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赵官家的举止或许有画蛇添足之嫌,但考虑到他未必晓得胡寅会亲自至此,而且做出了那般表态,倒也不好说什么。只不过这么一来,又不免显得信不过人家胡尚书和东京几位相公这个文官决策集体的决意了。
  
  最起码相较于岳飞,是不够信任的。
  
  也由不得胡明仲会恼怒一时。
  
  不过,眼下根本不是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好像兀术都知道将那种讽刺言语给好好收起来,转而激励部众一样,宋军这边,胡寅也立即放任了岳飞等人引导帐中军官去查看官家旨意,以作激励之用。
  
  说一千道一万,河道既封,于金军而言,战机便现,战事也必然爆发。
  
  这一战,与上个月刚刚渡河那一战相比,战事激烈程度不会差多少,但战事规模却将数倍,甚至十倍扩大。而且考虑到宋军此时工事完备,金军兵力充足,很可能还会出现拉锯战与消耗战。
  
  没人可以轻忽。
  
  “宋军最大的错处不是岳鹏举犯的,是那个自以为是的赵宋官家!”兀术发怒之后,拔离速就在座中正式接过了军议,且言之凿凿。
  
  “我军此次北伐,大局在握!”待帐中军官查看那些‘旨意’完毕,岳飞端坐帅位,凛然四顾。
  
  “那个官家最大的错处便是将他的三十万御营大军一分为二,而且分兵之后,还要两面一起进取!”拔离速昂然做解。
  
  “之所以如此说,不光是因为我们辛苦十年,渐渐强盛起来,有了三十万御营大军,发的起动五十万民夫,更关键的是,女真人也眼见着一日不如一日。”岳飞稍微放缓语调。“十年间,金国军势简直天壤之别,这才是我军在此应敌的真正倚仗。”
  
  “那赵官家若是拿他的御营右军和水军谨守黄河,再将御营前军直接堵到隆德府(上党盆地),然后合吴玠的御营后军还有耶律余睹的契丹杂胡出雁门,将河东的山野之间铺的满满腾腾,一个缝隙都不漏,那种地形,我是真不敢合大军与之决战的!”拔离速霍然起身。“可他既然分了兵,还逼着岳飞强攻大名府,逼着御营前军非得打下这个元城,那便是将战机白白暴露了出来……”
  
  “这一战,咱们虽然兵力稍弱,却有充备的工事与防线。”岳飞继续平静分析。“高墙之后逞勇易,咱们完全可以仗着工事大举杀伤敌军,而敌军看似势大,其实臃肿,一旦第一次总攻不成,第二次便也不会成,第三次就会彻底气沮,开始进退两难……”
  
  “任他几路来攻,我们只此一路来杀!”拔离速终于拔出佩刀,露出雪亮的白刃。“这是大势!此战,咱们合了十三个万户,魏王亲自督军,一定要吞下岳飞的六万人!”
  
  “官家旨意在此,你们都已经看了,其意不言自明,胡尚书更是坐在这里……这一战没有退路!”岳飞也终于起身,然后严肃下令。“但尔等若能严守军纪,令行禁止,此战便也绝无失败道理!”
  
  就这样,双方主帅鼓动完毕,又分配了作战任务,大约下午时分,部队调度妥当,战斗便迅速且大举爆发。
  
  但是,绝对称不上激烈。
  
  因为首先出击的,并不是金军主力,而是签军。
  
  在全副武装的金国重兵集团催逼下,不下七八万之众的签军,套着防滑的草鞋,很多人身上只是家中带来的破旧冬衣,少数人拥有残破的皮甲和此时显得有些奇怪的蓑衣,拎着简单的长矛、软弓、朴刀,在近十七八里宽的战线上,翻越了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壮观的羊马墙——黄河大堤,然后踩着这个时代最广阔的护城河——也就是冰封的黄河河道,向着经营了都快一个月的庞大宋军阵地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冲锋。
  
