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便是陈规、刘汲两个副相,对上此人估计内里都是虚的。
  
  何况,和其他文官不同,胡寅因为主战立场的缘故,多参与军事谋划,鄢陵之战随驾,尧山之战都督陕北,平夏总揽后勤,此次北伐也总揽后方转运,数次出面约束过韩世忠,逮捕过曲端,提拔过吴玠兄弟,弄死过杨政,当然早年更是亲自举荐过还是杂牌军的岳飞直接出任镇抚使。
  
  他对帅臣的压制与威慑力,天然独树一帜。
  
  这种人物……哪里能把他当做一个寻常尚书?而此人既至,万般言语与准备就都显得苍白起来。
  
  “岳元帅。”
  
  胡寅回头看到岳飞到来,面色冷静,直接拱手。“你的谋划诸相公已经尽知,你的私信我也接到了……军事严肃,不要耽搁时间,你中军大帐在哪里?速速带我过去,再将张节度、田副都统唤来,我有话要说。”
  
  “谨遵明公之意。”岳飞愈发紧张,却只能拱手应声。
  
  就这样,河畔匆匆一会,胡寅便即刻转入中军大帐,然后也不与岳飞言语,甚至当岳飞请他上位先坐,也被他拒绝,水食也不用,只是束手等待……这让气氛更加凝重。
  
  田师中倒好,此时正在元城北面监督建立土山,此时闻得岳飞召唤,飞马过来,片刻就到,可张荣却在黄河北道西岔的下游去‘探索’了,一直等了一个多时辰,到了下午时分,方才姗姗来迟。
  
  “其余人都出去。”
  
  见到张荣也到,胡寅终于开口,却一上来就摒除了所有闲杂人等。
  
  岳、张、田三人面面相觑,只觉得之前各自思索与底气全无,偏偏还要硬着头皮相对,心中不免更加不安起来。
  
  而果然,待所有幕属、侍从离去,帐中只剩四人之际,胡明仲一言就将三人的心沉到了底:
  
  “秘阁公论,岳、张、田三人玩敌纵寇,拥兵自重,恃宠而骄,我也深以为然。”
  
  此言既出,田师中面色苍白,张荣一时失措……可能也有没听懂这三个词啥意思的缘故……而岳飞也只能赶紧拱手:
  
  “明公容禀!”
  
  “岳节度能容我说完吗?”胡寅反向冷冷以对。
  
  岳飞只能沉默。
  
  “秘阁以为,河北方面军擅自扔下三州,致使十余万百姓隆冬流离,既有弃地之嫌,又使后勤压力陡增,国家积攒三年才凑出来的军需物资,平白多出计划外的抛洒……这一点,你们三人再怎么狡辩,也不能更改已经给国家造成的动荡与麻烦的事实……是也不是?”言至此处,立在中军帐中一侧的胡寅方才环顾三人,正式追问。“三位可以先说此事。”
  
  岳飞当仁不让。
  
  然而,他在其余二人的瞩目下拱手相对,却欲言又止,最后也只能坦诚:“三州弃守是为了集中兵力,但引发十万河北百姓流离,委实是我考虑不周……我为河北方面军元帅,当东京质询,委实无言以辩……唯独战事严肃,请东京诸相公、秘阁元任,许我战后再去请罪。”
  
  胡寅点了点头,继续黑着脸以对:“秘阁还公议了你进呈给枢密院的军事计划,都说你是狼子野心,为求个人功业,挟持重兵,图谋不轨……”
  
  “胡公。”终于有人忍不住打断胡明仲,却居然是一时急切的田师中。“此地御营前军、右军、水军六万五千余众,外加七八万民夫,合计十四五万人,却委实无一人可当此罪!”
  
  “你二位节度也是这般想的吗?”胡寅理都不理田师中,直接看向了其余二人。
  
  张荣虽然听不懂那些词汇,但狼子野心和图谋不轨听着便知道啥意思,也是立即愤然拱手:“俺也一样!”
  
  “无论如何,绝无此心!”岳飞也只是无奈拱手,但出乎意料,他并没有像张荣和田师中那般带了情绪。
  
  “那你知道为何秘阁上下全都这么认为吗?”胡寅盯着岳飞追问。
  
  岳飞一声不吭。
  
  胡寅见状继续黑着脸以对:“看来是知道的……秘阁以为,你这么做是将东京抛于敌前,是置东京百万生民,还有太后、贵妃、贤妃、诸皇子、公主安危于不顾……有人说你是个比范琼还恶劣的拥兵自重之徒,还有人说你是个比刘光世还可笑的欺世盗名之辈。而如果说秘阁中还只是这般评价、议论你,公阁中却干脆有人要杀你了!”
  
