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后记二
  
  安崇光比起几个月前苍老了许多,头发花白,不过仍然风度翩翩,看到张弛进来,他微笑招呼张弛坐下,先询问了一下幽冥墟的情况。
  
  张弛简单汇报了一下。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幸亏有你在啊,只是所有的工作都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实在太辛苦你了,我考虑了一下,准备给你增加一位搭档,这样一来就能够帮你分担一下工作,你也就不必一个人频繁出入幽冥墟了。”
  
  张弛道:“我没觉得辛苦,而且除了我之外别人也胜任不了这份工作。”
  
  “话说得别那么绝对嘛,你总得先见见再做决定。”
  
  安崇光递给了张弛一张照片,张弛看到照片之后惊得目瞪口呆:“她……她人在什么地方?”
  
  安崇光道:“你先告诉我你同不同意?”
  
  张大仙人忙不迭地点头道:“同意,一百个同意。”
  
  安崇光脸上的笑容却倏然消失,恶狠狠望着张弛道:“你最好别欺负她,如果我知道你胆敢欺负她,对不起她,我绝饶不了你。”
  
  张弛道:“安局,您知道我身份特殊,咱们又是个特殊的单位,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您不能用传统的纪律和道德规范来约束我,我只能承诺我会尽全力保护她,呵护她,对她好,但是您如果要求太多我真没法向您保证,好像我也没必要向您保证。”
  
  安崇光指着这小子:“她是不是傻啊,为什么非得选你当搭档。”
  
  “年轻人的快乐您真不懂。”
  
  “滚!”
  
  张弛转身就逃。
  
  安崇光又叫住他:“对了,岳先生要见你。”
  
  后记三
  
  张弛走入神密局的控制中心,就走入了一个莺歌燕舞的春日世界,樱花树下,身穿校服的林黛雨正笑盈盈望着他。
  
  张弛走了过去牵住她的手,目光却向下欣赏着她的美腿,赞道:“腿真白。”
  
  林黛雨羞红了脸:“讨厌,你在幽冥墟还没欺负够我?”
  
  张弛道:“这么远你都能感觉到啊?”
  
  林黛雨红着俏脸道:“害得人家出了好几次故障。”
  
  张弛道:“我就说这活儿不好干。”
  
  林黛雨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啊,让别人来掌握控制中心,你也不放心啊。”
  
  张弛点了点头道:“以后咱们做好防护措施。”
  
  “嗯……”
  
  后记四
  
  上肉苑对面的五星级酒店正式开业,方大航作为总经理主持了开业典礼,特地聘请了叶洗眉的上璟律师事务所成为他们的法务,一切都开始走向正规化。
  
  叶洗眉也是酒店的股东之一,开业当天她带着儿子叶家成过来,家成的病已经好了,身体也完全恢复了健康,活泼可爱,身为干爹的张弛逗了孩子一会儿,这小子跟他就是亲。
  
  好不容易才让王猛把家成哄走,张弛来到叶洗眉身边递给她一杯红酒。
  
  叶洗眉飘给他一个妩媚的眼波儿,小声道:“喜欢吗?”
  
  张弛点了点头,怎么会不喜欢,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
  
  叶洗眉道:“老二快从北美回来了,到时候我要照顾他们两个,想想都头大。”
  
  张弛低声道:“不是还有我嘛。”
  
  “还能指望上你?”
  
  叶洗眉喝了口红酒道:“不过我有件事倒是想跟你商量。”
  
  张弛点了点头:“洗眉姐尽管吩咐。”
  
  叶洗眉小声道:“我还想生个女儿,自己生。”
  
  张弛明白了她的意思:“你自己?”
  
  叶洗眉白了他一眼道:“我是说我这次要自然分娩。”
  
  张弛挠了挠头。
  
  “怎么?你不愿意?那好啊,我去找别人。”
  
  “哎呦喂,这事儿必须得我亲自上啊。”
  
  叶洗眉俏脸飞起两片红云:“又不让你负责任,真怂。”
  
  张弛道:“你也不体恤体恤我的身体。”
  
  “就你那身板儿壮得跟牛似的,多少块都不够你耕得。”
  
  “……”
  
  “你是夸我是骂我?”
  
  后记五
  
  黄春丽在新开的酒店担任了后勤部长的工作,看到王猛牵着家成走了过来,笑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漂亮?”
  
  “叶律师的。”
  
  黄春丽点了点头。
  
  王猛向家成道:“叫奶奶。”
  
  “奶奶!”家成奶声奶气叫道。
  
  黄春丽眉开眼笑,可能人到了这个年龄就特别喜欢小孩子,听到这声奶奶,心都被萌化了,张开双臂道:“来,让奶奶抱抱。”
  
  黄春丽抱起了家成,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两个人的影子,再看看这小子的模样,心中顿时明白了,向远处正在交谈的张弛和叶洗眉看了一眼,这两人可真是心大啊。
  
  过了一会儿叶洗眉过来找孩子,黄春丽将家成交给了她。
  
  叶洗眉走后,她向张弛招了招手,张弛乐呵呵过来:“师父,有什么吩咐?”
  
  黄春丽一把拧住了张弛的耳朵,揪着他的耳朵把他叫到经理室内:“好你个臭小子,你可真是什么都敢干啊。”
  
  张弛苦苦讨饶。
  
  幸好手机铃响起,黄春丽才松开他。
  
  电话是齐冰打来的:“老公!”
  
  “真的吗?哎呦太好了,你等着我,我这就去医院接你。”
  
  张弛挂上电话,转身就走,黄春丽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回头再说,齐冰怀孕了。”
  
  黄春丽目瞪口呆地愣在了原地,我究竟教出了一个怎样的徒弟?这小子也太渣了吧。
  
  后记六
  
  水月庵重新修葺一新,院内的那棵原本枯死的银杏树突然又死而复生,初夏的银杏树遮天蔽日郁郁葱葱焕发出勃勃生机,水月庵的后院新添了一座佛塔。
  
  楚沧海几乎每周都会来到这里,每次前来他都会把新抄的心经焚化在佛塔前,心中总有一个孤傲的身影站在那里。
  
  他不知还能来这里多久,不过他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仍然会不断抄写心经然后焚化于此,是怀念还是赎罪,他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他坚信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恩怨,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故事,终将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黯淡,可一切不会结束,即便是结束还会有一个新的开始,叶生叶落,生死循环周而复始,永远也不会有尽头……
  
  
  
  写到这里,画上句号吧。
  
  也许大家不会满意,但是章鱼感觉已经没什么可写了,天降应该结束了,正如有些读者所说,融合的因素太多,四不像。
  
  食色以后,章鱼写得几本书都战战兢兢,畏手畏脚,总觉得有发不出力的感觉,下本应该不会再写都市题材了,也不会碰任何敏感题材了。
  
  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休息。
  
  以后替天会多更,上半年应该也可以完本了。
  
  新书可能三月,也可能四月。
  
  真心谢谢大家对章鱼一直以来的支持!
  
  谢谢!
  
  
  
  
  
  (本章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