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托冬日夜长的福气,宋军的计划得以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
  
  当贝言牺牲了自己仅有的三个热气球中的两个以后,宋军今晚两个最关键的战术步骤就已经大约完成了一个……数十艘带着小型砲车、床子弩的大小轮船已经成功越过了这片狭窄的陆地,从黄河东道的北岔进入黄河北道的东岔,而且还在源源不断。
  
  当然,损失依然很多,至少有七分之一到八分之一的船只因为种种奇怪的缘故抛锚在陆地上,也不晓得何时能修好,而且有一艘轮船直接在黄河东道那边的入口处翻船,致使四个船坞中的一个直接停止运作。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实际上,早在之前第一个气球燃起,彼时已经有十余艘轮船成功进入黄河北道东岔的时候,宋军便也没有了回头路可走,而宋军第二个关键步骤也在那时被田师中开启——暮色与一层常见的冬日薄雾之中,数以万计的宋军主力,开始在城南城北同时渡河,而城北那里尤其规模庞大,因为随着战兵渡河的,还有数不清的宋军民夫与建筑板材。
  
  他们甫一渡河,除了极少数精锐部队被要求就地休息防备外,其余所有人,无论军民,都直接就地修筑起了工事。
  
  冬天的土地有些僵硬,但这并不是冻土,没有达到那个不能为的份上。铁制的长凿头狠狠挥一下,便能挖出一个浅坑来;挥二十下,便能挖出一个足够三木并立浅浅长坑,而若是能挥舞两三百下,并有一个人协助他将坑内的土清理出来,便足以挖出一个能将之前田师中抗来的板材给成功立住的深坑。
  
  但还不够,几乎每个这样的板材,都还要有牛皮绳索连结其他板材,还要有两侧的其他浅坑插入单个木料以作辅助固定,还要有木板钉住相连的板材,以成整体,这样才算是将一个板材彻底固定、成功埋下,成为传统营寨栅栏的一部分。
  
  相较于这个略显复杂、需要经验的工作来说,栅栏前挖掘壕沟的行为反而显得简单一些……挖坑便是了,所有人都能挖,不用太深,两尺半深度、三尺宽,顺着栅栏、沿着一条线从东向西去挖便可。然后挖出的土,复又可以在栅栏前堆垒,对垒的同时,还要去河道中取水浇培……此时的河水浇上去绝对有奇效。
  
  当然,难处也是有的,最关键就是照明,考虑到这边的行动规模,为了谨慎起见,哪怕是在数里之外,宋军也不得不严格约束了照明光源,预定的防线修筑线上,每二十步才有一个火把,而且还在南侧加了木板等挡光物价,运输道路上,每四十步才会有一个火把,也都有南侧挡光的布置。
  
  可即便如此,远远望去依然有些奇怪。
  
  而且随着渡河过来的军民越来越多,行动规模也越来越大,不光是光线,噪声也越来越抑制不住,这种情况,在这一日的后半夜时段,也就在两城夹河处的战事告一段落之后,变得异常明显。
  
  没办法,人太多了。
  
  “这是啥?人哈出来的气?还是汗气?”
  
  探视完萧恩和一伙子老兄弟,随便披了一件袄子的张荣匆匆登大名城北城来汇合岳飞,但刚一登城便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视觉现象。
  
  原来,从灯火通明的大名城、元城这边向北望去,光暗之间明显有一股奇怪的雾气在舞动,好像什么活物一般在黑暗中朝着光亮曲张牙舞爪。
  
  “都有吧。”
  
  全副披挂的岳飞表情平静,上半夜意外出现的那一瞬间错愕与慌张早就无影无踪。“应该是热气……跟冷气交汇,所以显出来了……人太多了。”
  
  “换个话讲,这热气摆在这里这般清楚,怕是瞒不住城里人了?”张荣紧紧蹙眉。
  
  “便是没有这股热气,这般折腾,此时也瞒不住了。”岳飞喟然以对。“不过,高景山既不知道我们有战船过去控制了河道,也不知道我们是在立寨建垒,还有了萧统制的决死拖延,应该不会再黑夜冒险的……依着他的性子,怕是还以为我们在城北设伏引诱他呢。”
  
  “要是他非要冒险呢?”张荣蹙眉以对。“要不然城里还有其他有疑心病的人劝他?”
  
  “那就打!”岳飞回头相顾。“他敢出城我们就趁势打!压着他的兵卷回去!他要是绕城连夜请援兵,我们就等援兵来,迎着顶回去!反正援兵天明也回过来,而萧统制争取了不少时间,此时最快也不过是早一个时辰的模样……事到如今,河中已经有船,岸上已经开始立寨,大军整个都过去了,难道还需要有什么忧虑吗?!”
  