  听到这里,岳飞反而释然,只是冷静拱手相对:“明公,飞之本心,天日昭昭。”
  
  胡寅沉默了一下,一时没有回复。
  
  倒是田师中,再度赶紧上前解释:“胡公……御营前军、右军、水军、海军合计九万,海军微小,其余三军合计战兵,虽有损伤,也有八万以上,如今此地合战兵不过六万多,其余城寨,也不是空置的,东面夏津、高唐与济南连成一线,身后濮阳如今也落在我们手上,完全可以与白马……与绍兴夹河固守,为东京北面门……”
  
  “你只说,黄河一旦结冰,金军大队弃了这些城寨,也弃了你们,然后直逼东京城下,再来一遍靖康旧事,你们该如何反应?”胡寅听着不耐,再度开口,打断了对方。
  
  田师中一时惶恐,赶紧再言:“胡公,此一时彼一时也,金军不会弃了大名府南下的!”
  
  “不错。”张荣也严肃起来。“胡尚书想一想就知道了,当年靖康的时候,河上水师是没用的,现在俺们御营水军又如何?他要是敢南下,只要熬过冰冻,俺自会将金军锁在河南……然后这边怕是能直接捣了黄龙府都说不定!”
  
  胡寅点点头,瞥了一眼一生不吭的岳飞,然后继续正色以对:“所以,咱们先不说东京能不能守,金军会不会南下,只说一件事情,那就是三位也都坦诚,若是金军真的南下,哪怕是到了东京城下,你们也不会救得……对也不对?”
  
  张荣一时语塞,田师中也沉默下来。
  
  “是!”半晌之后,却是岳飞强压种种心绪,拱手相对。“十年之功,俱在此处,且东京看似危险,其实无虑,若金国真的遣大军南下,末将以为,陈枢相足可妥当守下几十日,甚至更少的空期,而末将……末将也不会真的轻易追击!而是加紧围攻大名府,以反向使之不敢南下!”
  
  胡明仲再度深深看了眼对方,平静追问:“若是东京太后下旨呢?都省、枢密院来催呢?”
  
  “末将只认官家旨意。”岳飞咬牙相对。“官家走前,公开许末将河北独断之权。”
  
  “你知道这话传出去,有什么后果吗?”胡寅追问不停。
  
  “大约此战之后,便是成不世之功,也要被东京诸公厌弃,然后就此闲置,再不得用。”岳飞冷静以对。“但话反过来讲,如此战能成不世之功,飞死而无憾,何况是为人厌弃呢?”
  
  “其实呢,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胡寅点了点头,终于负手喟然。“谁都知道,便是退一万步讲,金军真的南下了,而且真打下了东京城,天下震动,可此一时彼一时,他们也不可能像靖康那般就此得胜的,反而要得一城而失天下……因为官家在河东,天下的聪明人也大约都懂,咱们这位官家既可以在流离中重立一遍朝廷,那自然也能立第二次,何况此时官家自握三十万御营,金军主力被锁,又有关中可以知应,完全可以破太原,下燕京,直捣黄龙……但是鹏举啊,不管你计量的有多么合理,从军事上讲如何最优,既然有了这个将东京裸露出来的危险,那东京诸公,秘阁也好、公阁也罢,怕是都要恨你入骨,因为他们就在东京,你是将人家摆在了‘可弃’,最起码是看起来‘可弃’的位置!寇准是怎么失势的,你也是读书的,难道不知道?”
  