  人过一万,无边无沿,人到七八万,那基本上就是一股任何人都不可能轻忽的力量了。唯独宋军这里,本身也有不下十三四万的人手,方才能毫不畏惧,并稳妥应对。
  
  且说,这些签军,根本就是这周边州郡里的青壮百姓,十年内,他们依次躲过了女真人的大举屠杀、贩卖,忍住了随后数年匪夷所思的暴政,却终究没有躲过今天的战事。
  
  略带寒风的隆冬午后,在毫无温感的阳光直射下,这些河北签军像是一股粘稠的黑色浪潮一般,奋力从黄河河道的西边开始向东侧翻滚过去。而对面的宋军毫不迟疑,河堤上的八牛弩、河堤后的砲车、以及土山上的神臂弓,几乎一起发射,将数不清的箭矢、石弹从河堤上、河堤后砸了过去。
  
  密集的远程打击之下,这股黑浪很快变得迟缓、滑腻起来。好不容易等这股黑浪抵达另一侧的河堤,便也迅速失去了继续翻滚的动力,然后宛如受到重力的自然作用一般,重新向后翻滚回来——河堤边缘,宋军主力部队在栅栏后面严阵以待,这些签军根本没有肉搏的勇气,至于那些极少部分冲到跟前的,即便是表达了投降的意思,恳求宋军允许他们通过避难,却也只得到了长枪与短刀作为回应。
  
  在这种孤军悬危的状态下,宋军不可能冒着巨大的军事风险对他们网开一面的。
  
  事实上,就连金军也没指望过这些装备低劣的签军能冲入或者进入宋军阵地,他们本也就是要用这些签军来浪费宋军的箭矢弹丸,然后疲敝、动摇宋军。
  
  故此,眼见着黑浪大举回滚,金军指挥官根本没有半点多余想法,只是让督战队立即向前,逼迫对方再度翻滚回去罢了。
  
  当然,肯定还得翻滚回来。
  
  就这样,大半个下午,近十万签军就好像炒菜热锅里被锅铲不停翻滚的什么菜品一般,反复如此,而他们的力量、敏捷、勇气、思维、生命,以及希望,也全都在这一次次的翻滚中渐渐流失。
  
  可如此复杂而珍贵的东西,色调却意外的简单——鲜血渗入冰层,在冰缝中扩散开来,殷红一片,而冰层上部,因为这些签军的不断往来,则形成了一层薄薄的融化泥水,却又迅速被冰冻住,两种颜色叠加,形成了一种诡异而统一的红黑色彩。
  
  简直就好像油锅里的鱼和肉最后留下了淡黄色油渣一般,
  
  冬天黑的快,大概四五次这种大规模冲击后,太阳就低沉的厉害了,宋军终究不忍,所以开始有意识的减少打击力度,而意识到什么的签军们也开始以一种杂乱而又统一的姿态尽全力停留在河道内……果然,只要不去冲击宋军阵地,宋军便不再对他们发动打击,而金军在察觉到宋军阵地的牢固程度,以及这支宋军的纪律严整后,也很快失去了继续费气力砍人督战的心思。
  
  傍晚时分,金军终究鸣金收兵。
  
  这一战是个序幕,是个开端,作用在于消耗宋军的士气和投射储备,在于试探宋军的纪律性与执行能力……除此之外,本还该有试探虚实、找到宋军战线弱点的战术目的,但因为宋军严整的防备和签军的庞大臃肿,却也没有成功。
  