  “也是!”
  
  张荣叹了口气。“到了眼下,心里反而没什么担子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还是要做点决断的。”岳飞正色对道。“张兄,你晓得我是怎么想到这个计策的吗?”
  
  “这……”
  
  “这其实是个寻常操作,攻城嘛……立寨锁城,从粘罕锁太原开始,便是天下常见的套路,唯一一点值得称道的,便是事先准备好版筑,一夜渡船、一夜立寨,所谓虎口拔牙,反张口相对。”岳飞语气稍微缓和了下来,哈出的白气也在夜空中飘散不停。“但也只是当日钟离大战韦睿的故智……”
  
  “啥故事?”
  
  “故智,也算是故事,就是人家干过的,还记载到书里了。”
  
  “要是有这样的故事……高景山为啥想不到?”
  
  “因为这种故事太多了,这点子其实也不起眼,关键是要有决断,而且准备的早……我之前说过,来的第一日就有了这个主意。”
  
  “你接着讲。”
  
  “至于我当日起这个心思,乃是第一日来到大名城后,忧心金军可能从北面来攻,而我军太众,还有那么多民夫往来,大名、故城两镇容纳不下,届时会有破绽,所以准备起一个十里长的巨寨,东西接河,严丝合缝,将四五万御营前军、水军战兵,外加五万民夫,乃至于河中的船只一起遮护在里面。”岳飞继续讲道。“也是彼时便察觉大名府防守严密,而金军大队可能会冬日汇集,要借此渡过冬日,熬过金军大队可能围攻的意思……”
  
  “俺明白了!”张荣忽然打断对方。“你当时肯定是站在热气球里,看着两岸地形,一边想着立寨,一边想着攻城,忽然心想,既然能在河这边立下巨寨,为啥不去河那边立这般巨寨?还能隔绝金军,趁势攻城?”
  
  “是!”岳飞认真看了对方一眼,似乎言犹未尽。
  
  “俺知道你还要做的决断是啥了。”张荣解开身上的新袄子,披在身上,摇头不止。“也知道你要俺陆地拖船是啥意思了……可若是这般来做,粮草物资充足吗?!”
  
  “张兄,你是最熟悉黄河的,你来说,算上凌汛,封冻期能有久?”岳飞反问一句。
  
  “封冻最早下月初,解冻通行最晚来年元宵后,最多不过四十天……但实际上,这几年没有超过三十天的。”张荣不免又有些紧张。
  
  “算四十日!”岳飞继续正色。“现在咱们猬集在此的兵力是战兵七万稍不足,民夫五万……棉衣都已经有了,粮食、军械、燃料……你觉得封冻前能攒够吗?”
  
  “现在是月中,你让俺算算。”张荣稍作思索,咬牙以对。“这里离东京不过三百里水道,离吾山大营只有两百里水道,还多是顺流,但这边河口本身还是进不来,还得走故城转……这么讲吧,粮食、军械肯定够,冬天取暖,石炭、柴火俺真没底!”
  
  “不用一定再走故城的。”岳飞微微提醒。“而且船只也未必就这些。”
  
  张荣一怔,旋即醒悟,却又重重颔首,复又压低声音以对:“一个是现在这么讲还不稳,得走一步看一步,不过俺觉得可行……可就算这样,另一个,还得让东京的相公们配合……”
  
  岳飞沉默了一下,旋即正色:“东京的相公们可能会生气,秘阁里也会吵嚷,但赵张胡林这四位绝不会违逆官家的,而官家走前给了我战事全权……这四人加上一个吕公相,绝不会出错的。”
  
  “其余三个倒好,唯独姓张的,俺听俺女婿私下讲,那是个好心坏脾气的,顶会办错事。”张荣继续提醒。“就怕他乱插手,一边想帮忙,一边反而搞出来差错来……”
  
  黑夜之中,隔河相对的元城内忽然有了一些骚动,很明显,城北的动静还是引发了城中的不安。
  
  岳飞和张荣齐齐停下对话,一起看了看对面一眼,方才转过身来,扶着腰中钢刀的岳飞也才继续与张荣讨论:“张兄的意思是什么?”
  
  “写封信给你举主胡尚书,不说公事,公事公论,只把姿态摆地上,明白说担心张浚,这是个铁面的,能替你勒住张相公……请赵相公出面的话,反而容易出事。”
  
  岳飞思索片刻,重重颔首,却是转身拾级而下。
  
  张荣本没在意,只是重新穿上棉袄,但马上就醒悟过来,当场回头呼喊对方:“鹏举你干啥去?”
  
