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高庆裔旋即摇头。
  
  其实说白了,还是萧恩的决死偷渡太成功,它不仅仅是吸引了高景山的注意力,使得宋军成功在视野外输送船队,同样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还有那两只热气球还一起拖延了很长一段时间,使得整个元城上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河道这里。
  
  就是这段时间,宋军得以在城北大举渡河,大举版筑,也让金军意识到怪异后又自己陷入到了思维陷阱:
  
  那就是不管什么动静……反正今夜动静都这么大了……为什么非要让馆陶的金军放弃白日正大光明的骑军扫荡,反过来争取那区区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来冒险夜间出动?
  
  连从开战以来就对高景山这种保守战略不满的女真将领们也都无话可说……他们就算是不怕,但又何必呢?
  
  一个时辰,能决定啥?何况,今夜河道大胜,的确说明高景山算计得当啊!
  
  “回去睡觉!”
  
  高景山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的所有布置,想了想河道上的大胜和那两个火球,终究是摇了摇头,下城去了。“明日一早,等杓合与阿里两位万户到了,再来叫我!”
  
  跟对高庆裔不同,女真猛安对高景山到底还是维持了足够尊重的,赶紧拱手称喏。
  
  就这样,天色流转,东方微白,冬日常见的清晨薄雾之中,漫长一夜终于过去。
  
  但是,唤醒高景山不是城北那个猛安派来的信使,而是忽如其来的砲击!
  
  砲石弹丸破空之声呼啸而来,整齐一致,然后便是沉闷却也沉重的轰击声,因为落点也很齐整,却是宛如打雷一般清楚,以至于在阁楼上安寝的高都统瞬间便被惊醒。
  
  “出了何事?”高景山狐裘都来不及穿,直接翻身下榻叫嚷。“这是砲击吗?哪里打的砲?!”
  
  楼上内外,众侍从也是一起刚刚听到这动静,如何说的清楚?
  
  而高景山醒悟过来,匆匆披上狐裘,然后趿拉着靴子便走下楼来,刚刚转到下面二楼廊下,地形稍阔,视野稍清,便又闻得有一阵齐整呼啸之声,然后又是一阵宛如打雷的声音。
  
  这一次听得清楚无误,正是东面偏北的城墙动静……而这,也让高景山愈发失态,因为东城是临着黄河河道的,只有东南一角有水门和码头,换言之,无论是原本的城池设计,还是后来的城防布置,东面都是最薄弱的。
  
  这也是高景山为什么一定要死守东南水门,建立砲车阵地封锁河道的缘故所在。
  
  但是,昨夜都那样了,为何此时会这样?
  
  宋军造出了能发射过整个黄河河道的砲车出来了?若是这样,昨夜河道上的那支部队是为了什么?而且为什么不直接轰击城东南的水门?
  
  没有理由啊?
  
  心中乱想,以至于彻底惊疑不定,但面上高景山却早已经恢复如常,然后继续下楼,直往城东而去,同时不忘穿好靴子,戴上帽子,放缓步伐,见到主帅这般,周围亲卫也多镇定下来,匆匆收拾好仪仗队列,横戈取马,随行向东。与此同时,城中一时被惊动的守军也开始从慌乱状态被军官喝止、约束……其中,城中心的机动部队更是发现了都统高景山及其亲卫的存在,却是主动随从起来。
  
  这么一番折腾,却也足显高景山安排的井井有条,实际上,等到高景山骑上马匹,顺着大名府中央大道往城东走到第三个街口时,宋军不过才进行了七轮齐射而已。
  
  而这个时候,随着太阳东升而渐渐散开的薄雾之下,高景山敏锐的注意到了北城也突然有了明显骚动,当饭……他现在必须要先去弄清楚东城是怎么回事!
  
  不过,很快便有一名汉军军官受命自东城迎面而来,告知了他情况。
  
  “河道中有承载弩车的小轮船,装了砲车的大轮船?”高景山终于怒气勃发起来。“宋人的船是飞来的吗?!昨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可哪里是陈仓?!”
  
  迎面来汇报的汉军军官无可奈何,只能在街上顿首:“都统自去看便知道了!早上雾气散的快,这么近不至于看错!”
  
  嘴上呵斥,其实高景山心中已经慌乱,不然也不至于连面色也彻底绷不住,只是气急败坏在空中甩了一鞭子,便加速向东而去。
  
  而不过又是一轮齐射,高景山心中便已经信了,只是要去城上亲眼看看情况,想想这些船只是如何渡过陈仓的而已。
  
  但也就是此时,一骑顺着东墙自北面来,不是别人,正是本就住在城中北面翠云楼上的高庆裔,其人隔着几十步便遥遥相呼:“都统!不要去东城了,速速随我去北城!北城出大事了!”
  
