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安崇光睁开双目,看到一个蓝色的光影亮起,却是谢忠军投影进入了禁闭室,安崇光向他点了点头。
  
  “安局,别来无恙啊?”
  
  安崇光心中暗赞,张弛这小子将谢忠军模仿得真是惟妙惟肖,他淡然道:“你不配和我谈,我要见岳先生。”既然演戏就要做足十分,尤其是在这里到处都是监控,露出破绽岂不是前功尽弃。
  
  谢忠军呵呵大笑起来:“你恐怕这辈子都要呆在这里了,早晚都会有见她的机会。”
  
  安崇光皱了皱眉头,这句话有点古怪,还以为张弛在给他某种启示,可一琢磨又不太像。
  
  谢忠军道:“知不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你们两个当真以为这样就能将我打败?”
  
  安崇光望着面前的光影,一股冷意从心底冒升出来,
  
  谢忠军的光影居高临下俯视着安崇光,就像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仍然记得上次在这里相见的情景,只不过两人的位置做了一个互换,现在是安崇光成为了阶下之囚,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自己的。
  
  安崇光道:“谢忠军,还有句话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你我都不会成为最后的胜者。”
  
  谢忠军道:“这我倒是想听听,你所说的最后胜利者是谁?”
  
  安崇光微笑望着他:“你心里清楚。”
  
  谢忠军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你会一天天走向绝望,很快你就会跪在我的面前。”
  
  黄春丽倔强的目光证明,她仍然没有屈服,秦子虚道:“难怪你甘心在酒店当保洁,母爱真是伟大。”他的这句话直击心扉,黄春丽的目光瞬间软化,儿子是她最薄弱的一环。
  
  秦子虚唇角现出一丝阴森的笑容,他终于成功突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不得不承认黄春丽的灵能之强大超乎他的想像,接下来黄春丽的精神防线会如退潮一般全面溃退,黄春丽此时将双目闭上,额头上遍布细密的汗水,看得出她正在苦苦支撑。
  
  秦子虚想到了一个词,困兽犹斗,正准备一举彻底击溃黄春丽的精神防线之际,黄春丽却突然睁开了双目,一双清朗的眸子望着秦子虚道:“张清风,你也有儿子,你敢伤害我的儿子,我发誓必将百倍偿还。”
  
  张清风内心剧震,他本以为黄春丽已经无力反抗,更不可能窥探自己的内心世界,却想不到自己的秘密也被她看破,短暂的迟疑之后,张清风大笑起来,笑声尖锐,如同钢针刺入黄春丽的大脑,黄春丽再也抵抗不住他声音的攻击,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谢忠军抵达鉴证科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他来到秦子虚的面前,微笑道:“秦博士辛苦了。”
  
  秦子虚道:“他们两人联手试图对我不利。”
  
  谢忠军恭敬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秦子虚指着昏迷不醒的黄春丽道:“最好还是请她的家人过来照顾。”
  
  谢忠军点了点头道:“明白!”
  
  上肉苑今天已经暂停营业准备迎接新年,除了值班的几名员工其他人大都已经放假。
  
  中午时分,有两辆汽车来到了上肉苑,找到了王猛,带队的是马达,他和王猛也算是老相识了,将一张照片递给了王猛:“上面的人你认识吗?”
  
  王猛拿起来看了看:“这不是黄阿姨吗?认识啊,她过去就在我们这里负责保洁工作。”
  
  其中一人向王猛出示了证件,表示他们有些情况需要王猛去调查,王猛摸了摸后脑勺:“我可以跟你们过去,不过我要先跟老板打声招呼。”
  
  两名特工点了点头:“我们陪你过去。”
  
  王猛道:“他不在,我打个电话。”他把手机掏了出来,马上就被其中一名特工给抢了过去:“不好意思,用我的电话,你的手机我暂时代为保管。”
  
  王猛有些愤怒地瞪了他一眼,接过他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把事情交代完之后,王猛跟随他们上了其中一辆车。
  
  那名特工看了一下王猛刚才拨打的号码,用对讲机道:“行动!”
  
  王猛上车之后就被人给戴上了黑色头罩,他抗议道:“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你不用紧张,这是我们单位的规定,咱们这么熟,我也不可能害你是不是?”马达一旁道。
  
  王猛道:“是不是我黄阿姨出什么事情了?”
  
  马达道:“也没什么大事,她姐姐去世了,就是让你过去配合调查一些情况。”
  
  旁边的特工认为马达的话有些多了,朝他使了个眼色,马达笑道:“总之放宽心,”
  
  “不对啊!”张清风缓缓摇了摇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