起身来。“喝你两碗鱼汤,总该知恩图报,我去替你言语一声,只说高都统有言语交代你转达,至于魏王愿不愿意见你,那就不关我事了。”
  
  高庆裔只是不语。
  
  不过,随着日头往西面下沉个不停,炉火渐熄,汤锅变凉,枯坐在走廊下的高庆裔到底是等到了魏王完颜兀术派来的亲卫。然后,在被搜查了一番后,这位高通事也在日落前被带到了镇中兀术所居的宅院内。
  
  具体来说是后宅卧房里。
  
  兀术躺在炕上,面敷热巾,而杓合立在一侧。但是,随着高庆裔朝着炕上之人恭敬行礼,然后叉手而立,杓合干脆一声不吭折身离去了。
  
  一时间,卧房内只有兀术一人仰头躺在炕上,高庆裔一人叉手立在门内,然后两三个侍卫立在房内边角以作监视罢了。
  
  “你便是高庆裔?”兀术听到动静,一点未动,甚至连遮住了眼睛的热巾都未拿开。“粘罕的那个心腹通事……据说粘罕当日在看了希尹的政改文书后,曾准备让你做希尹的副手,担任副相?”
  
  “罪人便是高庆裔。”高庆裔微微俯首。“也确乎有此事。”
  
  “你何德何能,能做副相?”兀术语气阴冷。
  
  “可能只是因为与都元帅亲近,所以有此一戏言吧?”高庆裔叉手诚恳答道。
  
  “那你与粘……你与都元帅,到底亲近到什么程度?”兀术依然躺在那里不动。
  
  “都元帅身死尚书台,设也马(粘罕长子)在府中闻到官兵围住府邸,一边哭泣,一边拉着罪人的手说,恨他们父子不能早听罪人的言语,以至于有今日之祸……”高庆裔平静做答。“大概也就是这种亲近程度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