  “元城既有动静,以防万一,过河督战!”正在下楼梯的岳飞头也不回。“还要催促全军加速修寨,越过永济渠,继续向西修下去的意思。”
  
  张荣本想去劝,但想了想也是无奈,便有些懊丧,复又回头去看那片热气,但很快又想到什么,回头再问:“岳云呢?!你家驸马爷呢?!”
  
  “早跟背嵬军一起在汤怀后从城南渡河去了,此时应该到了永济渠西面……”已经走到地上的岳飞依然没有回头。
  
  张荣怔了一怔,方才意识到,岳云和御营前军背嵬军的位置乃是真正孤军悬外、首当其冲。
  
  这是因为元城北面十二三里的两河夹地上,永济渠先东西再南北,先从西面穿过黄河北道西岔过来,来到元城下趁势绕着城墙向北,与黄河北道东西二岔平行,直接将元城北面夹地一分为二……这种地形状态,若是馆陶那两个金国万户一起过来,沟渠东面数里地肯定已经是修好寨墙工事的,破绽必然在永济渠西面。
  
  岳飞虽然没说话,却将自己根子的一支部队和他的儿子扔到了陆地上最危险的地方,就好像他张荣将自己最信任的兄弟萧恩扔到了那片满是船只残骸的河道上一样。
  
  “是有大军,但不必在意!”
  
  元城北城城头上,因为焚烧的热气球而没了淡定心思的高景山终于披着一件狐裘来到了城头,然后平静的给出了判断。“宋军既然前面准备偷渡,必然在后面预备下足够的接应……”
  
  “不错。”跟来的高庆裔高通事也随之正色附和。“河道上我刚刚去看了,宋国水军一往无前,二十艘船尽数抛在河道内,固然是偷渡,但也绝对存了一旦被发现不惜一切强渡的意思……既如此,集中大军在北岸设伏,以防馆陶援兵,兼做接应,也是情理之中。”
  
  “都统、通事,话是这么讲……”负责北城的女真猛安以手指向身前翻腾雾气,恳切相对。“但这个动静未免也太大了。”
  
  高景山盯着身前翻腾的雾气,以及雾气后奇怪的光线,听着河对岸和城南嘈杂声下那若隐若现的奇怪而又密集的压抑噪音,一声不吭。
  
  而高庆裔见状,一时摇头不止,便主动对那名女真猛安做了分析:“其实都统何尝不知道这阵势不对劲,但有两件事须与将军说清楚……其一,宋军今夜的关键依然是河道偷渡,那般惨烈,是做不得假的;其二,便是宋军同时起了别的大谋划,此时我们又能如何?”
  
  那猛安欲言又止。
  
  “若是出城扫荡……”高庆裔指着北面黑沉沉却又泛着点点星光的暮色继续解释道。“派的少了是白送,而若是多了,宋军在此埋伏了大军,届时一战而败,被对方直接卷着败兵冲入城内怎么办?这是不是正落宋军谋划?”
  
  猛安似笑非笑,却终究没有驳斥。
  
  “若是呼喊馆陶援兵,都统本就跟馆陶约好,明日天一亮他们便发兵过来扫荡……”高庆裔假装没看到对方的鄙夷,心中叹气之余继续替高景山来解释。“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让他们提前出发,且不说城外会不会如都统猜的那般是针对北面的设伏,黑夜中使骑兵出了闪失,只说便是他们得到消息提前来,算下来也不过是能快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而已,宋军能折腾出什么?难道不该等天亮吗?!”
  
  这女真猛安虽然还是有些对这两个渤海人的谨慎有些心里看不起,但面上却也彻底无言,只是哂笑:“高通事说的极对……不过,咱们不是还剩一个大气球吗?素来是喜欢着火的,若是也能学宋人点着一个,往北送去,是不是就能看到了?看到就好了。”
  
  “就剩一个了,万一宋军真要强攻还有放出来观察军情的。”高庆裔无奈至极。“再说了,将军以为大半夜的慌乱收拾好那个气球不要时间的吗?提前看半个时辰图什么?便是退一万步,去烧它,可为何要烧它啊?我们这是跟宋军之前一般,陷入危境了吗?!依我看,这城下动静,十之八九,反而正是宋军担心天亮后埋伏显露无疑,届时馆陶援军与我们内外夹击,所以在大举撤兵,这才搞出了动静……只不过上半夜他们过来的时候,天气不够冷,没有这般明显而已。”
  
  女真猛安听到几分怨气,又知道这高通事是个发达过的,如今更是得高景山重用,便赶紧笑对:“玩笑而已,高通事莫要在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