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烧热气球!”
  
  眼看着宋军急促而不失条理的调度起来,窥破了岳飞心思,而且对王伯龙分外了解的高景山只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而稍微缓过来以后,他立即便发布了一道新命令。
  
  “什么?”
  
  高庆裔也看出了问题所在,同样冷汗迭出,却一时不能理解高景山的命令。
  
  “把剩下那个热气球也升起来,然后烧了,用来示警!”高景山催促道。“这是咱们此时最快最明显的法子。”
  
  “有用吗?”高庆裔当场反问。
  
  “有用没用都要试试。”高景山气急败坏。“提醒不了王伯龙,说不得也能提醒到阿里跟杓合,提醒到魏王和拔离速,赶紧烧!”言至此处,高景山语气稍缓,略作补充。“王伯龙死不足惜,可若是因为他的缘故,今日总攻不成,咱们便真要成瓮中之鳖了!”
  
  高庆裔恍恍惚惚,匆匆而去。
  
  然而,一个热气球,就好像高庆裔之前教训守城的那个猛安一般,找出来,规制好,再升起来,本就要花时间,何况还要临时改成迅速引燃的那种,又哪里是仓促能成的?
  
  而就在高庆裔传达完折腾热气球的军令,再度折返城头的时候,城北的宋军核心营盘内,眼看着伏兵大略布置妥当,田师中却是毫不犹豫,率领两个统制官、八个统领官,约小四千步卒,翻过了一直没有战事出现的东线,直接抢占了对岸的河堤,并向金军发起挑战。
  
  且说,从宋军旗帜越过河堤另一侧开始,在对面河堤上窥探局势的金军哨骑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待到宋军真的越过河道,并在这一边河堤上开始列阵的时候,刚刚从哨骑那里得到消息便亲眼目睹这一景况的金军干脆将这种惊愕转变成了一种哄笑。
  
  没办法,什么样的主将带什么样的人。
  
  王伯龙这个人,虽然是标准的汉人,但看籍贯来讲,大约是后世黑龙江境内(黑龙江哈尔滨双城人)的人,在眼下则算是会宁府、黄龙府周边出身的人,所以从文化角度而言,他比辽地南方那些高丽人、渤海人恐怕还要更近女真人一些。
  
  更何况,王伯龙资历非常,属于辽末群盗,算是跟女真人,还有同时期的那群渤海人一样,属于反抗大辽残暴统治的革命战友……除此之外,王伯龙作为女真政权极早期少见的汉人军头,性情粗鲁之余又没有像渤海人那样抱团搞事,偏偏又为将剽悍,作战果决勇猛,故虽是汉人,却是标准的阿骨打嫡系,极为得用。
  
  这一点,看看他后来的官职和经历便能一眼知之。
  
  阿骨打去世,吴乞买继位,他立即便授节度使,并随即以二太子斡离不亲信将领的身份大显身手,平张觉时功第一,战白河时为左路主将,南下灭宋时为东路军先锋,靖康之变,他也是围城的主力万户之一。
  
  二太子斡离不去世,他又从四太子兀术和监军挞懒征伐京东,降济南后战于青州,一举击破宋军与山东义军数万,逼走刘洪道、赵明诚,事后论功第一。
  
  随即,兀术南下淮河,他又被委任随挞懒还攻大名府,吓走杜充,全取河北。
  
  再往后,他和他的万户就一直在河间一带驻扎,作为燕京南面屏障兼河北地区的主要留后部队。
  
  这么一个人,毫无疑问,就是金军的核心大将之一,而他的这个万户,毫无疑问,就是金国根基部队之一……这跟他是不是汉人,他的部属里又有多少汉人与女真人,没有任何关系。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从淮上开始,王伯龙好巧不巧避开了宋金的几次激烈交战,这使得他在保持了几乎算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争履历之余,始终没有与所谓御营部队真切较量过。
  
  非要认真计较,此次北伐期间,王伯龙部在于宋军御营右军的交手中也明显占优,所谓夏津一胜,然后又逼迫宋军弃三州而走。
  
  如此经历,凭什么让他和他的部属们小心谨慎?
  
  “笑什么?”
  
  看到宋军越过河堤后一面仓促列阵,一面遣使送来挑战言语,当先大笑的王伯龙笑完之后,复又在马上捻须环顾,语气凛然起来。“你们都在笑什么?难道不知道人家出击情有可原,不知道人家这般遣使来挑战正是一个好计策?”
  
