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进入腊月,宋金两部主力部队在大名府相会。
  
  整个大名府战场,宋军河北方面军合计御营前军、右军、水军,累计战兵六万出头,随营民夫七万余;金军合计隆德府行军司五个万户、河东方面努力支援的四个万户,外加大名府本地行军司的四个万户,拢共十三个万户,有战兵步骑十三万众,另有数字不定,往来负责后勤转运的民夫,也就是签军约二三十万众。
  
  双方兵力对比,即便是不用强调金军那前所未有的六七万强大骑兵集群,也绝对是强弱明显的。
  
  除此之外,金军还掌握了几乎周边所有郡县的行政权、控制权,能确保外围的支援与调度,更重要的一点是,那个周四十里,扼河北要冲的大名府首府元城,依然在金军控制下。
  
  如此局面,再加上北面的杓合、阿里,东北面的王伯龙,其实金军一上来便有隐隐合围的姿态。
  
  从金军这个角度来看,宋军已经内外交困,倒也没差。
  
  当然了,就宋军这个布置,合不合围也没有意义——宋军似乎也不准备走,就准备这么内外交困的顶下去,说不定还想虎口拔牙,当面强吃下元城呢。
  
  闲话少见,转回眼前,只说金军连营连垒,场面浩大,自诩撼山移海,但实际上,进入腊月后的前几日,战况却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这倒不是说战事不激烈、场面不大,而是说只金军单方面挨打而已。
  
  面对着偌大的元城,宋军分门别类,三面陆地起砲,一面河上行船,轰击不停,与此同时,军队分划有致,或挖掘地道,或平整土地,或开始正式搭建巨型攻城塔,或集中小型拆卸式弩炮和八牛弩定点清除元城上的比较有威胁的塔楼。
  
  与之相比,元城内的金军也没有气馁,在几乎一望无际的援军抵达后,整个城池里的守军也士气陡增,一些城内自己仓促组建的砲车也开始隔墙还击。
  
  并且在进入腊月后,几乎每一夜都会派出小规模敢死队出城破袭。
  
  但是,城内和城外相比,一则砲车数量规模、位置灵活性全都受限,二则宋军有一道很明显的环城内垒,破袭也常常无功而返,所以总归是落入明显下风的。
  
  而这么一日日过去,元城虽然称不上四面楚歌,但也的确遭受到了巨大的削弱与动摇,七八十个角楼在数日内被集中摧毁了十几个最具威胁性的,部分墙体开始在砲车的轰击下出现裂口,伤亡也开始渐渐成为城内不可忽略的一个问题。
  
  甚至,城外不清楚的是,高景山为了确保继续起砲和修补城防的木材与建筑材料,以身作则,居然连自己的府邸都拆了,整日只在翠云楼盘桓……而且翠云楼之所以留下,也只是因为这里是城池北半部的内里制高点,方便观察、指挥罢了。
  
  而这些天里,黄河西面的金军大队,莫说撼山移海了,根本就连全面出击的机会都无,因为他们第一时间便见识到了万户阿里与杓合提醒的宋军水师之利。
  
  坦诚说,金军对水师仗着河道的阻断能力是有预料和认识的,之前淮上一战,韩世忠的海舟入淮便使得金军大队丧失了过河的可能性;后来张荣率梁山泊水师入黄河,控制黄河河道,更是形成了一种战略优势,基本上绝了金军从下游大举南下的心思;便是这一次,金军汇集而来,本也是做了趁着黄河封冻的空档期,扫荡岳飞部的心态。
  
