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强烈的阳光击中投射在林朝龙的身上,灼热的能量要将他融化,可马上乌云遮日,电闪雷鸣,风吹雨打,林朝龙傲立于风雨之中。反观楚文熙所在的地方却阳光明媚无风无雨。
  
  电光狰狞扭曲,犹如露出獠牙的毒蛇奔向林朝龙,一个又一个炸雷轰击在他的身体上,林朝龙的虚影在接二连三的攻击下扭曲模糊,他的声音却始终如一的稳定。
  
  “我已经切断了你和外界的联系,你指挥不了任何人,也发生不了任何的作用。”
  
  楚文熙道:“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悬浮在林朝龙头顶的雨滴突然凝滞不落,雨滴在空中形变,变成了一根根尖锐的冰锥,然后向下坠落,如万箭齐发。
  
  林朝龙被无数冰锥穿体而过,但仍然完好无恙,他朗声道:“你不是楚文熙,你只是一份备份,一份并不完整的备份!”
  
  “你胡说!”
  
  林朝龙道:“天道自然,为何一定要去改变,有多少人想要改变这个世界,可最后改变得只是自己。”
  
  天空黯然变色,日月无光,江河污浊不堪,山川荒芜,草木枯死,到处弥漫着粉尘和烟雾,原本生机勃勃的世界忽然间变成了末日。
  
  楚文熙厌恶地皱着眉头,虽然她的周围仍然纯净如雪,可她生性爱洁,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也从心底感到不舒服。抬起右手,一柄弯刀出现在她的手中,挥刀向林朝龙砍去。
  
  林朝龙不闪不避,引颈待宰,刀锋从他的颈部划过,头颅落在地上,散落为一地的马赛克,跳动着不断分化,细小的马赛克如同流沙般泄地。
  
  林朝龙断裂颈部很快又生出一颗头颅,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
  
  楚文熙认出这是秦老,大声道:“装神弄鬼!”
  
  秦老淡然道:“鬼神皆在心中。”
  
  “心若不正,鬼神不宁!”楚文熙发现在林朝龙头颅滚落碎裂之后,地上开始生出茵茵绿草,就连她站立的地方也开始冒升出柔软的草叶儿,楚文熙不得不向后退却,这柔软的草叶儿当然不会扎伤她的足底,可是楚文熙却畏之如蛇蝎,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林朝龙和秦老联手对付自己?
  
  秦老道:“人活在现实之中,可面对现实很难,有些人犯了错首先想到得不是自我反省,而是迁怒于人。张清风如此,你的父亲也是如此!”
  
  楚文熙道:“你何尝不是如此?明明觊觎我父亲的权力,却要给自己打上一个替天行道的理由。”
  
  秦老道:“我们那一代的事情没有谁对谁错,连我都没有资格去评判的事情,你又何必执着?”
  
  “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
  
  秦老道:“我何尝不是家破人亡?我说你没资格,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楚文熙。”
  
  “住口!”
  
  “自我欺骗就像是一个循环无尽的程式,你选择了相信,就不得不在这个封闭的轨道上不停的循环下去,你不敢接受真相,因为真相会让你彻底脱轨。”
  
  “去死吧!”
  
  楚文熙感到羞愤,她不是楚文熙那么她是谁?即便是她以数字的形式存在,她也应该是楚文熙。先是林朝龙,现在又是这老家伙,他们全都否定自己的存在,这是她的世界,她清楚自己是真实存在的,这不是自我欺骗,这就是现实。
  
  楚文熙一刀劈向那白花花的头颅,将眼前的秦老一分为二,看着他分成两半的躯体倒在地上,又如同玻璃一般碎裂。
  
  头顶乌云退散,脚下青草以惊人的速度向后退却,楚文熙站立的地方重新恢复成纯白的颜色,她的内心充满了得意,在她所创造的世界中,她才是唯一的主宰,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可这里的一切并不属于你!”
  
  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楚文熙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纯白衣衫的小姑娘,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仿佛楚文熙才是一个闯入这里的不速之客。
  
  楚文熙毛骨悚然,因为这小姑娘才是岳先生,秦老没有说错,她活在自我欺骗之中,这个世界不是她一手创造,最初是属于岳先生。
  
  岳先生道:“鸠占鹊巢,我回来了,你应该离开了。”
  
  楚文熙道:“你有本事赶走我吗?”
  
  岳先生道:“从你进入这里开始就成为这里的一部分,你以为可以改变世界,可事实却是你在不知不觉中被世界改变。”
  
  楚文熙道:“我可以除掉他们同样可以除掉你。”
  
  岳先生叹了口气道:“做不到的,天下间一物克一物,你以为除掉了他们,其实你看到得只不过是幻象,你习惯了自我欺骗,你想看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
  
  楚文熙道:“忘了当初你是怎么离开了。”
  
  岳先生道:“我也不是万能的,因为这个世界虽然因我进化改变,但是最初构架这个世界的并不是我,所以存在着缺陷,你虽然占有了这个世界,可在改变她的同时也在被她改变,你当初之所以能够进入这个世界是利用破而后立瞒天过海,你以为你掌控了这个世界,是因为你不了解她自我修复的能力。”
  
  楚文熙一刀劈向眼前的小女孩,毁灭岳先生,这就是她现在唯一的想法,至于毁灭可能带来的后果,她还来不及去想。
  
  刀锋还未触及岳先生的头顶,刀身已经碎裂成沙。
  
  岳先生身躯迎风增长,在楚文熙的眼前化成林朝龙的模样。
  
  楚文熙道:“障眼法吗?”
  
  林朝龙道:“在脑域科技方面你的确学会了一些东西,可以化整为零,可以破而后立,但是你没有想过这些数字化的意识可以优选组合,你再强也强不过我们三个,认命吧!”
  
  楚文熙道:“我从不认命!”
  
  张清风离开鉴证科,马上联系了谢忠军,局势的变化太突然,已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张清风抵达约定地点的时候,谢忠军已经在那里等他,只看了一眼,张清风就已经察觉到事态不对,打量着眼前的谢忠军轻声道:“是你啊!”声音透着平淡,没有惊奇,这个世界上能让他感到惊奇的事情已经不多。
  
  张弛算是一个,拥有他血统传承的孙子一度被他视为傻子,可这小子却不可思议地完成了人生逆袭。
  
  张清风曾经是神密局第一智囊,在这件事上他看走眼了。
  
  张弛笑眯眯望着张清风道:“是我。”
  
  张清风点了点头,脸部的肌肉开始扭曲变化,他居然当着张弛的面恢复了本相,从他的面部轮廓张弛找到了几分熟悉,张清风的相貌和何东来还是相似的。
  
  张清风道:“弛儿,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张弛笑道:“你在乎吗?”
  
  张清风道:“怎会不在乎啊,你我血脉相连,你是我的亲孙子啊。”
  
  “倒是,难怪我喜欢大义灭亲呢。”
  
  张清风当然能够听出他对自己的嘲讽,叹了口气道:“我若是不那么做,只怕你没机会活到现在,真以为我如此绝情吗?如果不关心你,我何必要冒着风险帮你留下后代。”
  
  张弛心中一怔,忽然想起自己和叶洗眉来历不明的那个儿子,叶洗眉做了助孕不假,可自己的种子究竟是通过何种途径进入了她的土地,现在明白了,是张清风偷偷取了自己的种子帮着优选了一块土地,也是煞费苦心,小家乐出生就是大富之家。不过这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证明张清风不想张家绝后,他对安崇光当初所做的事情也是如此,这老家伙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