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915章报应
  
  幽冥怎会跟他讲这个道理,所有的怨气都集中在了张弛的身上,黄春晓率领剩下的幽冥向张弛发动全面攻击,张弛虽然应对他们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一时间被缠住也脱身不能。
  
  张清风的手掌印在楚文熙的头顶,温和的语气却透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机:“把通天经交给我。”
  
  楚文熙没有理会他,双手捂住头颅,表情痛苦之极。
  
  张清风道:“修为未到,强行夺舍,你有今日实乃咎由自取。”
  
  楚文熙一言不发,她已经无暇顾及其他,紧闭双目在和体内秦君卿的意识苦苦决战,大敌当前,她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确切地说是秦君卿的身体,秦君卿的意识并未被她彻底清除,利用现在的机会正在进行绝地反击。
  
  张清风摇了摇头,手掌轻轻落在了楚文熙的头顶,试图通过灵念来读取楚文熙大脑中的意识,楚文熙额头青筋一根根爆出,形容说不出的恐怖。此时她腹背受敌,一方面要对抗秦君卿意识的反噬,另一方面还要阻止张清风读取她的意识,有生以来,她从未如此辛苦过。
  
  张清风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慈祥的长者:“我实在不忍心看你活得这样辛苦,放弃吧,何必坚持,只要放弃,所有痛苦就此结束。”
  
  秦君卿的声音在楚文熙的脑海中响起:“出去,这里不属于你!”
  
  楚文熙从心底呐喊着,不可以,绝不可以放弃,然而内外夹击的压力让她已经无法继续支持下去了。
  
  “放开她!”楚沧海的声音从前方响起,他并不是一个人前来,他的手中还抓着一个矮小的身体,那侏儒是曹诚光。
  
  张清风的表情先是有些嘲讽,不过马上他就变得有些错愕,因为他感应到了熟悉的灵能,这侏儒是他的亲儿子谢忠军拟态而成,他不明白为何谢忠军要拟态成这个鬼样子,但是有一点能够确定,谢忠军的性命已经掌控在楚沧海的手中。
  
  楚文熙模糊的目光辨认出了楚沧海,她尚未搞明白状况,却突然鬼使神差般厉声喝道:“走开,我不用你管我!”
  
  声音是她所发,可她根本没有想过说话,说话的人是秦君卿,声音也来自于秦君卿,楚文熙心下骇然,秦君卿显然已经夺去了对大脑的部分控制权。楚沧海的到来刺激到了秦君卿,这种刺激无形中增强了她对脑域的控制力,楚沧海的到来对楚文熙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清风桀桀笑道:“威胁我?”
  
  楚沧海道:“不是威胁是命令!”
  
  张清风道:“你想救谁?楚文熙还是秦君卿?”
  
  楚沧海道:“人老了废话就是多,你亲儿子的性命还要不要?”
  
  张清风道:“人老了什么都看得很淡,亲情也是如此,这小子我从未养过他一天,也没打算让他孝顺,他也未必肯孝顺我,他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楚沧海点了点头道:“好!”戴着手套的左手落在谢忠军的肩头,一道蓝色的电光从他的掌心蔓延出来,谢忠军的身体剧烈颤抖,颤抖之后原形毕露,恢复了又矮又胖的模样。
  
  楚沧海的手指轻轻敲了敲谢忠军的颈环:“你再不放手,我就当着你的面炸掉他这颗脑袋。”
  
  张清风道:“老秦的儿子果然够狠,既然如此,我就一巴掌先拍死她,我倒要看看,你我究竟谁更伤心?”他作势要拍碎秦君卿的头颅。
  
  楚沧海大声道:“住手!”
  
  张清风的手掌再度落在秦君卿的头顶,凝力不发,在这种状况下的博弈比拼得就是谁比谁的心肠更狠。
  
  张清风道:“现在按照我的吩咐,放了他。”
  
  楚沧海摇了摇头,他本想利用谢忠军来逼迫张清风就范,可张清风远比他想象中更无情,放了谢忠军就失去了和张清风讨价还价的资本。
  
  张清风道:“那就别怪我无情了。”
  
  “你不是一直冷血吗?”在鉴证科失踪的黄春丽此时也出现了在了周围。
  
  张清风笑道:“来得好,今天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并做个了结。”
  
  黄春丽道:“张清风,楚红舟当年那么爱你,因何会背叛你嫁给了向天行?”
  
  张清风怒道:“你懂什么?”
  
  黄春丽道:“我自然懂,楚红舟自然是爱你的,可你却没有那么爱她,是你一手将自己的女人推给了向天行。”
  
  张清风的脸色已经变了,这件事是他藏在心中最深的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黄春丽的灵识之强大和自己不相上下,在他读取黄春丽秘密的同时,自身的秘密也被她所读取。
  
  张清风咬牙冷笑,心中杀机涌动,今日他必要亲手杀掉黄春丽。
  
  黄春丽道:“你知不知道向天行因何和我父亲交好?”
  
  张清风道:“狼狈为奸!”
  
  黄春丽也不反驳,轻声道:“楚红舟为向天行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改变了心意,她决定跟你就此断绝关系,和向天行相守一生,可是你却继续要挟她,甚至强迫她怀上身孕,楚红舟心中对你是极其怨恨的,她真正想杀的人是你!”
  
  张清风怒吼一声,一掌拍在楚文熙的头顶,楚沧海和黄春丽同时发动攻击,楚沧海扬起右掌,一道蟒蛇般的电流向张清风射去,黄春丽双手在空中虚点。
  
  张清风拍晕楚文熙只是用来迷惑他们,他真正的动机却是要在两人的夹击下将自己和楚文熙传送出去,在得到通天经之前,他并不想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
  
  传送门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开启,伴随着黄春丽双手挥舞,周边的场景倏然回到了昔日的神密局。
  
  张清风看到了面色惨白的楚红舟,充满怨恨的眼神望着自己,张清风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幻象,是黄春丽利用他大脑的弱点制造出的幻象,可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实,楚红舟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目中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恨意。
  
  “红舟,我……我是真心爱你的……”
  
  楚红舟凄然笑道:“你只爱你自己,为了你的野心你不惜毁掉一切。”
  
  张清风大吼道:“是他毁了我的幸福……”
  
  “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够毁掉你的幸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