  然而,即便如此,他们也真没有对水师在这种狭窄地形的强大控制能力有足够的认识。
  
  当然了,很快啊,他们就意识到了,所谓的甲胄、战马,还有密集的军势,在移动着的八牛弩面前,几乎就是一个笑话。
  
  几百步宽的黄河河道,和黄河两侧六七百步的绝对威慑距离,瞬间让金军丧失了某些不切实际的心思,也使得金军徒劳气势惊人,却伸展不开手脚,无法支援元城。结果就是,城内因为宋军的包围与明显的兵力对比,陷入到了明显的劣势,但本该反过来包围宋军且也有明显兵力优势的外围金军却因为宋军水师的存在陷入到了不能组织起攻击的尴尬境地。
  
  甚至,在宋军水师的护佑下,宋军的后勤物资还依然源源不断顺着黄河转运过来。
  
  这种情况,坦诚的讲,并没有超出金军高层的想象,但依然给士气造成了强烈的影响。
  
  “将军队四散开来,散个两百里,一起渡河又怎样?他张荣有几艘能装八牛弩的战船,真能拦得住?”
  
  “分散渡河了又如何?河对岸又不是没有阿里将军与杓合将军……渡河了,这么窄的地,两侧都有八牛弩,难道就能铺展开兵力去攻了吗?”
  
  “哼……恕我直言,杓合跟他部属都是渤海人,所以才攻不下!”
  
  “如此这般,不如劝高都统早降,请女真勇士自己来打便是。”
  
  “便是女真,阿里将军不也作战了吗?他的话也听不得吗?”
  
  “阿里将军当年虽勇,如今却已经老了!”
  
  “故此,这大金国便只有你金牌郎君管用?对面可是有六万宋国披甲御营的!你这般强横,拿你的万户过去试试如何?!我们乐的过河来休整!”
  
  充当金国主力营盘核心点的李固镇中,立着两面旗帜的某个大户人家院落里,随着阿里与杓合又一次渡河拜谒,一场军议也随即在万户这一层级再度展开,但很快军议上便发生了争吵,而且争吵也很快变得激烈、混乱与偏移起来。
  
  面对这种情况,兀术早就有些不耐了,而与此同时,与兀术并排坐在上首的元帅拔离速却偏偏一直面无表情,且一声不吭,不免让魏王殿下有些谨慎起来……他不想喧宾夺主,尤其是这场争吵表面上是一回事,实际上内里跟拔离速的权威有直接关系。
  
  不过,耳听着争吵越来越脱离战事本身,这位金国执政大王到底是不能忍耐,其人稍作犹豫,终于回头示意,让身后太师奴附耳过来:
  
  “告诉元帅,请他放心处置完颜奔睹,怎么处置俺都只会赞同与配合!”
  
  太师奴会意,立即趁乱转到完颜拔离速身后,再度贴耳以对。
  
  这算是猜到正确答案了。
  
  隔着一张桌子,既得许诺,拔离速立即在座中昂然出声:“完颜奔睹!”
  
  一声厉喝,院中瞬间安静。
  
  但旋即,之前争吵最欢,也几乎是院中最年轻的那个万户便只是冷笑一声,然后以一种几乎是挑衅的语气拱手以对:“元帅有何吩咐?莫非元帅就任后咱们女真人就此改了规矩,连军议中也不许说话了吗?当日太祖在时,便是在场的谋克都能面批其错!”
  
  “军议之中,不议军事,反而无端攻讦同僚,这才是毁坏军议传统的作为吧?”坐在那里丝毫不动得拔离速同样冷冷以对,然后脱口传令。“完颜奔睹私心太重,故意挑乱军议,应当鞭打二十,有谁反对?!”
  
  言语既落,满院寂静无声,莫说完颜奔睹本人懵在当场,便是刚刚私下做出许诺的兀术都一时怔住。
  
  且说,完颜奔睹本闹事、耍脾气当然是真的,而且原因谁都知道,就是不满、不服拔离速做这个元帅嘛。
  
  想想也是,论亲疏,完颜奔睹虽然远支,却自幼养在阿骨打帐下,算是阿骨打嫡系;论山头,他是东路军出身,而此战也是东路军九个万户远超西路军四个万户;再退一步,只说完颜奔睹作为隆德府行军司都统,这次带来了其统辖的五个万户,也比拔离速的太原嫡系实力强一大截。
  
  甚至,在腊月之前,也就是兀术跟拔离速辛苦率河东方面部队汇集过来之前,这边根本就是完颜奔睹整饬的大营,那时候也没见他嚷嚷着阿里老了,杓合是渤海人,咱们分几十路渡河啊渡河。
  
  反倒是如今,当着人家阿里跟杓合的面这么扯?
  