  但这也没什么,第二天上午开始,金军将会换一批新的签军,并在其中掺杂部分披甲的汉儿军,甚至小部分下马的金国铁骑,以确保完成这个战术目的。
  
  届时,这些签军也不大可能像今天这样能够在河道中稍得喘息了,他们会被威逼到最后一刻。
  
  但是,岳飞也绝不是被动防守,不敢还手的人——当日夜间,寒风之中,稍显疲敝和沉寂的河西金军大营内,火光咋起,惊动全军。
  
  拔离速和兀术大惊失色,二人仓促起身,指挥不断,一面让各部分割营区,坚守不乱,一面派出信得过的本部连夜向东,沿河巡视,务必防范宋军大队趁机突袭。
  
  闹了一夜,凌晨时分,汇集信息,拔离速和兀术方才晓得缘故。
  
  原来,昨日的试探性攻击中,宋军窥到机会,居然派遣了小股精锐伪装成了签军,在战斗后期趁乱藏入到了河道中,然后跟随混乱的签军队列中混入金军大营……因为签军伤亡颇多、士气沮丧的缘故,居然无人发觉。
  
  最后,自然是经典的乘夜放火。
  
  当然了,金军的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而且处置得当,所以火势没有蔓延开来,大营也没有出现大规模混乱,也大概是因为如此,宋军接应部队在与金军接触后不久,掩护很多己方突袭小部队撤退后就也直接撤回。
  
  可即便如此,这一夜的折腾,也依然是一场标准甚至精彩的反突击与袭扰作战——金军一夜不眠不说,甚至有大量见识到了战场残酷的签军趁乱逃散。
  
  而得益于此,第二日的战斗规模陡然小了不止一半。
  
  但是,话又得说回来,昨日遭遇到那般突袭,第二日依然坚持原定战术战略,而且其中披甲的汉儿军也依然如约出现,也反过来说明,金军高层的决意是不可动摇的。
  
  第三日的时候,金军重甲开始小规模参战,战斗烈度进一步上升,宋军依仗着的河堤阵地第一次被突破,两架八牛弩被焚毁,数百民夫被屠杀,然后才被宋军二线部队给堵住了缺口。
  
  而也就是这一日的下午,大名城和故城镇的北面,宋军阵地的东侧,也就是之前宋军主力的旧阵地那边,忽然出现了千余骑金国重甲骑兵,他们在逡巡了宋军阵地的东侧足足两个时辰,也隔着偌大的宋军营盘听了西侧战场两个时辰的喧嚷后,又于傍晚时分忽然撤离。
  
  不用问都知道,这十之八九是王伯龙的部队,而王伯龙的部队忽然扔下北面的夏津城出现在这里,也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两日半的持续试探、施压与耗费投射器械后,金军的第一次总攻即将如约到来。
  
  第四日一早,天刚刚亮起来不久,宋军哨骑尚未从四面折返,毫不犹豫升起的宋军最后一个热气球便验证了这个消息——所谓气球营的营指挥贝言亲自登上了筐子,然后通过绳索、挂钩、配重,将一个又一个带着文字与简要图画的纸张从十几丈的高空中不停的传递下来。
  
  情报再清楚不过了:
  
  金军大营主力在用餐之后沿河大举集结汇合;
  
  烟尘滚滚,金军大营的南段,有相当数量,很可能至少上万的金军骑兵向南边运动而去;
  
  北面馆陶方向,金军主力也重新集结;
  
  元城内,也有大量骑兵开始集结到已经很空荡的翠云楼周边,似乎并不确定出击方向;
  
  最后,阵地东北面,烟尘密集,动静跟阵地西面的金军主力大营当然不能相提并论,但一看就知道是大股部队行军带起的烟尘也忽然出现了。
  
  不用问都知道,这一日,金军不但要总攻,而且要四面来攻,以图将兵力优势发挥到极致。
  
  “都统……”
  
  元城,正北面的城门楼上,高庆裔带着两个侍卫匆匆登上了城墙,然后恳切相劝。“此地危险,你若想眺望战局,不妨去东面城墙……”
  
  黄河封冻后,一开始遭受轰击的东面城墙反而成为了元城最安全的区域。
  
  “不必。”全身披甲,双手撑在一块歪歪扭扭木栅栏上,正盯着城北宋军营盘主体的高景山头也不回,之前此处的砖石垛口早已经被宋军砲车砸没了。“宋军今天没那个精力顾及城里……”
  