  周围一群猛安谋克,有汉人也有女真人,还有奚人、契丹人,俱和王伯龙一般披甲完备,此时闻言一起整肃,仿佛刚才陪笑的不是他们一样。
  
  而马上就要到五旬的王伯龙见状,也是稍显满意,这才挺着肚子在马上以手指向宋军军阵,继而睥睨相询:“你们知道人家为何要主动出击吗?”
  
  周围无人应声。
  
  王伯龙也自顾自指指点点,略作解释了起来:“来的旗号是田,这便是田师中,田师中是张家军的副都统、大帅张俊的女婿,张俊据说是病了没来,所以让他带兵来的,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岳家军的岳飞成了元帅,让张家军在这次成了做小的,而那姓田的本人也要被那岳飞欺辱……”
  
  王伯龙言之凿凿,众将也纷纷颔首,都颇以为然。
  
  “若俺所料不差。”王伯龙继续笑道。“必然是宋军西边深沟高垒准备的足一些,再加上四太子尚未发力,所以一时挡住了,让这些人以为咱们大金国的兵马不过如此,于是那岳飞的部属便拿之前张家军败给俺们的事情挤兑起了田师中……这田师中但凡要点脸,想继续当这个都统,都要出来与俺们闹一番的,否则便没脸在军中厮混下去了……而岳飞呢,但凡是个还顾点大局的,也只能放他出来。”
  
  听到此处,众人面露恍然,一个接一个,都说万户讲的有道理。
  
  “至于说计策嘛。”王伯龙收回手指,继续捻须笑道。“田师中部俺是晓得的,虽然远远不如咱们,但也不是什么窝囊废,若俺想的不差,姓田的这次直接怼到河堤上,又派人来挑战,本意就是想让俺们吃一惊,然后或是起了疑心,或是纯粹想让俺们笑话,反正要引得俺们糊涂起来,他才能趁机立阵,背靠着大堤,把大枪、劲弩立起来……这样,最起码能撑得下去一时,待耗上片刻,再小心整肃撤回去,也能在军阵中夸耀了。”
  
  其余诸将纷纷恍然,随即一将当场询问:“可若是这般,咱们又该如何应对?”
  
  “简单。”王伯龙再度变了脸色,凛然下令。“那就是偏不能如他姓田的所愿,他要拖延时间,俺们便要趁他立足未稳,直接冲垮他!萧长!”
  
  “末将在。”那名主动发问的奚人猛安即刻勒马出声。
  
  “你带十五个谋克上去,从南面顺着大堤冲!”
  
  “喏。”
  
  “赵八!”
  
  “末将在。”一名汉将旋即打马向前。
  
  “你也是十五个谋克,自北面突。”
  
  “是。”
  
  “老贺呢?”
  
  “在这里……”
  
  “你不要突前,你去引后面汉儿军出来,等姓田的撑不住了,就在后面替俺兜住,届时跟着俺一起压进去,看看能不能趁势入他大寨……”
  
  “晓得。”
  
  “其余人,等老赵和老萧夹住了,便跟俺一起趟过去!”王伯龙忽然抬手,又狠狠挥下。“立即动手,不要瞎等……这一战,俺还是全军的先锋,与你们一般在最前面!”
  
  众将轰然应诺。
  
  随即,原本倘佯在宋军大寨东侧河道外的王伯龙部即刻骑步分离,然后骑兵又一分为三,两翼先张,自左右两边一起去夹田师中,最后王伯龙本人更是率剩余铁骑直接拥上。
  
  话说,田师中一出来,刚刚翻过河道,就派了一个人过来挑战,而王伯龙看到人来,说笑了不过几句话,便直接下令,竟然是分毫不等。
  
  然后更是说干就干,直接扔下步卒,骑兵先动,这是何等速度?
  
  莫说城上还在等热气球的高景山一时目瞪口呆,便是土山上的岳飞都怔了一怔……他还在担心诱敌之计万一不成呢?
  
  不过,这些人相隔甚远,认知有所偏差也属寻常,有一个人却是反应极快,那便是离得最近的田师中。
  
  要知道,田师中为了诱敌,带出来的两个统制部都是比较薄弱的那种,本就有些小心翼翼,而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他刚刚翻过河道,来到这边大堤上,便立即察觉到一件事情,那就是王伯龙部的铁骑,居然人人披甲完备!
  