  岳飞只是低头不语。
  
  “而且咱们说实话,这一次,便是我都对你们这些帅臣,厌弃了起来。”胡明仲继续言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岳飞也想到了对方刚开始的那句‘我也深以为然’,却是终于严肃:“末将惭愧,但内里委实没有觉得明公与诸公真的可弃……”
  
  “不是这个意思,最起码不止是此意。”胡寅负手叹气道。“我们这些人,对你感到厌弃的是,你们总是仗着大局需要你们,便逼着天下所有讲大局的好心人给你们做事……逼着南方老百姓给你们加税供养,逼着东京城变成大军营,逼着文化风流、皇家典仪全都要变成你们的石炭与砲车,逼着其实慵懒随性的官家不得不与你们这些武夫做勾连,扔下人主之重,去做一个最大的军头……这个逼迫,不会因为你岳飞精忠报国就能稍改,也不会因为你张荣如何替天行道便如何的,它是常年累月,几十万御营大军对国家敲骨吸髓,使国家不能正常运作的意思!我这几年,负责北伐军需准备,最常想的一件事情便是,这些东西,乃是举国汇集而来的民脂民膏,若耗掉他们而不能成事,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
  
  文化水平很高的田师中有些茫然,但岳飞却完全能理解对方的意思,出乎意料,张荣居然也有些似懂非懂。
  
  “岳鹏举。”胡寅终于掸了掸紫袍上的尘土,然后束手相对。“我明白的告诉你……为了你能成事,这一次,几位相公真的已经尽力了,吕公相解散了公阁,赵相公和张相公几乎强压了秘阁,陈相公当场以全家百余口性命为压,立誓东京城牢不可破,而且我也按照你私信的提醒,抢了张相公的行迹来此军中坐镇,至于后方燃料转运,你不必忧虑,我既然至此,后方绝无拖延敷衍之可能……当然,事到如今,再说这些,放到显得有些居功之态……可这一战,或者说此次北伐,你必须要尽全力去做,尽力去拖住金军主力,以成你的不世之功,因为便是我,也要代后方诸公说一句,这般辛苦,没人想再来十年!”
  
  田师中大喜过望,张荣当场释然。
  
  唯独岳飞,反而愈发严肃,却是只能拱手再三:“末将还是那句话,天日昭昭,可鉴此心!请明公上座,观末将成事!”
  
  “我不上座,你是元帅,你自上座。”胡明仲转身做到了帅位左侧的椅子上,平静且略显疲惫以对。“你放心吧,从今日起,东京诸事,我自替你当之,军务决断,你也当好自为之……擂鼓聚将吧!”
  
  岳飞闻言也是五味杂陈,却是朝着上方恭敬一礼,张荣和田师中见状,也赶紧向胡寅行礼,随即,岳飞自向主位坐下,张荣也赶紧上前,坐了一侧另一个位置。
  
  倒是田师中,本欲上前,但看到三个位子全被坐了,却是老老实实转出去,号令侍从、幕僚,让他们擂鼓聚将,然后又老老实实转回,很有觉悟的,扶刀立到了三人之侧。
  
  三通鼓后,诸将汇集,见到胡寅,知道是天下闻名的胡尚书,也多骇然,待到这位胡尚书以东京相公之名当场下令,岳飞应当暂缓攻城,据地而守,以牵制金军主力云云之时……上下虽然愈发惊骇,却只能相顾凛然。
  
  于是乎,就这般,胡寅既至,宋军再不遮掩自己的战略意图,随着更多的物资转运不停,元城周边,内外双层壁垒,所谓七面起垒、六面起砲,堆建土山,修筑船坞不停。
  
  然而,也就是这期间,黄河对岸,渐渐隆隆不断,然后明显看到成建制金军兵马渐渐聚拢。一开始的时候,宋军还可发兵与之短促交战,以作挫败,但等到时间来到十一月最后几日,眼见着金军大队连绵不断,数日内无数步骑汇集,宋军终于不能再渡河邀击了。
  
  待到腊月第一日,金军营垒也渐渐立起,十数万之众,再加上不下二三十万负责转运后勤的签军,平原之上,居然轰轰然连营数十里。
  
  而也就是一天,金国魏王兀术的王旗、元帅拔离速的五色捧日旗,一起出现在了河对岸。
  
  见到此景,岳飞毫不犹豫,集合八牛弩、砲车,当着金军主力的面,连续砸城不断,一日内便轰塌了元城西北角的四个角楼,以作寒暄之意。
  
  兀术、拔离速愕然一时,然后不及夯土以作将台,一面释放了一个不敢长时间使用的热气球,一面亲自堆高而望,待看到对岸河堤下的种种布置,也是相顾变色。
  
  但是,待他们回顾身后自家偌大营盘,却又不免豪气丛生,渐渐奋起。
  
  以此之众,虽撼山亦可,何况对方终究是一支陷入内外交困之局的军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