  “这倒也是。”高庆裔怔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也跟着走上前来,但只是一看,便忍不住一声叹气,继而跟人高景山一般出起神来。
  
  原来,从此处望去,整个宋军营盘的最核心的部分浑然呈现在目前:
  
  不止是南北两道明显的厚重防线,也不止是东西两个黄河河道、大堤塑造的天然防线,还不止是六座土山上的弓弩阵地与大堤上方、后方的砲车阵地,更不止是挖掘土山时顺势建立的船坞和蓄水池,最直观的一点其实还是营盘的规模以及工事的密集程度。
  
  密集的栅栏、并不高大却足够形成阻碍作用的土垒、纵横整齐的壕沟,这些东西到处都是,营寨与营寨之间,工地与阵地之间,全都截然分明,甚至因为其密集的程度,搞得宋军军营里的大部分道路都有了一种甬道的感觉。
  
  这种程度的工事,只是看一眼,便让人替外围的大军牙酸起来。
  
  “高通事找我有什么事吗?”
  
  又看了一阵子,满脸疲态的高景山方才回过神来,却是紧皱眉头。
  
  “蒲速越已经集结完毕,请问都统下一步指示。”高庆裔也赶紧压抑着某种不安迅速做答。
  
  “不要理他,到时候会给的。”高景山面色不变,只是指了指前方高悬于宋军大营最中间安全区域的那个热气球。“现在告诉他,只会暴露出击方向。”
  
  高庆裔回头看了眼跟上来的两个侍卫,其中一人会意,即刻折返去告知蒲速越,而人一走,高庆裔复又盯着城前诸多事物看了一阵,也是禁不住摇起头来:
  
  “这仗越打越难懂了,两军数十万人相逢,却不是布阵野战,而是数不清的砲车、巨弩,能坐人的大号孔明灯,和这般密集的工事……二十年前,咱们年轻的时候,哪里能想到这般?”
  
  “还是有迹可循的。”高景山闻言摇头不止。“你说的这些,除了热气球是个异数,其余都在二十年前便有了根源了……”
  
  高庆裔一时茫然。
  
  “还是甲胄。”高景山没有卖关子的意思,而是一面盯着城下开始有序调度的宋军,一面平静解释。“我早就有这般想法了……甲胄这个东西,厚密到一定份上,便使得寻常软弓、刀枪的作用不足了……你还记得吗,二十年前的时候,咱们在辽东防备盗匪,最有用的东西其实是长枪和大盾,然后刀盾手腰中还都要准备一个小囊,里面装七八块石子的?”
  
  “是有此事。”高庆裔想起往事,简直恍如隔世。“那是没有弓箭的刀盾手用来防备对方不远不近袭扰的好东西。”
  
  “不错。”高景山站起身来,指着自己身上的重甲平静以对。“现在呢?这般厚密的甲胄出来后,凡是真正能决胜负的精锐都是这般披甲的,对上这种甲胄,那七八个石子若还带着,岂不是个笑话?便是软弓朴刀,也多是民间自备的东西,而不是军中要害了,宋金两家,哪里会将半点心思放在什么软弓细箭上面?”
  
  “现在都是劲弩、重箭、战锤、厚锏、大斧、长矛……”高庆裔点点头。
  
  “是啊,换句话讲,全都变成了重兵……重步、重骑……咱们是铁浮屠,对面是步人甲,一个主战士卒,得扛着几十斤的装备作战。”高景山继续感慨道。“而想要应对这些重装军队,除了以重克重外,更简单的一个方式正是要倚仗城池、营垒、工事,取他不便、取他不能持久作战、取他后勤不利。而城池、工事的作用显出来后,便要起砲,便要锁城,然后想要压制外围砲车,城池工事内最好的法子便也是起砲,以砲制砲……于是砲车越来越常见,越来越多,越来越简便,而城池也好营寨也罢,全都越来越厚,越来越密……就成了眼下这般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