  这意味着两件事。
  
  首先,王伯龙的确是早就按捺不住了,早就想出战了,所以才会一整个上午都不解甲。
  
  其次,既然披甲完备,那王伯龙的部队,尤其是主力骑兵绝对是可以随时出击的。
  
  于是乎,在越过大堤注意到这件事情的那一瞬间,田师中便敏锐的意识到,接下来他要担心的不是诱敌会不会成功,而是这两支用来诱敌的御营右军统制部能否保全。
  
  实际上,王伯龙还真就猜对了,那个使者不是去激怒王伯龙的,而是去拖延时间的。
  
  而此时,既存了这种心思,那待金军一动,田师中自然是毫不犹豫,下令前队变后队,以定好的两个先锋统领官各率四五百人为后卫,掩护剩余部队迅速过河,撤回大寨。
  
  然而,即便是田师中反应极快,但两翼足足三千甲胄俱全的金国铁骑又如何会慢?此时眼见着宋军撤退,这些早就想军功想到不耐的金军却是毫不犹豫,不等阵型整理完毕,不等部队尽数就位,便兀自顺着大堤自两翼奔袭而来。
  
  金军骑兵来不及调整冲锋集群,宋军部队仓促转向,双方以混乱姿态凑在一起,直接便陷入到了混战之中。
  
  不过,这两翼骑兵撞上的,本就是田师中安排好的两个后卫统领部,所以,作为主将的田师中没有半点动摇,只是催促中心部队速速归寨。
  
  但也就是这时,王伯龙的将旗也动了,堂堂万户,眼见宋军将退,居然也不顾阵型未整,匆匆率部来冲。
  
  你还别说,王伯龙这一冲,真就成功了。
  
  宋军主力此时已经转头上了河堤,正在往冰上行,而留作后卫的两个统领部加一起也不到一千人,两翼被夹,后方空洞,然后被王伯龙当面一冲,几乎是瞬间付出了巨大伤亡,然后当即崩溃。
  
  一千后卫部队,完完全全的丢盔弃甲,仓皇败退。
  
  诱敌诈败之策,最起码一小半成了真败。
  
  而这个时候,一名断后的统领官却又敏锐的发现了另一个危险之处——王伯龙部的骑兵,马蹄子居然是裹着破麻布的。
  
  这当然不能使金军骑兵能在黄河冰道上冲锋,但却足够让这些骑兵不必下马,直接继续尾随溃兵追击。
  
  此人作为一名统领,根本不可能知道宋军大的谋划,却是当即惶恐起来。
  
  “王伯龙!”
  
  恍惚了一下,也犹豫了一下,这名已经逃到大堤最高处的宋军统领官,复又转过头来,拿掉面甲,拎着手中的铁锏对着河堤下放声相对。“还记得安州张逵吗?!”
  
  带着面罩的王伯龙循声而望,见到是辽东故人,当即剥开面罩大笑。
  
  可只笑了片刻,这名金国大将便忽然收声,然后回头相顾:“那人是俺辽东故旧!他是想凭自己一个人拖延住俺们……射死他!”
  
  身后诸多铁骑闻言,毫不犹豫,乃是蜂拥到河堤下,扳动手中重弓,朝着河堤上拎锏的宋将密集攒射,只是唿哨之间,那张逵便被诸多重箭射透甲衣,一声不吭跌倒下去。
  
  王伯龙见到这一幕,愈发言语急促:“俺这故旧当年也是个混账玩意,不想今日居然有了几分气概……而他这般想拖延下去,可见宋人是真的崩了,莫要犹豫,随俺追击!”
  