  一句话,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便是不知道这个汉家典故的,也都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在战事陷入尴尬的无能为境地下,无论是完颜奔睹趁机闹情绪,还是完颜拔离速要借机立威,都算是正常展开……可问题在于,人家不满发几句牢骚,你立威就要打人家一个都统、标准的军中三号人物二十鞭子,这就显得有些超出预想了。
  
  这已经不是粘罕打了吴乞买二十孤拐的年代了!
  
  此一时彼一时也。
  
  “我有太祖御赐的金牌,谁敢鞭我?!”片刻的沉寂之后,完颜奔睹回过神来,当场勃然大怒,却是直接从腰中扯下自己的金牌来,然后手持金牌左右厉声相对。“你们这些行军万户,看看自家的金牌,再看看我的金牌,是一回事吗?我的前途,是太祖在时便公开许诺出来的!我倒想看看,这军中谁敢鞭我?!”
  
  说到最后,这厮几乎是将手中金牌怼到了拔离速的鼻子跟前。
  
  但也就是这个动作和这句话,终于引来了一个人的雷霆之怒……说时迟,那时快,拔离速依然一声不吭,兀术却霍然起身,然后抄起自己与拔离速之间桌上的马鞭,便朝着逼上前的完颜奔睹劈头盖脸抽了过去。
  
  可怜金牌郎君刚刚还豪气逼人,自以为军中无敌,下一瞬间,便见到是太祖亲子中如今仅存的两个执政亲王之一,也可能是东路军真正的主人,亲自过来抽自己鞭子,却是半点不敢反抗。慌乱之中,这位起身辈分还比兀术高一辈的金牌郎君,唯一能做的,便是赶紧收起那面金牌,在怀中捏住,防止金牌被误伤到,然后就只是低头立在原地,任由对方鞭打不停。
  
  这种鞭打,隔着甲胄和裘袍,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实质性伤害,稍微几鞭子凑到脸上,那也无妨,但震慑力和侮辱性却极大——二十鞭子抽完,完颜兀术转回座位中,继续一声不吭装哑巴,而完颜奔睹也再不敢多一句废话,只是老老实实回到下面万户群中肃立。
  
  其余万户,更是无言以对。
  
  “我直说吧!”
  
  拔离速见到情势安稳,宛如没事人一般再度开口。“黄河不封冻,以眼下局势,河道被宋军水师锁住,强行从南北夹攻,不说兵力铺展不开,南北那个工事也绝不是什么摆设……阿里将军虽老,却是宿将,且治军极严;杓合将军部属虽多是渤海人,却也因为如此,想必也是为了想救援高都统而最敢战的一部……他二人说不行,那就是不行!”
  
  听到这里,兀术忍不住看了一眼阿里,这个昔日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宿将,这一次却一言不发,甚至之前面对着完颜奔睹‘误伤’与侮辱,也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只是让杓合一人出面与完颜奔睹撕扯。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老了。
  
  “不行归不行,但不能这般干等着结冰,”就在拔离速稍显公允的表态后,又一阵略显尴尬的沉默中,完颜突合速稍微拖着腿上前一步,也算是替自家都统和元帅打圆场了。“得做出点事情来,或是阻碍宋军攻城,或是支援城内,反正不能干等着!否则城内高都统那里如何看我们?几十万大军里面也交代不过去。”
  
  “正是此意。”拔离速缓缓颔首,环顾左右。“诸位都有什么主意,尽量说一说!”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多看向了阿里与杓合二人。
  
  说白了,这二人主场作战,如今地理受限,还得听他们的意见。
  
  但是很显然,这二人之前被完颜奔睹指桑骂槐了一顿,此时也不知道是负气还是如何,依然立在那里懒得多言。
  
  等了一阵子,却是跟阿里颇为熟稔,如今算是完颜奔睹下属的讹鲁补讪笑一声,近乎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要不想法子截断黄河?”
  
