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劳烦梁夫人了,先给宇文学士与赵御史吧!他们年纪大,又是文臣,身体弱。”
  “谨遵官家……”
  “请官家先……”
  “且用!”
  中军大帐,或者说客栈大堂上,年纪不过二旬多一些、匆匆起身装扮好的韩世忠夫人梁氏,正在亲手给赵官家盛饭、上菜,宛如某个遇到贵客上门的客栈掌柜一般。
  而一身圆领红袍玉腰带的赵官家则与几位紫袍、红袍、山文甲装扮的随行文武冠冕堂皇的坐在堂中临时拼起的桌子前用宵夜,简直就像是半夜唤醒客栈小二来打尖住店的客人一样。
  当然了,要是店内外没有那么多甲士,没有那么多探头探脑看新鲜的韩世忠军中军官、士卒,那可就更像了。
  但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可怜赵官家之前一碗饭端了半天,就只吃了一口便扔下,其余人也都差不多,全是从上午到现在一整日奔波,如何不饿不累不渴呢?
  而且,现在韩世忠亲自引兵去百尺镇平叛,给行在那里报信的人也早就出发了,此处只有一个梁夫人在客栈内招待,一个唤做呼延通的副统领引兵护卫,除了吃吃喝喝等消息,这些君臣文武似乎也没什么话可讲,没什么事可做……其实,赵玖本想寻这位应对妥当的梁夫人八卦一下一些传说故事的,然而这位赵官家怎么说也出井好几个月了,基本的一点社会上与军中的风气还是知道的,虽然韩世忠是个混不吝的脾气,让自家夫人当众出来伺候,他赵官家却不好多嘴,省的传出什么不雅之事来的。
  不过嘛,即便是只能坐在那里吃吃喝喝,堂中文武,包括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的梁夫人与那呼延通,也都觉得这位赵官家真的是胆气十足、从容不迫……真有人主之气!
  简直就跟那些三国评话里的刘备、曹操一样厉害!
  其实,有没有人主之气不知道,但赵玖胆气十足、从容不迫肯定是真的,因为他连吃饭说话都虎虎生风的。甚至从这位赵官家的角度而言,这顿饭可能是他这几个月吃的最放松,最肆无忌惮的一次了。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是韩世忠的中军客栈!
  所以,还得再说说韩世忠。
  且说,韩世忠,字良臣……呃,这个字肯定是官做大以后起的,更多的时候,大家都唤他泼韩五。此人出生于大宋朝永兴军路延安府(今绥德县),今年三十九岁,可能边地州军出身,再加上家境的缘故,却是天生的泼皮,自小无法无天,又因为天生的神力与自小打熬的武艺,属于泼皮中无法可制的那种。
  不过,这厮毫无疑问也是个天生的将种,到眼下为止,这个人生经历丰富、从军二十年的大将,攒下了以下但又绝不止如此的种种神仙战绩:
  十几岁在延安府当泼皮的时候,他一拳就差点把一个算命先生给了结掉,比某个花和尚三拳打死镇关西似乎都要给力……而这件事的起因是那个‘算关西’给这位泼韩五算命,说韩五爷骨骼精奇,这辈子说不得能做到三公级别的高位,成为副国级领导,让下顿饭都不知道去哪里赖的韩五哥觉得受到了戏弄;
  二十六那年,从军八年,却还在西军担任最基层军官的时候,这厮曾单骑突入对方中军帐中,斩杀了对面监军的西夏驸马,然后引发西夏军全军崩溃;
  三十三岁那年,已经混到裨将、小校之流的他参与平方腊之战,先是以身诱敌歼灭了方腊本部,又亲自引人摸入方腊藏身洞中俘虏了对方;
  三十八岁那年,靖康之乱起于海上之盟,宋军主力彻底崩溃,金人满万不可敌之言传播海内,而同一年,他在滹沱河巡逻,以五十骑遭遇金军两千骑,以斩首战术拔除对方军官,逼退了这支部队;
  而又是同一年的冬天,北宋实际进入灭亡流程,河北实际沦陷,流落到赵州的韩世忠被围困在州城内,结果他趁着下大雪,悬索而出,百甲劫营,斩杀金军主将,成功解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