  言迄,其人亲自打马,从河堤下向西而行,虽然速度不快,却胜在毫不迟疑与片刻都不停步。
  
  而其人身后和周边,原本还在顺着河堤扫荡追杀宋军的数千辽东铁骑,见状无人再敢乱战,也无人再敢去争夺战利品,乃是纷纷聚拢起来,簇拥着王伯龙的大旗和王伯龙本人,压着宋军的溃逃部队,向前不急不缓的涌去。
  
  走上大堤时,其部骑兵已然汇集了大半,再缓步下河时几乎已经无人再去零散追击,等到王伯龙的大旗尾随宋军溃兵踏过冰道时,数千骑兵早已经在冰封的河道上整肃汇集,轰然如一。
  
  远远望去,端是气势豪迈,不同凡响。
  
  整个过程,不过一刻钟而已。
  
  土山上,转过椅子方向的岳飞见到这一幕,根本就是面不改色,只是回头与黄纵相对:“王伯龙来的太快了,这是好事,却不能让好事变坏事……让张宪速速出兵,王刚那里也不要等了,立即打旗语,让两边全都即刻出击!”
  
  黄纵会意而去。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元城城北的城门楼上,高景山和高庆裔却陷入到了某种怪异的沉默氛围中。
  
  二人定定看着王伯龙这般气势如狼似虎,却全都一言不发,一直到王伯龙的大旗漫过了东侧河道,涌上了宋军营寨这边的河堤,高庆裔方才回过神来一般出言相询:
  
  “都统,还要不要烧热气球?”
  
  “烧,如何不烧?!”高景山回头做答,语气平静到可怕。“烧了那东西,最起码能告诉天下人,咱们尽力了不是?”
  
  高庆裔本就是眼见着王伯龙的旗帜再度出现在河堤最高处,心下惶恐不安,以至于存了逃避之意,方才发问的,此时得令,却是不顾已经传令完毕,再度匆匆转身下城。
  
  “喊蒲速越上来。”高景山回头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追加了一句命令。“我要看形势让他出击……你烧完气球也速速回来!”
  
  高庆裔头也不回,只是颔首不停,便匆匆走下去了。
  
  而就在高庆裔走下城墙的时候,另一边王伯龙也走上了河堤这一侧的最高点,并终于窥到了宋军那密集而庞大的营寨。
  
  他当然没可能如元城上的高景山那般窥到了宋军之前的调度方向,猜到有什么明显伏兵,但是这不耽误他意识到宋军营盘的严整性远超他的想象。
  
  所以,他明显犹豫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这位金国资历万户便三度大笑起来,然后回头相顾诸将:
  
  “宋军营盘严整,不好践踏,但前面宋军已经是败兵,再前面四五里的那个土山上便是宋军主帅的大纛,那个球也挂在那里……俺们应该是全军第一个踏过外围放线的,可这不值一提,要是俺们能追着溃兵到那土山上,那泼天的大功才算到手了!”
  
  众将已经意识到王伯龙的意思,但此时已经有军官因为宋军营盘起了畏惧之心,却是主动相劝:“万户,要不要等等贺将军?他最多一两刻钟便能过来,这种营盘,能有五千汉儿步卒为援,胜算何止多了一半?”
  
  王伯龙难得思索了一下。
  
  可就是这个时候,忽然间,周围士卒一片喧哗,引得大地上诸将一起循声望去,却见到北面元城上空忽然升起了一个跟宋军一般规制的热气球。
  
  而定定瞅了一会,这位汉人万户当场冷笑:
  
  “高景山这是想着俺去南边救他,不要去踏营吧……整日就是这般花架子,事到临头,不还得向俺求救?”
  
  诸将皆沉默不语。
  
  “老萧想多了,不能让溃军立足稳妥。”笑完之后,王伯龙即刻肃然摇头,却是再度下了决断。“若溃军在营盘中缓过来,据营而守,咱们便真的难趟过去了……机不可失,立即压上去!”
  
  话到最后,明显带了凛然姿态,而促使他这般迅速做出这个决断的,居然是高景山的警告。
  
  诸将也都毫不犹豫,各自引军,追着宋军溃兵奔下河堤,朝着正西面的那座土山进发,逼得田师中的旗帜继续引得溃军向西不停,隐约直奔正中土山而去。
  
  时值中午跟前,王伯龙部正式大举踏入偌大的宋军营盘。
  
  而几乎是同一时刻,宋军营盘最东北侧和西面战线的中心点上,寨门齐齐打开,得到旗语命令的两支宋军部队几乎是同时离开了大寨……东北面是御营前军统制官张宪所领的四千背嵬骑兵,此时却只是牵着裹了麻布的战马,借着营寨和工事的掩护小心翼翼俯身鱼贯而出,生怕引起王伯龙部队的注意;而正西面,虽只有一千套了草鞋的重步,却是大张旗鼓,齐声喊杀,奋力突出,在戴罪立功的前统制官王刚的带领下涌向了早已经混乱不堪的西线河道,然后甫一接阵,便直接陷入到了激烈肉搏之中。
  
  同样是这个时候,西线的金军主帅,也就是拔离速与兀术了,其实并没有想那么多,因为战斗进行到这一刻,看似壮大和激烈,但其实并没有到真正决胜负的时候……金军连绕后部队都还没集结呢,宋军也还没有疲敝,后面营寨中的后备部队也都还没有拼命。
  
  这种情况下,你让两位金军主帅想什么呢?
  