  众人哄笑,也就是此时,阿里终于平静开口:“可行!”
  
  院中笑声戛然而止。
  
  “不开玩笑?”讹鲁补追问了一句。
  
  “不开玩笑。”阿里从容以对自己老友。“如今河北的黄河是不对路的……与其说是黄河,不如说是河北的水系借用黄河河道,又或者黄河河道侵袭了河北水系。这种情形下,咱们身前的河道,盛水期是黄河水多些,到了枯水期,就是河北自己的水多些,而且水流缓慢,水源驳杂。再加上河道分叉太多,截断一个岔道,也不至于出乱子。”
  
  众人恍然,旋即振奋。
  
  但很快,拔离速就意识到了什么,然后正色询问:“若依阿里将军所言,合此地民夫二十万,须几日能成?”
  
  “若是宋军不侵扰,民夫三五万,多了没用……大约二三十日吧。”阿里依然从容。“而且截断之后,须防河底淤泥难行。”
  
  众人纷纷哑然,拔离速也尴尬苦笑:“二三十日,不如等结冰!”
  
  “我本是对讹鲁补的话做个分解。”阿里也笑了。
  
  “局势艰难,还请老将军指点一二。”兀术再度开口,却是难得起身,朝阿里做了个稽首,然后方才坐回。
  
  阿里瞥了眼对方,终于不笑:“此时想要支援元城呢,不是没有路子,分小股从南面渡河,然后寻些小船,换水路走元城东南的港口区,从道理上讲还是能进去的……宋军不可能真的四面锁住……但也只是从道理上讲,不可能进去成建制部队的。”
  
  众人纷纷颔首,也稍微严肃起来——不管如何,此时只要能进城,哪怕是几个人、几十个人,那对城内守军而言都是莫大的鼓舞。
  
  便是成功概率不大,也该试一试的。
  
  “其次一条。”阿里继续平静言道。“截断黄河当然是玩笑,但可以截断永济渠,以扰乱宋军……”
  
  兀术、拔离速以下,众人精神再度一振,因为永济渠就在李固镇旁边,也是穿越了金军营盘的。
  
  “永济渠有什么说法?”拔离速主动催问。
  
  “永济渠是人工渠,引淇水、洹河注入前面河道……越过黄河,抵达元城之下,然后横穿宋军营盘。”阿里从容言道。“而因为强行引水和人工而为的缘故,这条河在对岸从黄河里再引出来的时候,其实位置偏低,有些悬河姿态。我们从下游截断,它必然在宋军营盘里泛滥,届时看情况,运气好了,说不得能将宋军营盘一分为三,运气差了,或者他应对妥当,也多少要耗费他一番功夫。”
  
  众人终于振作,这才像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法子。
  
  拔离速也颔首不及。
  
  兀术更是直接离座,上前去牵阿里的手,连声夸赞。
  
  但阿里却直接摇头:“这不是我的主意,我一个女真老头子,哪里懂什么水文地理?这是之前与高都统在一起的时候,他说的一些言语,被我记住了,今日想起了,觉得可行,临时卖弄罢了……而且这种事情,咱们都不晓得成效如何,只能说是趁着没结冰,需要事情来敷衍下面军心,这才试一试。”
  