  高景山心下冰凉,只是赶紧勒马,然后硬着头皮相对:“事到如今,何必慌乱?高通事,他们说宋军河中有数十轮船,搭载弩砲的那种……咱们一起去看看。”
  
  “不用看了,我虽也不知道船从何处来,但沿途东面墙上都这般说,那必然就是如此,眼下,北面才是你该看的。”高庆裔说话间已经抢到跟前,继续催促。“东面让他砸,这元城城池这么坚固,城墙这么厚,不砸个十来日哪里会垮?砸且砸了,北面却有可能会有大的战事!”
  
  “这话如何讲?”一身妥当狐裘的高景山勉力压下对砲车的疑惑和震惊,在马上脱口而对。
  
  而衣着不整的高庆裔在马上欲言又止,再言再止,干脆只是抓紧马缰,摇晃不停:“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你随我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你一定得去北城!”
  
  高景山心下半是慌乱,半是茫茫然随高庆裔向北,而途中,雾气终于在日光下迅速消散,东面射来的阳光已经将城墙的阴影洒落在地,城中渐渐从开始砲击时的慌乱中恢复过来,军队也开始彻底有序调度起来。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南城、本城俱来人追上汇报,一个说城南宋军没有退却,反而在城外开始大举安营,似乎是要锁城,一个说雾气散去,城西隔着永济渠居然看到了一支骑兵轮廓。
  
  可是高庆裔只是呵斥这些人回去安守,并催促高景山速速去北面,而且大概是为了躲避河道上的砲船,他们还专门转向了北门城门楼。
  
  来到北面城门楼,冬日惯例薄雾已经彻底消散,一轮红日也出现在地平线上,算算时间,馆陶的那两个万户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但是从东西向楼梯登上的高景山并没有心思看太阳,也没有想什么馆陶,他第一个注意的便是昨夜隐隐看不起宋军的那名女真猛安的脸色……此人面色发白,正眼巴巴的在城上等着自己,看到自己抵达后,更是木然举手向北。
  
  全然没了几个时辰前的灵动。
  
  大名府元城北面城楼上,带着某种强烈的不安,刚刚登上楼梯的高景山第一时间便向北望去,然后愕然怔在楼梯顶处。
  
  足足十余息时间后,他方才提起脚步,缓缓走到城垛前,并一种迷茫的眼神,将眼前的盛景收入目中。
  
  原来,元城北面自东向西,宽十来里的两河夹地之上,居然有无数旗帜、军伍、民夫、工事将这块夹地彻底铺满。
  
  而这些人、这些旗帜、这些物件,乃至于这片土地,都在冬日刚刚升起的阳光照射下,蒙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芒。
  
  浑然一体,却又熠熠生辉,偏偏还好像是个活得什么庞然大物一样。
  
  原来,昨夜那个张牙舞爪的雾气真身,居然这般壮丽?!
  
  头晕目眩了一会,高景山的目光本能被正对着城门、大约两里外的那面四字大纛给率先吸引,大约盯着那个大纛上的四个大字看了数息,他才顺着大纛后方那些人流的运动方向注意到了那条位于最北端,此时还在继续施工延续的防线……这条最起码拥有一个坚固栅栏和一个壕沟的防线明显有些歪斜,却已经铺满了永济渠以东的狭窄区域,西面数里也已经铺了一大半,只剩下两三里的缺口,而且还在以一种格外快的速度在迅速补上这个缺口。
  
  太阳继续东升,照射在两条黄河河道上,辉光更盛,高景山继续往身前来看,却又见到大纛与城门之间,一部分宋军明显已经严阵以待,小股巡弋骑兵不断,数个重步兵方阵,干脆俱列阵当前,以对城门,而在这支军队侧后方的永济渠西面,远远望去似乎在隐藏在旗帜后面的生力后备军,再加上之前西门汇报的那支骑军……
  
  来不及多想,高景山继续向东侧望去,只见大纛以北、以东,这些军队身后,另一部分军队和民夫却还在川流不息般的输送着物资……只有几十步宽的永济渠上,铺满了充当浮桥的简单木料,几乎将整个水渠盖住,形同平地,而东侧黄河河道上,也有数十架浮桥,甚至有小轮船左右往来,代为输送建筑材料。
  
  而继续再看下去,高景山便看到了一个让他如遭雷击,却又彻底恍然的事物——那是一艘宋军的轮船,好大一艘轮船,此时居然侧翻在河对岸的陆地上!
  