  实际上,在这个关键时刻,所有的金军军官全都被元城上的那个热气球给吸引了。
  
  拔离速与兀术以下,所有幕属和军官们都在讨论这个热气球是什么意思,但说来说去,无外乎就是求援、示警这几条罢了。
  
  一头雾水之下,金军高层们的反应也很直接,乃是下令哨骑四处,打探情况……但反正不能升起气球的,因为按照原计划,今日下午的总攻讯号,正是用热气球来做的。
  
  正胡思乱想着呢,那边元城上空的热气球忽然又冒起了浓烟,然后明显脱离控制,在隆冬时节像一个真正的失了控的孔明灯一样飞了起来。
  
  这下子,金军高层更加无语起来,便是西侧河道里的两军交战士卒都有些一滞。
  
  而旋即,宋军一支千余人的重步敢死之士顺着永济渠杀入河道,开始向南扫荡的消息也立即传递了过来。
  
  这下子,没人在犹疑什么了。
  
  “元帅、四太子,高都统应该是便是要提醒咱们这件事了。”万户突合速望着那个冒黑烟的大球,在马上叹了口气。“宋军也察觉到了西线南段是薄弱之处,所以及时派了部队扫荡河道,减轻压力……”
  
  “没错。”兀术此时只觉得突合速说的全是废话,却也只能颔首,却又再度感慨摇头。“虽说是什么大号的孔明灯,但宋军的热气球明显有防火的路数,咱们的热气球升三个便要烧两个……你看高都统这里,不过是个示警,便直接烧起来了……所以咱们也只能拿来做个总攻讯号。”
  
  “此时当务之急,在于发一支精锐去挡住那支宋军重步,以防成了气候,让宋军真得了喘息之机。”拔离速没有讨论热气球的心思。“突合速,你部擅长步战,出二十个谋克,速速去阻截。”
  
  突合速当即受命,点出几个猛安,定了次序,组了一支兵马,就即刻发了出去。
  
  此事,便算是告一段落,而西线这边,所有金军高层的注意力也都在那颗热气球何时烧光,何时坠落,或者会落到什么地方上了。
  
  当然了,战场如此之大,兀术拔离速等人不晓得这个热气球的意思,有人却结合着情报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
  
  元城正北,宋军大营还要往北,正在一个安全区域集结的阿里与杓合同时注意到了燃烧的热气球,并且,他们这里是最早察觉到了一点王伯龙部队异动的金军部队。
  
  高景山可能是在警告王伯龙不要擅自进攻!这种可能性随着二将匆匆相会,立即得到了认可。于是二人临时改变作战计划,东侧的阿里部即刻汇集骑兵,越过黄河河道,去东面接应王伯龙。
  
  平心而论,就凭这一点来说,高景山的警告已经成功了。
  
  但是,为了防止在河道上遭遇阻击,原本没有渡河计划的阿里部需要给战马临时添加防滑措施。
  
  而所有人,让从宋军到金军,从岳飞到田师中,从高景山到阿里、杓合在内,所有人都无奈的一点是,王伯龙太快了!
  
  大家都在按部就班,唯独王伯龙从头到尾,果决如斯!
  
  田师中出来诱敌,结果一出来王伯龙便即刻发动了突击;高景山试图示警,结果热气球没升起来,王伯龙便直接翻越了东面的黄河河道;热气球刚一升起来了,还没点着,阿里杓合还没意识到了危险的时候,王伯龙部便已经突入了宋军营盘。
  
  于是乎,就在热气球浓烟滚滚,阿里杓合意识到危险,临时决定更改作战计划,去做救援的必要准备时,王伯龙和他的万户依然快人一步,连陷入焦灼与危险都是那么果决。
  
  没办法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