  众人愈发嗟叹。
  
  就这样,今日军议到底没有无功而返。
  
  首先,肯定是统一了思想,加强了主帅拔离速权威的;其次,金军到底是寻到了一个可以试一试,而且看起来可行的对敌策略。
  
  当然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只能是一种‘敷衍局势’的对策,还是要等结冰才有可能真正奋起大战,以作了断。
  
  当日无言,众人设宴招待慰劳阿里与杓合,便是完颜奔睹落了面子,也不敢再违逆四太子,倒算是勉强半欢而散。
  
  随即,到了傍晚,兀术更是亲自去下游的河畔送阿里与杓合归营,以作抚慰……宋军的战船不可能真的面面俱到……河上寻到机会交通总归是没得跑的。
  
  而暂且不提阿里与杓合归营后,如何截断永济渠,只说这日晚间,月缺而星稀,兀术送完二人,本欲折返,但想到阿里所言的‘敷衍局势’言语,知道想要真正发起攻击,还是要等黄河封冻,便又有些着急上火,便干脆不急着回营,反而趁着天黑,带着太师奴等一众侍从沿着黄河河堤、挨着水面缓步往下游而去,并沿途让侍从试探边缘结冰情况,乃是要观察结冰情势的意思。
  
  毕竟,现在的气温情势已经很微妙了。
  
  譬如永济渠那里,金营那边因为置之不理,上面都已经结了一层厚冰,士兵取水都要敲开巴掌厚的冰层才能为了,宋军那里的永济渠段,应该已经要靠着全面捣冰才能进行运输。
  
  黄河河道也是如此,经常每日清晨到傍晚,都有宋军民夫捣冰不停,以求尽量延缓。
  
  这种情况下,若是能再来一两场降温,一场冰雪,说不得就真要渐渐封冻了。
  
  就这样,完颜兀术借着夜色遮掩循河而上,一路行来,明显能感觉到河边的冰层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广、越来越厚,但一直走到下游,正对宋军营盘的区域时,河边却只是有冰渣……这当然是能理解的,因为兀术亲眼看见,大晚上的,河上还有不少宋军民夫举着火把乘着小舟,连夜捣冰。而让兀术尤其感到惊喜的是,宋军战船周边,也有不少动静,显然是轮船停泊在河中,仅仅是上半夜都直接引发了冰冻,逼得宋军不得不如此。
  
  这般看来,黄河封冻到底是躲不掉的,宋军也情知如此,只是为了尽量输送物资和控制河道而尽人事罢了。
  
  且说,时值腊月初,前夜过半,西北风明显,而头顶月光、星光又都不甚爽利,乃是典型的寒冬之夜。
  
  不过,此时两岸营盘全都密集而广大,篝火连结几十里,兀术立在河堤内侧,见两岸火光相互映照,河中有微光因冰花水色泛起于暗夜之中,倒是在稍窥一点局势之余,又起三分恍惚之态。
  
  大河奋起万里,行至下游,一分为二,再分为五,看似广阔壮丽,其实早内里水量早已经不足上游那般充沛,便是内里水源都已经变化,让人难寻根本。
  
  实际上,兀术暗暗想来,若非如此,此河未必就年年封冻。
  
  然则,转念一想,大河终究是大河,虽在枯水,虽只是一道分叉,犹然壮丽如斯,犹然舟船横行,使几十万大军望河兴叹,不能有丝毫寸进。
  
  与此天时地理相比,区区人事究竟算什么?又该以何等心思以对大势?
  
  是该学那南面赵官家邸报上的言语,奋起人定胜天之心,还是该顺流而下,一散了之?又或者尽人事而听天命,循力而为呢?
  
  恍惚间,这位金国执政亲王,居然一时又有些痴了。
  
  不过,正当这位四太子习惯性感时而叹时,忽然间,太师奴不顾礼仪,直接拽动兀术往河堤上而行,兀术回过神来,也见到河中有两艘船径直往岸西边过来,且船上人物在两岸辉光之下明显有光影闪动,俨然是着甲的宋军精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