  不过,也就是看到这里的时候,打断高景山出神和观察的人出现了。
  
  一骑自北向南,飞马来到城下,遥遥便呼:“有话!大宋河北方面元帅岳飞遣使来告金国大名府行军司都统高景山……今元城已被四面困住,十死无生,高都统何不早降?若降,必依大宋皇帝谕旨,虽战犯可降一等罪!或得特赦!”
  
  高景山终于回过神来,扭头怔怔相对那女真猛安:“放箭!”
  
  女真猛安受命之后,仓促之间,居然没有下令汇集弓手,而是直接拎起自己脚下的硬弓,弯弓射箭……一箭未中,城下宋军骑士勒马撂了个橛子,便打马归阵。
  
  当此之时,城东宋军依然在砲轰不停,又一阵沉闷雷声之后,北面城墙上,无数金军军官齐齐死死盯住了高景山。
  
  高景山闻言努力微笑,并抬起一根手指,却欲言又止,只能放下,再抬再止。
  
  待到第三抬,高景山情知不能再放下,不然士气必丧,可心中偏偏却已经乱如麻……而等了片刻后,这位金国大名府行军司都统,金国开国宿将,却是趁势以手指北,仰头大笑起来。
  
  但是,笑声根本没有持续多久,便渐渐消融,取而代之的,乃是急促的呼吸声,而高景山伸出的那根手指也渐渐发抖起来:
  
  “诸位,我原本想大笑来说,这岳飞小儿乃是自陷死地……但这么讲难道不是自欺欺人吗?!”
  
  众将默然,回应他的,乃是东城又一轮砲车砸城。
  
  而高景山丝毫不顾,待到这轮砲石声平息,却是继续以手指向那面大纛,厉声以对:“以三千死士,二十小船做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苦心准备,一夜成城!这是何等决意?!这是何等气魄?!咱们被这种人戏耍于股掌之中,难道不是理所当然吗?!可大名府为河北门户,国家托付这等要害之地与我们,我们难道因为人家气魄大,便要一言不发,一箭不射,将此城拱手想让吗?!”
  
  “不能……”那名驻守北城的女真猛安勉力应声,却声音发虚。
  
  “传我军令!”高景山收起那根手指,负手冷冷以对。“高通事说的一点不错,今日最要紧的便是北城,便是北城外这一战,哨骑一起自城西出去,四散去传令,能走一个是一个,只要有一个迎上阿里与杓合的便可,告诉他们此间军情,告诉他们今日是解围最大战机,务必要奋力来冲……从西北那个没建好的缺口冲!提前过永济渠,在那边冲,冲过来,来到西门,咱们内外夹击,只要打通援军与城内联系,宋军便失了立足根基与意义!”
  
  “喏!”
  
  周围军官士气微振。
  
  “其次,还是要自城西出去,四散去传令,能走一个是一个,去东面沿河据点……下令烧船!存在小吴埽后方沿河城镇的这些船只,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烧掉,不能留给宋军!”高景山继续吩咐。
  
  但这个时候,高庆裔稍有不解:“都统,何必烧船,让船只去西岸,等四太子大军便是……”
  
  “你懂个屁!”高景山破口以对。“陆上行舟一次,就有第二次,宋军只要再送过去十艘船到西岸,打通小吴埽,或者干脆出路上军队夺了小吴埽,直接引宋军水军自外而入,那以宋军水军之强盛,区区一段河道,接下来便是瓮中捉鳖,咱们重建小吴埽后败了许多阵后,辛苦存下的些许船只,徒劳送给宋军当粮船、当阻碍!”
  
  高庆裔一时惶恐色变,不再敢言。
  
  “而且,如我所料不差。”高景山继续回头,负手去看城外大纛。“岳鹏举的心思,怕是不止是要锁城、攻城……”
  
  周围军将愈发凛然。
  
  “最后!”高景山忽然厉声拂袖。“拆房、拆楼,现在就拆,拆了起砲!四面起砲!以砲制砲!再派个使者单骑过去告诉岳飞小儿,我高景山但在此城,就不是他能撼动的!”
  
  众将见高景山如此应对不虚,且意气不减,终于也是士气倍增,便要轰然称是……但刚要说话,东面城墙外,又是一轮呼啸之声,然后便是又一轮雷声隆隆,将城头上的所有人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